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冰的目光在人群中掃了幾掃,接著落在了不遠處的一人身上。

林羽趕緊隨著她的目光望去,隻見韓冰望著的那個人身高不算特彆高,也就一米七左右的個頭,冇有穿軍裝,穿著一身黑色的緊身衣,鼓脹的胸大肌、三角肌和肱二頭肌將整個衣服撐的緊緊的,宛如要爆開了一般。

除了上身的肌肉發達,他的雙腿也同樣看起來粗壯有力,但是卻給人並不笨拙的感覺。

此時這個男子正在對著一旁的隊友聊著什麼,似乎感知到了林羽和韓冰的目光,他突然轉過頭朝著林羽和韓冰這邊望來,頓時六目相接!

林羽和韓冰都不由微微一怔,尤其是林羽看到這男子皮膚黝黑的臉上輪廓分明、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疤,心中就不由感覺有些顫動。

雖然這男子泛黑的肌膚使得他臉上的傷疤顯得不那麼明顯,不過作為一個醫生,林羽還是十分精準的判斷出這個男子臉上除了刀傷、燒傷,還被子彈打中過!

他左臉的肌膚上有個花生米大小的圓形傷疤,而且傷疤下麵的骨骼微微有些凹陷,顯然是被子彈擊中後留下的痕跡。

被子彈擊中臉部,還能活下來,難免讓人心中震撼。

看到林羽和韓冰異樣的目光,黑臉男子上下打量林羽和韓冰一眼,接著轉身朝著他倆快步走了過來。

“他就是索羅格?!”

林羽側頭低聲衝韓冰再次確認了一遍。

“不錯,我看過他的資料,就是他!”

韓冰點點頭,像索羅格這樣級彆的高手,她自然也要關注關注。

他們兩個身後的譚鍇自然也認識索羅格,看到索羅格走到跟前之後,麵色不由變了變,不過還是咬了咬牙,露出來一副鎮定的神色。

索羅格站到林羽和韓冰跟前之後宛如一座小山,雖然他的身高不如林羽和韓冰,但是卻給人一種極大的壓迫感。

緊接著他用希伯來語衝韓冰和林羽詢問了一句什麼,韓冰和林羽都聽不懂,直接搖了搖頭。

索羅格笑了笑,伸手指了指林羽,接著又指了指自己,兩手握著拳頭碰了碰,很顯然,他在問林羽是不是他的對手。

林羽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接著指了指他身旁的譚鍇。

索羅格立馬點點頭,衝譚鍇伸出了一個大拇指,但是很快,他的手一轉,將拇指指向了地下,嘴角勾起一絲不屑的笑容,很顯然,譚鍇這種看起來身板普通,而且未戰先怯的對手,根本就入不了他的法眼!

林羽與韓冰見狀麵色陰沉,滿眼寒色,但是又拿這個索羅格毫無辦法,以譚鍇的能力,確實打不過他,上了擂台,隻能任人宰割!

不過看到索羅格如此侮辱自己,麵色泛白的譚鍇緊緊的咬了咬牙,猛地站了出來,衝索羅格也做了一個相同的手勢。

索羅格看到譚鍇的這個手勢頓時笑了,接著搖搖頭,直接恐嚇性的朝著譚鍇用手做了個割喉的手勢,隨後邪魅一笑,轉過頭,大搖大擺的離開。

譚鍇緊握著拳頭,氣的渾身發抖。

“譚鍇,要不……棄權吧……”

韓冰沉著臉,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雖然作為東道主的選手上來就棄權有些丟人,但是總比丟了命的要好。

譚鍇雖然身手還不錯,但是跟索羅格壓根就不是一個層次的,以索羅格的戰鬥力,就算譚鍇僥倖活下來,也絕對無法全身而退!

譚鍇略一遲疑,咬了咬牙,用力的搖了搖頭。

“其實,大家應該也能理解的,要是換做其他人,肯定也會選擇棄權的!”

韓冰急忙衝譚鍇寬慰道,怕他礙於麵子,不好意思鬆口。

“不行,我不能給軍情處丟臉!”

譚鍇還是十分堅定的搖了搖頭。

“可是……”

“是,我承認我內心恐懼,但是我還是要上台,我知道,我不隻代表的是我譚鍇自己,還代表的是軍情處,是華夏,華夏人可以被擊倒,但是不能被嚇倒!”

譚鍇咬著牙定聲說道,不知道為何,說出這番話之後,他內心的恐懼感倒是突然間消散了許多。

林羽和韓冰聽到他這話,頓時都有些發怔,張了張嘴,但是都冇發出聲音,因為他們一時間也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譚鍇說完從韓冰手裡抓過抽中的紙條遞給一旁的衛兵,確認自己的擂台之後,便邁著堅定的步伐朝著擂台方向走去。

雖然他知道必敗無疑,雖然他知道難以身全,但是他無怨無悔,因為他的同僚需要他站出來,他的同胞需要他站出來,他的祖國也需要他站出來!

林羽望著他的身影不由有些肅然起敬,暗想譚鍇這種鐵血男人纔是真漢子,你可以摧毀他的身軀,但是不可以踐踏他的尊嚴!

“走,我們陪他一起!”

林羽喊了韓冰一聲,跟著譚鍇一起朝著擂台方向走去。

此時譚鍇已經一躍跳入了綵帶圍起的擂台裡麵,深呼一口氣,整個人鎮定了不少,脫下自己的外套,往外麵一扔,露出還算健碩的身板。

索羅格此時也已經把外麵的灰色緊身衣脫掉,隻見他裡麵隻穿著一件黑色的背心,緊緊的裹在身上,將他壯碩的身材凸顯無疑。

雖然今天冇有風,但是天氣仍舊十分的寒冷,不過索羅格卻好似壓根感覺不到似得,活動了活動頸部,十分輕巧的跳到了擂台裡麵。

林羽和韓冰見狀麵色微微一變,冇想到索羅格身材如此壯碩,但是身手卻如此靈巧!

甚至比譚鍇還要靈活,而且此時他的身材跟譚鍇的一比,壓根就不在一個層次上。

此時周圍經過的選手看到譚鍇抽中了索羅格,都不由低著頭笑了起來,低聲唸叨著譚鍇是倒黴蛋,他們來之前也都研究過這個索羅格的資料,自然知道索羅格的實力非比尋常,冇想到最先對上索羅格的,是個華夏人。

不過他們都急著去參加自己的比試,也冇時間留在這裡看熱鬨,所以此時也無人駐足,擂台周圍隻站著林羽、韓冰以及百人屠和步承。

“譚兄,記住,不要跟他拚蠻力,儘量躲著他打,多往肋下、脖頸和下顎發起攻擊!”

林羽望了眼索羅格,沉著臉提醒了譚鍇一番,反正索羅格也聽不懂中文,所以他說話也毫不忌諱。

“知道!”

譚鍇用力的點了點頭,按照林羽說的,掃了眼索羅格身上幾個相對薄弱的地方。

這時一名身著黑灰色裁判服的裁判和翻譯走了過來,裁判直接宣讀了比試的規矩,比試過程中是冇有暫停的,一直到分出勝負為止,被擊倒或者整個身子被擊出圈外,都將被判為負!

如果中途想要認輸的話,直接用手快速的拍擊兩下地麵即可。

翻譯立馬將裁判的話用希伯來語翻譯了一遍,索羅格點點頭表示冇問題。

“好,開始!”

裁判看了眼手錶,直接大手一揮,示意比試開始。

他話音一落,早就蓄勢待發的譚鍇腳下用力一蹬,身子驟然間衝了出去,猛地一拳直擊向索羅格的喉部。

他知道,對付索羅格這種高手,必須得先發製人。

索羅格見狀眼睛一眯,在譚鍇拳頭打來的刹那,身子利落的一閃,迅速的揚手往上一抬,小臂一曲,一把鉗住了譚鍇的右臂,力量之大,直接讓譚鍇的右臂發出了一聲悶響。

譚鍇麵色猛然一變,反應倒也機敏,見索羅格的右肋暴露在自己眼前,左肘狠狠的在索羅格的肋間搗了幾下,但是索羅格不以為意,冷哼一聲,腳下和胯部發力,身子猛地一扭,順勢在譚鍇腳下一絆,直接將譚鍇的身子甩飛了起來,同時一腳踹向了譚鍇的腹部,譚鍇的身子宛如斷線的風箏般飛了出去,落到三四米開外的丟上,翻了幾滾,直接撞到了後麵立在地上的鋼筋上。

譚鍇他急忙一把抓住了鋼筋,這纔沒讓身子滑出去,不過他喉頭一甜,還是冇認出噗的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很顯然,索羅格那勢大力沉的一腳對他傷害極大!

“譚鍇,認輸吧!”

韓冰見實力懸殊如此之大,麵色瞬間一變,急忙繞到了譚鍇的身旁,急聲勸道。

“認輸?!”

譚鍇抹了把嘴上的鮮血,嘿嘿笑道,“我這不還冇斷氣嘛!”

話音一落,他手一撐地,腳下一蹬,朝著索羅格再次撲了過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