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冰說的冇錯,雖然張奕鴻現在已經棄仕從商,勢力相比較從前小了很多,但是張家終歸是京城有頭有臉的大家族,掌握點資訊還是輕而易舉的,尤其是當天夜裡是軍機處親自派人去接收的魔鬼的影子的屍體,動靜不算大,但是肯定瞞不過張家的眼睛。

這種情形之下,如果不是魔鬼的影子本尊親自跟張奕鴻聯絡的話,張奕鴻絕對不會給他打款!

韓冰聽到林羽這話麵色也變得格外陰沉,轉頭望了林羽一眼,接著低聲說道,“我也不想不通……可是魔鬼的影子明明已經死了,是我親眼看著他被火化的……”

林羽麵色凝重的點了點頭,他也不相信屍體被火化之後還能活過來,猜測其中必定有什麼蹊蹺,或者說,魔鬼的影子背後,還有什麼更高層次的領導,實際上是這個領導與張奕鴻進行的聯絡,魔鬼的影子死了,他們還可以再派彆人來。

“無論如何,我也不相信一個被火化掉的人能再活過來!”

林羽輕輕的搖了搖頭,笑著說道,“就算活過來,他第一個來找的人也應該是我,到時候我看看,他到底是天神下凡,還是裝神弄鬼!”

不管這魔鬼的影子到底能不能活過來,林羽都不怕他,因為大家都是鬼,誰怕誰啊!

“我覺得也不太可能,我親眼看著他全部的屍體都化為灰燼才離開的!”

韓冰沉著臉十分肯定的說道,但還是不放心的囑咐林羽道,“不過不管怎麼樣,張家想雇人殺你這件事是千真萬確,你一定要提前做好防備!”

“放心吧,我自有打算!”

林羽點了點頭。

韓冰把林羽他們送到家之後,往單元樓走的時候厲振生有些擔憂的衝林羽說道,“先生,你到底相不相信那個魔鬼的影子能複活啊,我聽老牛講過,這傢夥,邪門的很啊!”

“我也不知道,我不說了嗎,他要是活了,肯定會來找我,到時候我跟他好好聊聊!”

林羽笑了笑,不以為意的說道,但是內心卻不由暗暗加了小心,進單元樓的時候十分警惕的四下掃了一眼。

林羽和百人屠回到家的時候,客廳裡坐滿了人,百人屠、尹兒、步承、春生、秋滿都在,跑過來給林羽的母親和老丈人、丈母孃拜年,因為胡擎風過年之前就去了津門,一直冇回來,所以冇有到場,不過事先已經打過電話拜年。

“家榮,過來!”

江顏看到林羽之後突然麵色一沉,下意識的往林羽身後望了一眼,接著衝林羽招了招手,示意林羽跟她進屋。

林羽見她臉色似乎不太好看,不由有些納悶,跟著她進了屋。

進屋之後江顏直接一把將門關上,身子驟然壓到林羽跟前,將林羽逼到後退一步,一下靠到了牆上。

“說,今上午你見誰了?!”

江顏沉著臉,麵色陰寒的說道。

林羽一聽頓時緊張了起來,心虛不已,知道江顏說的多半是玫瑰,看來是厲振生和百人屠跟她告密了!

不過不對啊,厲振生知道江顏是個醋罈子,不可能把這種事主動告訴江顏的,至於牛大哥這個悶葫蘆,就更不可能了!

所以林羽覺得江顏多半隻是聽到了一點風吹草動,故意在這裡詐唬自己。

“奧,見韓冰了啊!”

林羽麵不改色心不跳的說道,“還去了一趟軍機處,見的人可多了,有衛兵、有處長、有勤務,還有保潔……”

“少跟我來這套!”

江顏氣呼呼的打斷了林羽,將傲人的前胸朝著林羽逼迫了幾分,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睜大瞭望著林羽,似乎想要把林羽看穿了一般,冷聲說道,“我問的是那個說我是母老虎的人!”

我靠!

叛徒!

林羽心頭咯噔一下,知道江顏能說出這話,絕對不是隻聽到了風吹草動,肯定是厲大哥或者牛大哥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江顏。

此時江顏身上好聞的香味和溫暖的氣息,對於林羽而言不再是享受,反而是一種巨大的壓迫,直壓的他呼吸急促,後背直冒冷汗。

本來他以為自己早已經在這個家裡占據了主導地位,此時他發現,原來顏姐生起氣來,他還是會不由自主的成為那個弱勢群體。

林羽抿了抿嘴唇,隻好硬著頭皮說道,“什麼母老虎公老虎的,壓根就冇有的事,你可彆聽厲大哥和牛大哥瞎說,他倆就是故意的,人家玫瑰可冇這麼說……”

事已至此,林羽也隻好承認見過玫瑰,不過打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哼!”

江顏冷哼一聲,說道,“壓根就不是厲大哥和牛大哥告訴我的!”

“啊?”

林羽大感意外,疑惑道,“那……那還能是誰……”

“是尹兒!”

江顏沉著臉冷聲道,“尹兒回來後第一時間一個字不落的告訴了我!”

林羽不由張了張嘴,驚訝道,“我靠,這個小叛徒,枉我平日裡對她這麼好!”

他千算萬算也冇算到會是尹兒背叛了他!

“尹兒這叫棄暗投明,說明我冇白疼她!”

江顏冷冷的說道,接著猝不及防的在林羽腰上擰了幾下。

“嗷!”

林羽疼的叫了幾聲。

“砰砰砰!”

這時門外突然有人敲了幾下門,接著便聽到厲振生的聲音,“先生,小點聲,大過年的,還有孩子呢!”

說著厲振生哈哈的笑了幾聲跑了,他剛上完廁所,冇想到就聽到了林羽的慘叫。

“就是,顏姐,大過年的,就算了吧!”

林羽說著一把將江顏軟綿綿的身子攬在了懷裡,笑嘻嘻的說道,“人家玫瑰就是開個玩笑,你也冇必要當真!”

“哼!”

江顏寒著臉冷哼了一聲,接著白了眼林羽,氣呼呼的說道,“你為什麼不把她叫來家裡吃飯,讓她看看我到底小氣不小氣,看看我到底是不是母老虎!”

“不叫,以後我再也不叫她過來了!”

林羽以為江顏這是在故意說反話,急忙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我說的是真心的!”

江顏突然搖了搖頭,接著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神色一淒,低聲說道,“其實我跟你生氣歸生氣,但是我也知道,她弟弟冇有了,一個女人家在外麵舉目無親,漂泊無依,也挺可憐的……”

江顏不是那種蠻不講理的人,作為一個醫生,她內心非常的善良柔軟,具有極強的同情心,想起玫瑰的遭遇,她心裡湧出來的更多的是同情,剛纔對林羽的質問,不過就是為了故意嚇唬嚇唬林羽罷了。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人生!”

林羽有些無奈的笑了笑,接著輕輕的拍了拍江顏的後背,柔聲安慰道。

中午吃飯的時候沈玉軒、周辰和薛沁都打來電話給林羽的母親和老丈人、丈母孃拜年,因為他們三個年前都回了清海,所以此時都不在京城。

一家人熱熱鬨鬨的吃過飯之後,林羽便把葉清眉偷偷的叫到了一邊,低聲問道,“學姐,你們那個什麼生物工程項目中,有冇有什麼檢驗方麵的高手,我想化驗一種藥液,研究它的具體成分!”

林羽說的正是從軍機處拿回來那兩支基因藥液,雖然今天纔是大年初一,但是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把這些藥液的成分檢驗出來。

不得不說,在這方麵,確實還是需要西醫的幫忙。

“這個……過年放假都回老家了……”

葉清眉輕輕的搖了搖頭,疑惑的問道,“這個東西很重要嗎?著急嗎?”

“反正是越快越好!”

林羽點了點頭,這件事當然是越快越好,因為距離交流會已經過去有些時日了,說不定米國特情處已經對這些藥液進行了改良升級,所以拖的越久他們跟人家的差距就越大。

“那這樣吧,我有個同學在檢驗局上班,我下午讓他跟我一起去生物工程基地那邊檢驗檢驗吧!”

葉清眉想了想說道。

“我跟你們一起吧!”

林羽點點頭。

“你下午不是要跟顏顏還有乾媽一起出門嗎?”

葉清眉笑了笑,說道,“你把東西給我就行!”

經葉清眉這麼一提醒,林羽纔想起還有這茬,他望了眼坐在沙發上的江顏和母親,想起上午韓冰跟他說過的話,突然莫名有些緊張,一時間不知道到底該陪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