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顏並冇有出聲阻止,因為看著林羽的背影和堅定的步伐,她內心竟然不由生出一股濃重的信任感。

現在的"何家榮"早已經不是以前她認識的那個何家榮了。

"如果動手術的話,病人會馬上死亡。"林羽走到講台前麵站定,望著眾人沉穩道。

"你是……?"

老副院長推了下眼鏡,見林羽長相陌生,不由有些意外。

因為他負責醫院的人事管理,但凡錄取的新醫生他都要過一遍,所以醫院裡的年輕醫生他都多多少少有些印象。

"小何?"

李浩明看到林羽出現在這裡,不由一愣。隨後麵上浮現驚喜之色。

其他幾個內科醫生看到林羽後也認了出來,上次林羽幫他們診治失眠洋老外的事情還曆曆在目。

"何先生。"幾個醫生滿是敬意的衝林羽笑著打了聲招呼。

"浩明,這位是?"院長也皺了皺眉頭,詢問道。

"奧,院長,這位是我的一位朋友,也是位醫生。"李浩明趕緊回答道。

"不是我們院的吧?"院長麵色已經有了一絲不悅。

"他確實不是我們院的,但是……"李浩明剛想跟院長解釋,結果就被院長打斷了。

"小兄弟,你不是我們院的,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院長冷聲道,這次研討會可是清海市人民醫院的機密會議,怎麼能任由外人摻和進來。

"啊?他不是我們醫院的啊,我靠。"

鷹鉤鼻和黑鏡框頗有些意外,互相看了一眼。

隨後鷹鉤鼻眼睛一轉。扯著嗓子喊道:"院長,我早就看這小子不對勁了,一直盯著他呢,估計是彆的醫院派來竊取我們醫院機密的,剛纔病人的病情和我們提出的治療方案都被他偷偷記錄了下來!"

"對。院長,我也看到了,剛纔他還對費主任和李主任的治療方案評頭論足呢,我建議先把他控製住,然後報警!"黑鏡框也急忙跟著附和道,心裡暗自得意不已,讓你泡老子女神!

"院長,這裡麵應該有誤會。"李浩明急忙替林羽辯解道,其實他心裡也納悶不已,林羽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清海市人民醫院的內部討論會上。

"誤會?能有什麼誤會?他既然不是我們醫院的人,就不應該出現在這裡。"院長冷聲道,如果討論會的內容和病人的病情資料泄露出去,會對他們醫院造成極大的名譽損失。

一個連病人資訊都保護不了的醫院,誰還敢來看病?!

"誰帶他進來的?!"另一個主管規章製度的副院長冷聲道,因為他姓閻。為人又比較嚴苛,所以一幫醫生偷偷給他起了一個外號,叫鐵閻王。

會議地點並冇有對外透露,而且報告廳外側都設置了感應卡閘,冇有內部人員領著,林羽是個根本進不來的。

"我!"

這時江顏突然挺直了身子,高聲說道,神情冷峻,冇有絲毫的懼意。

如果放在今天早上,她還會後悔帶林羽進來,但是現在她不隻不後悔,甚至還有些慶幸,因為從林羽的神色和表情來看,他有把握醫治好史密斯先生。

"江顏,你知道隨便帶外人進醫院內部研討會,是什麼後果嗎?!"鐵閻王冷冷說道。

鷹鉤鼻和黑鏡框一看竟然是江顏帶來的,不由麵色一變,鷹鉤鼻急忙替江顏辯解道:"院長,我看到不是江醫生帶進來的,是他自己跟在江醫生後麵偷偷跟進來的……"

"閉嘴!"

鐵閻羅狠狠的掃了鷹鉤鼻一眼,鷹鉤鼻嚇的縮了縮脖子,再冇敢吭聲。

"江顏,你為什麼要把他帶進來?!"這時院長沉聲問道。

"因為我覺得對於史密斯先生的病情,他能有辦法!"江顏神情堅定的的說道,眼神落向林羽的時候。不由柔和了幾分。

"笑話,清海市最好的內科醫生都在這裡,都冇有什麼好的醫治方案,難道這麼一個毛頭小子,比這一眾專家醫師還厲害嗎?!"鐵閻王冷冷道。

"閻院長。這位小兄弟醫術當真了得,要我說,可以聽聽他的見解。"李浩明急忙說道。

"是啊,閻院長,這位小神醫確實醫術不俗啊。"

"上次就是他們幫我們把失眠洋老外醫治好的。"

"對啊,院長,我建議聽一聽何先生的意見。"

其他幾個內科醫生也跟著連連點頭,他們見識過林羽的實力,自然信得過他。

鐵閻王一看不由有些意外,冇想到這麼多專家醫師都會幫他說話。

"李主任,醫學上有句話叫同病不同症,一樣的病都會有不同的症狀,更何況這根本就是兩種疾病,我覺得不能一概而論。"費主任推了下眼鏡,有些謹慎道。

上次林羽醫治洋老外的時候他不在場。所以對林羽的醫術難免持懷疑態度,畢竟這麼年輕的一個小夥子,再厲害能厲害到哪裡去。

"就是,他這麼點年紀,才吃了幾碗飯。難道比我們還厲害不成。"

"誰知道他到底是什麼人?誰知道他是抱著什麼目的來的?"

"對啊,萬一他提出的方案讓病人有個好歹,這個責任誰來承擔啊?"

另外幾個不認識林羽的專家醫師也紛紛說道,看到李浩明竟然如此誇讚林羽,他們心裡頗有些不服氣。

這麼年輕就吹噓有這麼好的醫術,那把他們這些數十年苦讀苦練的老醫師當什麼了?

"既然你們如此無能,為什麼就不能聽聽彆人的建議呢!"

正在院長和幾個副院長為難的時候,一直耐心傾聽的傑森終於忍不住站了起來。

他中文不是很好,所以理清眾人的話花費了一些時間。

"很對,我覺得如果你們冇有辦法的話,就應該讓有能力的人來。"莉亞也附和著點點頭說道。

"這位先生,你對我父親的病有辦法?"傑森轉頭衝林羽詢問道,眼神中帶著一絲希冀。

林羽點點頭,認真道:"不錯,不隻能讓他脫離生命危險,而且還能讓他重新站起來。"

"真……真的?!"

傑森的眼睛猛地睜大,無比的震驚,滿臉的不可思議,激動道:"請問您是在國外的哪所醫療大學就讀的?"

傑森一邊說一邊已經將自己的名片掏了出來,伸手遞向林羽。

"我哪所大學的也不是,隻是閒暇之餘學了一些中醫而已。"林羽老實回答道。

"中……中醫?"

傑森的手微微一顫,遞過去的名片立馬又收了回來,眉頭一擰,臉色變了變,隨後滿是敵意的說道:"我就說嘛。以我父親現在的病情,能保住命就不錯了,怎麼可能康複,原來你學的是中醫,那就不見怪了。中醫就是一種隻會說大話,隻會用裝神弄鬼糊弄人的巫術!"

"傑森先生,中醫不是巫術,是我們華夏幾千年的文明結晶!你們國家短短幾百年的曆史,自然不懂!"林羽沉著臉冷聲道,雖然來前有心理準備,但是傑森如此侮辱中醫,他心裡還是有些不爽。

"你不要以為我們不懂醫術!"莉亞冷笑了一聲,雙手叉在胸前,冷聲道:"這種病隻有西醫才能控製。中醫根本冇有任何作用,你們中醫連檢查都不檢查,光靠試病人的脈搏就能把病看出來,不是巫術是什麼!"

林羽皺了皺眉頭,見冇法跟他們解釋。便冇有再費口舌。

從傑森兄妹便可以看出整個西方世界對中醫的誤解有多深,林羽尤記得上次幫楊晨銘父親看病的時候,京城的那個西醫老外對中醫也是一臉的鄙夷。

看來要想讓中醫在國際上打開名聲,真的是任重而道遠啊。

"傑森,如果何先生能有辦法的話。我覺得真的可以讓他一試!"

李浩明聽到林羽能醫治好史密斯的病,而且能讓他重新站起來,不由大為驚訝,不過在林羽身上他已經看到了太多的不可思議,所有他覺得這次也不例外。

"不用說了。我實話告訴你們,我是不可能讓中醫給我父親看病的,那是在害他,而且就算他死後也會不得安寧的!"

傑森的態度很堅決,看向林羽的眼神帶著滿滿的厭惡。

"祁院長。是那個女人讓他一起進來的嗎?我建議將這個女人也一起開除!"莉亞看了眼江顏,跟院長直接建議道。

因為一些工作上的事務,她跟清海市人民醫院的一把手祁明青經常有來往,所以比較熟識。

"莉亞小姐,這恐怕不太妥啊。"

祁院長有些為難。雖然江顏帶林羽進來有錯,但是也不至於被開除啊,頂多記個警告就可以了。

"不用開除,我主動辭職!"

這時江顏突然霸氣的喊了一聲,隨後把脖子上的工作牌摘下來,扔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院長等人麵色不由一變,李浩明輕聲勸道:"江顏,可不能意氣用事啊。"

鷹鉤鼻和黑鏡框一聽心立馬一疼,麵色痛苦,女神要是走了,他們在醫院待著還有什麼意義。

"不是意氣用事,我相信我自己的男人,所以我要用行動站在他這邊。"江顏聲音冷淡,但是看向林羽的眼神卻帶著滿滿的暖意。

我自己的男人?!

我天!他是女神的老公?!

鷹鉤鼻和黑鏡框隻感覺胸口一悶,血氣翻湧,差點吐血而亡。

"嗬嗬,她說笑的。"

江顏本以為林羽會感動,結果林羽笑嗬嗬的衝眾人解釋道:"其實是我自己要求過來的,與她冇有關係,她剛纔隻是說氣話而已,希望院長對她手下留情。"

江顏麵色一冷,怒氣沖沖的看了林羽一眼,恨不得當場踹死他,這個死混蛋,就這麼不領情嗎。

"那什麼,你們該討論討論,我先走了,放心,今天的研討會內容我一定不會對外泄露,否則我願意承擔一切法律責任!"

林羽跟院長等人解釋了一句,接著快步走到江顏身邊,聲音不大,卻堅定從容道:"你還得留在醫院裡幫我呢,放心,用不了幾天,他們兩兄妹會過來求著我給他們父親醫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