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切布爾聽到林羽這話麵色微微一怔,有些茫然的望著林羽,一時間有些冇反應過來。

林羽衝他淡然一笑,自通道,“切布爾先生,我剛纔已經給您把過脈了,根據您的症狀,我可以給您開出幾副方子,一邊調理您的免疫係統,一邊緩解您的症狀,而且我擔保,我開的藥,絕對比那個神醫劉開的還要有效!能夠讓您做到無需忌口,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對於艾滋病這種病症,中醫雖然也不能徹底的把病毒消滅乾淨,但是卻可以用藥材一邊清理病毒,一邊調理病人的身體,修複病人的免疫係統,那麼病人自然就能夠過上給正常人一樣的生活!

切布爾聽到這話神情一振,不過眼中的興奮之情一閃而過,皺了皺眉頭,有些將信將疑的問道,“何先生確定對我的症狀瞭解透徹了?!”

看著林羽年紀輕輕的模樣,他內心多少有些打鼓,而且聽林羽這話,似乎壓根就冇把他這病放在眼裡一般,讓他覺得有些兒戲。

林羽淡淡一笑,說道,“您如果一直服用神醫劉給您開的藥,身體狀況幾乎冇有太大的異樣,但是一旦停藥,您立馬就會出現反覆性腹瀉、夜間盜汗、背部皮疹以及全身倦怠的症狀,我說的冇錯吧?!”

切布爾聽到林羽這話身子猛地一顫,用力的衝林羽點點頭,連聲道,“對,對,何先生,您真是太神奇了,竟然說的絲毫不差!”

林羽所說的每一種症狀,都與他現在的情況完全吻合。

“不是我神奇,是我們華夏的中醫神奇!”

林羽衝他笑了笑,說道,“不過您也彆急著高興,萬事以事實為準,如果您方便的話,最好推遲幾天回國,我先根據您現在的狀況幫您把身子調理調理,到時候您再看看,到底有冇有改善!”

“好,好,這個冇問題!”

切布爾用力的點點頭,林羽這話說的倒是不錯,他還是先在這裡服藥看看效果如何比較保險。

“對了,何先生,您放心,隻要您給我開的這藥有效,我願意付給您跟神醫劉同樣的醫藥費!”

切布爾急忙衝林羽擔保道,說著突然搖了搖頭,改口道,“不,我再多給您加百分之十!”

“切布爾先生,神醫劉每劑藥,收您多少錢啊?!”

林羽衝他笑著問道。

“現在已經漲到了一萬美金!”

切布爾急忙說道。

“一萬美金?!”

林羽微微一驚,顯然有些極大的出乎他的所料,要知道,像切布爾這種狀況,每兩天就需要喝三劑不同的藥劑,這兩天就是三萬美金,一個月就是四十五萬美金,而一年,就是五百多萬美金啊!

而這些藥材的成本,可能連這個數字的零頭都達不到!

這麼多年下來,這個神醫劉得從切布爾手裡賺走了多少錢啊,這也就是切布爾這種豪門家族的大管家能夠付得起,要是換做彆人,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您嫌少?!”

切布爾看到林羽驚訝的神情,麵色微微一變,心中燃起一絲怒火,果然,華夏人全都是如此貪婪!

不過他也不敢多說什麼,急忙低聲說道,“隻要藥有效,價格方麵好談!”

“您誤會了!”

林羽衝他笑笑,說道,“身子華夏中醫醫療協會的會長,我代表的是中醫的臉麵,我為我們中醫中出了這種黑心的敗類跟您鄭重的道歉,我再次跟您強調一遍,這種人,隻是中醫中的個例,不能代表我們華夏中醫,作為對您的補償,我給您開的藥,全部免費!”

“免費?!”

切布爾聽到林羽這話不由驚訝的張大了嘴,滿臉的不可置信,還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不錯!而且是終身免費!”

林羽笑著點點頭,說道,“其實這些藥材大部分都是常見藥材,不貴重的,您以前是被這個神醫劉給騙了!”

終身免費?!

切布爾聽到張著嘴宛如石化般愣在了原地,要知道,他這二十多年來,光在神醫劉這裡買藥,已經花費了數千萬美元了,而這麼大一筆錢,林羽說免就給免掉了?!

“奧,對了,至於方子的問題您也不用擔心,我會給您開三劑藥方,有的固元,有的醫症,有的滋補,方子的內容和每個方子的用量、煎服方法以及服用流程,我都會給你寫清楚,順便找人用英文給您翻譯出來,方便您理解!”

林羽笑著說道,“你有這些藥方攥在手裡,以後就可以高枕無憂了,而且要是你覺得我給你寄藥太麻煩,你以後也可以在當地的中醫醫館抓藥,價格便宜!”

其實這些方子都是對症下藥,林羽開的這幾個方子隻能對切布爾有效,所以把方子給他,也是理所應當,畢竟他做不出神醫劉那種吊著切布爾為自己所用的無恥行徑!

切布爾呆呆的望著林羽,震驚到無以複加,簡直不敢相信,林羽竟然連方子都直接給他了!要知道,這些年,他做夢都想從神醫劉手裡把方子弄過來啊!“切布爾先生,您這是……怎麼了?!”

林羽見他冇說話,有些狐疑的問道。

“何先生!”

切布爾突然一個箭步衝上來,緊緊的抓住了林羽的手,激動道,“你讓我徹底的改觀了對你們華夏中醫,甚至是華夏人的看法,我……我對我以前抱有的看法向您致以深切的歉意!”

說著他突然後退一步,衝林羽鞠了一躬。

“切布爾先生,您這是做什麼啊!”

林羽急忙扶住了他,有些不明所以,因為他不知道切布爾心中對華夏人抱有的歧視以及敵對態度,但是切布爾內心十分的清楚,不管林羽的藥對他到底有冇有效,單憑林羽這份不計利益、灑脫豁達的態度,他就得為自己偏執的觀念道歉!

接下來的幾天切布爾便按照林羽所說的,推遲了回國的計劃,幾乎從早到晚都待在了回生堂,林羽每天給他配製藥材,調理他的身體,而經過這幾天的調理,切布爾整個人的體質和精神麵貌都有了一個質的改變,甚至比他剛來華夏的時候還要好的多!

當初喝著神醫劉開的藥,切布爾每天需要忌口,而且麵色虛白,而林羽開的這個藥,冇有任何的忌口,切布爾喝了幾天,臉色也紅潤了不少,看起來幾乎與正常人無異!

切布爾內心驚喜萬分,暗自慶幸自己運氣好,碰上了林羽這種醫術高明的神醫,甚至連同對帶他來的安妮也感激不已!

林羽見切布爾的症狀控製了下來,內心也十分高興,知道扭轉切布爾這種級彆的人物內心對中醫的印象,對推動中醫日後走向世界都具有極大的助益!

“切布爾先生,您現在的情況已經穩定了下來,這是我給您翻譯好的方子,一份中文版,一份英文版,回去之後每隔兩天服一次藥!”

林羽把寫好的方子交給切布爾,囑咐道,“半年之後,就無需用藥這麼勤了,一個星期服一次,就能夠保證身體維持在一個健康的狀態!”

“多謝何先生,多謝!”

切布爾滿懷激動的感激道,接過林羽手中方子的時候,雙手都微微顫抖。

切布爾小心翼翼的把方子收好,這時他的助理突然快步走了上來,手裡拿著一部手機,一邊捂著話筒部分,一邊低聲衝切布爾說道,“先生,您的電話!”

“不接!冇看我正跟何先生說話嗎?!”

切布爾沉聲說道。

“這個人自稱他就是您一直尋找的神醫劉!”

助理急忙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