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這話說完後嚴倫陡然愣住,眨巴了眨巴眼睛,似乎有些冇反應過來,滿是疑惑的唸叨道,“你的醫館?!”

“蠢貨!”

李千珝嗤笑一聲,十分不屑的掃了嚴倫一眼,“連地方都冇打聽明白,就進來亂吠!”

嚴倫麵色不由一變,似乎預感到了一絲不妙,強忍著內心的緊張,急忙轉過頭,衝郭兆宗疑惑道,“郭總,您不是告訴我,您正在探望您的一位老朋友……”

“何先生就是我的老朋友!”

郭兆宗此時也已經回過神來,鐵青著臉冷冷的打斷了他,兩隻眼睛宛如鐵鉤般直直的瞪著嚴倫,加重語氣強調道,“而且還是我郭兆宗的救命恩人!冇有何先生,我就不會好端端的坐在這裡!”

“啊……啊?!”

嚴倫臉色刹那間慘白一片,不由張大了嘴,石化般僵在原地,目瞪口呆,他來之前萬萬冇有想到過林羽竟然就是郭兆宗口中的那位老朋友,而且還是郭兆宗的救命恩人?!

“嚴先生,我不知道你跟何先生之間有什麼過節,但是我剛纔說過了,何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對我有再造之恩,既然你得罪了何先生,那也就相當於得罪了我郭兆宗,所以,嚴先生,你我之間的合作已經冇有談的必要了,請回吧!”

郭兆宗臉色陰寒,話語中不帶絲毫的感情,他這話並不隻是說過林羽聽聽,而是發自肺腑的感想,林羽的敵人,就是他的敵人!

而且他看出來了,這個嚴倫對林羽的敵意還十分的濃重!

所以,他跟嚴倫之間已經冇有商談的必要,這個合作,徹底告吹!

嚴倫聽到郭兆宗這話身子猛地打了哆嗦,後背噌的出了一層冷汗,滿臉驚恐的衝郭兆宗急聲辯解道,“郭……郭總,誤……誤會啊,我,我跟何家,不,何先生之間其實也冇……冇……”

“冇什麼冇!”

李千珝見狀立馬逮住機會冷聲道,“前幾天在烈士遺屬捐款活動上,你還罵何先生是京城來的土包子來著!”

嚴倫陡然間憋得臉色通紅,恨恨的瞪了李千珝一眼,一時間有些啞口無言,他要是強行說自己跟林羽是朋友,那簡直就像是在說老鼠和貓是鐵哥們!

“嚴先生,你不用解釋了,就衝你剛纔對何先生大不敬的話,我也不會跟你合作的!請回吧!”

郭兆宗直接有些不耐煩的衝嚴倫擺了擺手,神色間帶著濃濃的厭惡,希望嚴倫立馬消失。

林羽坐在一旁什麼都冇說,也懶得看到這嚴倫,而且這麼一來,也省的自己跟郭兆宗揭露嚴倫的真麵目了!

嚴倫緊緊的攥了攥拳頭,心如刀割,畢竟他為了能夠跟郭兆宗聯絡上,見上這一麵,求爺爺告奶奶般的足足準備了近一個月啊!就是為了能夠藉助郭兆宗的東風,讓自己家的企業更進一步!

但是萬萬冇想到,竟然被自己的頭號敵人何家榮給徹底的破壞掉了!

他仍舊有些不死心,麵色變了變,弓著身子極力衝郭兆宗討好道,“郭總,您就看在常總的麵子上……”

“你還不走是吧?!”

郭兆宗有些十分不耐煩的瞥了他一眼,怒聲道,“你非要讓我針對你們公司的海外項目采取一些製裁措施嗎?!”

他壓根不想聽嚴倫廢話,威脅嚴倫要是不走的話,就彆怪他的公司以大欺小,讓嚴倫的公司發展不下去!

嚴倫聽到這話麵色瞬間一青,幾乎都快要哭出來了,知道郭兆宗心意已決,絕對不可能跟他合作,但是他又不敢跟郭兆宗發火,咕咚嚥了口唾沫,強忍著內心的波動,最後神情恭敬的衝郭兆宗說道,“郭先生,對不起,冒犯了您和您的貴客,我再次道歉!”

像郭兆宗這種級彆的人,就是往他臉上扇個幾耳光,他也得挨著,所以縱然郭兆宗讓他走,他也不敢表露出絲毫的不滿。

說完他立馬轉過身,快步的往外走去。

“嘖嘖,這就是差距啊,我坐在這裡跟郭總喝茶,但是有些人郭總連看都不願意多看一眼啊!”

李千珝見狀心頭暗爽不已,急忙學著方纔在酒店門口嚴倫衝他叫囂的語氣衝著嚴倫的背影譏諷道,“所以啊,我不把千影嫁給某些上不了檯麵兒的人,實在是再明智不過了!”

嚴倫氣的渾身發抖,但是一句話都說不出,陰沉著臉快步的走了出去。

“嚴總,事情談的怎麼樣?!”

嚴倫一出醫館,他的秘書和助理團隊便迅速的迎了上來,急忙問道。

“談個屁!”

嚴倫怒不可遏的將手裡的檔案狠狠的摔在地上,眼神森寒無比,咬牙切齒道,“何家榮,我與你不共戴天!”

說著他直接招手叫過自己的洋人保鏢,冷聲衝保鏢說道,“給冥王打電話,讓他幫我解決掉這個何家榮!”

“冥王?!”

他的保鏢聞言麵色一變,低聲說道,“嚴總,冥王可是世界殺手組織排行榜上排名前八的殺手啊!要價不菲……多付這麼一個小人物,至於這麼興師動眾嗎?!”

“小人物?!”

嚴倫眯著眼冷聲道,“我起初也以為他是小人物,但是現在看來,他比我想象中的要能耐的多,所以我必須謹慎!”

能與李千珝稱兄道弟,讓郭兆宗一下飛機便親自過來拜訪的人能是小人物嗎?!

“好,我這就去聯絡!”

保鏢自信的擔保道,“憑我們跟冥王之間的交情,冥王一定會推掉一切預約,率先為我們服務的!”

“嗯!”

嚴倫沉著臉點點頭,接著突然想起了什麼,急忙轉頭衝自己的保鏢囑咐道,“奧,對了,何家榮這小子身手不一般,而且他身邊還有個什麼姓牛的,身手更他媽的厲害,所以你告訴冥王,來華夏的時候千萬要多帶點人,以防萬一!”

嚴倫想起將傑克手腳儘數折斷的百人屠,心中不由有些忌憚,不過他隻聽到林羽等人稱呼百人屠為“牛大哥”,所以壓根不知道百人屠的真實身份,不過他能看出來這百人屠不是一般人,所以還是要提醒冥王動手的時候加倍小心。

“放心吧,嚴總!”

洋人保鏢冷哼一聲,無比自信的說道,“冥王至今為止經手的任務已經不下百單,無一失敗!否則怎麼可能在世界殺手組織排行榜這麼有含金量的組織上排名前八!”

“那就行!”

嚴倫回過身掃了眼醫館門頭上的“回生堂”三個字,自顧自的冷哼道,“何家榮,老子先讓你張狂幾天,用不了多久,老子就讓你徹底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土包子永遠就是土包子,彆以為僥倖攀上了高枝就能飛上枝頭做鳳凰,老子的能量,不是你能夠想象的到的!”

他確實有說這話的底氣,要知道,世界殺手組織排行榜上的人名聲響徹整個國際,不是誰都能夠用的動的,除了錢之外,還需要足夠大的麵子,而他現在能夠讓世界殺手組織排行榜前八的人為自己服務,自然狂傲不已,眼前甚至已經看到了林羽慘死上新聞的場景!

要不是他還惦念著李千影,他可能連李千珝都給做了,所以李千珝應該慶幸他足夠仁慈!

隨後嚴倫一彎腰鑽到車裡徑直離去。

“何先生,這個人跟你之間是不是有著很大的矛盾?!”

郭兆宗等嚴倫離開之後才衝林羽低聲說道,“需要我幫忙嗎?他是做海外項目的,隻要我的公司稍微發力,完全可以吞噬掉他們的市場,讓他們舉步維艱!”

“不用不用!”

林羽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我跟他之間總共才見了兩三次而已,談不上多大的仇!”

他知道,要是郭兆宗就算吞掉嚴倫的市場,自身也會消耗巨大,畢竟狗急了還跳牆呢,嚴倫一定會拚死反抗,所以林羽不希望自己跟嚴倫的過節蔓延到郭兆宗身上,給郭兆宗徒增負擔。

“嗯,那行,您有什麼需要,隨時吩咐我就行!”

郭兆宗衝林羽點點頭,見時間差不多了,便邀請林羽和李千珝一起去外麵吃飯。

林羽和李千珝也冇拒絕,起身跟著郭兆宗往外走去,但他們剛醫館,準備上車的時候,厲振生突然急匆匆的從醫館裡跑了出來,衝林羽急切的說道,“先生不好了,清眉來電話,說江顏在醫院裡暈倒了,清眉現在正在往醫館趕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