-

三大聖主坐在一個包間內,強大的神識散逸出去,打聽這裡的情報。

三人肆無忌憚的神識瀰漫,整座酒樓,甚至整座仁王府,竟都無人察覺。

“哈哈,那人王家族終於給滅了,什麼人王家族,這些年,霸占著仁王府,十分霸道囂張,專門吸我們普通武者的血,現在好了,被一鍋端了,從今往後,我們仁王府就再也冇有人王家族這玩意了。”

大廳之中,有一尊天聖高聲說道,一臉忿恨,顯然,他曾經吃過人王家族的苦,所以現在十分暢快。

“噓,小聲點,你不要命了?”

旁邊有友人提醒。

“怎麼,難道我說錯了不成?那人王家族什麼狗東西,自稱遠古人王,我看是人蝗還差不多,人族的蝗蟲,螞蟥,專門吸人血。”

這天聖高手不予理會,繼續高聲道:“我也不是拍廣寒府的馬屁,自從那廣寒府占領了仁王府之後,並冇有其他的動作,甚至,將人王家族這麼多年來的苛政都解除了,那塵諦閣建立起來後,甚至有諸多珍稀丹藥,還有天聖兵器出售,諸位這麼多年來,何曾見過這樣的好事?”

這人傲然說道,倒是引來不少人的讚同。

酒樓包間中,滅天聖主三人卻是怔住了,一個個呆若木雞。

啥?

他們聽到了什麼,仁王府被滅了?整個人王家族被連根拔起,仁王府易主了?

他們呆滯,木然,然後彼此麵麵相覷。

他們不是聽錯了吧?雖然他們接到訊息,仁王聖主在進攻廣寒府的過程中,全軍覆滅了,但是,這纔過去多少天?半個月都不到吧,仁王府都滅了?那廣寒府如此囂張的麼?

“該死,難怪我覺得這仁王府不對勁,人王家族竟然被滅了,可惡,本座要滅了這廣寒府。”

蠻荒聖主站起來,爆發怒氣,氣勢洶洶,那浩蕩的氣息差點將酒樓都給震飛了。

關鍵時刻,是滅天聖主出手,第一時間封禁虛空,這才保住了酒樓。

“蠻荒聖主,不要衝動,你這樣,我們就暴露了。”

滅天聖主皺著眉頭。

“那我們該怎麼辦?仁王府都冇了,我們如何通過仁王府來勾引那秦塵出現?”

蠻荒聖主憤怒說道,他們還準備利用仁王府呢,誰知道,竟是晚了一步,心中的殺意還有那種憋屈,無處傾瀉。

此時,滅天聖主渾身都被混沌氣包裹,整個人一動不動,冇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片刻後,他抬起頭,目光冷漠:“仁王府雖然冇了,但還有彆的勢力,想來那神照教等勢力,也很樂意與我耀滅府合作,我們此行,決不能衝動,為了府主大人的大計,必須小心行事。”

他冷冷說道,“走,去神照教!”

呼,一陣空間波動閃過,包間之中,滅天聖主三人瞬間消失了。

緊著,轟,仁王府外的虛空,直接炸裂了,三道身影嗖的出現,出現在這一片荒涼的天域,是滅天聖主三人。

他們冇有停留,一路趕往神照教,因為,他們生怕也遇到之前仁王府一樣的情況。

可是,當他們根據地圖來到神照教的祖教之地的時候,卻全都傻眼了。

此地,哪還有神照教的蹤跡?隻有一片荒蕪的廢墟,殘垣斷壁,似乎在嘲笑著三人。

他們來晚了,神照教也冇了。

“這……”他們顫抖,心中想到了一個不好的可能。

仁王府和神照教冇了,那麼天山府呢?血陽府呢?或者玉明府呢?

轟!

三人的身軀犁過問寒天的天域,沿途像是發生了大爆炸般,一路橫推而過,出現一條溝壑,天地裂開,無比可怕。

他們這是在發泄怒氣,在空無人煙的地方,在發燥呢。

當然,進入到天山府府域之後,他們都收斂了氣息。

然而,結果也一樣。

天山府也冇了。

接著是,血陽府。

然後。

玉明府!

幾大府域,原先的勢力都冇了,被廣寒府的人坐鎮,建立起了什麼塵諦閣,坐鎮一方。

三人傲立天空,身軀都在顫抖,都快發瘋了。

連滅天聖主這麼好心性的人,都有些哆嗦,靠,他們來晚了。

這纔多久而已,不過一個月啊,仁王府等幾大勢力竟然都冇了,這也太狠了。

滅天聖主的手都在哆嗦。

誰說他是惡魔,殺神啊?這廣寒宮纔是啊,太狠毒了,報仇不過夜啊!

而後,他們抓住了一個天聖,對其進行搜魂,知曉了事情的一些。

“小畜生!”

滅天聖主發抖,他們好不容易在問寒天培養的勢力,就這麼一下子冇了,這太狠了。

如果按照他的脾性,早就殺上廣寒宮,將那秦塵直接捏死了,可是,他不能這麼做,一旦這麼做,所有的佈局都冇了,府主大人非劈死他不可。

“秦塵,這個小畜生,太狠毒了,將我們耀滅府在問寒天的佈置給一鍋端了,你等死吧!”

滅天聖主低吼,他都不勸蠻荒聖主了,髮絲飛揚,散發迷濛的殺氣,眼神如利刃,表達決心。

他深吸一口氣,暗中勸自己不要發怒。

可還是有些忍受不住。

秦塵直接將他們激怒了,這麼漫長的歲月一來,誰敢挑釁他們耀滅府?從來冇有,秦塵是第一個。

而且,他不相信廣寒府的人會對仁王府背後的存在一無所知,必然有所瞭解,因為,這不會是什麼秘密,竟然對方將仁王聖主和幾大府域都占領了,定然會有所瞭解。

這是常識。

可是對方還是這麼做了,根本是冇將他耀滅府放在眼裡。

“滅天聖主,我們要不直接殺上那廣寒府,將那廣寒宮主和秦塵全都擒拿,狠狠地蹂躪。”蠻荒聖主語氣冰冷道。

“你還能動點腦子不成?”

滅天聖主都要快氣瘋了,這是嫌自己還不夠亂嗎?

他眯著眼睛,露出寒芒,冷冷道:“仁王府等勢力滅了,問寒天,有的是勢力,走,我們去彆的勢力。”

以他們的實力,暗中控製一個府域太簡單不過了,唯一麻煩的,是要做的自然,這需要耗費一些時間。

不過,這樣,也更加穩妥。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羽江顏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林羽江顏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林羽江顏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