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林羽也說不清道不明這曉艾姐到底怪在哪裡,雖然這個女人長得漂亮,但他就是感覺自己越看越覺得彆扭,尤其是那一身貼切的旗袍,看在他眼裡反而感覺無比的怪異。

“很怪?人家哪裡怪了?“

江顏有些不明所以的望了林羽一眼,滿臉的疑惑。

“我剛纔說了,我也說不上來,反正我覺得你還是離著她遠點好!“

林羽自己內心都納悶不已。自己明明是第一次見這個曉艾,為什麼會產生這種奇怪的想法呢?

可能是直覺吧,反正小心為上,建議江顏還是跟這個女人保持距離比較好,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嘛。

“我跟曉艾姐平日也冇有什麼太大的交集,就是去做做頭髮,以後我每次去都儘量叫著你陪我。其實她人很好的,放心吧!“

江顏寬慰了林羽一聲,也算是答應了下來,不跟曉艾深交,其實對於林羽的疑慮她倒是也理解,畢竟京城這種地方龍爭虎鬥,危機四伏,林羽擔心她的安危也算正常。

“嗯。以後我有時間就陪你過來!“

林羽點點頭,也再冇有多說什麼,覺得自己僅憑一個知覺就讓江顏跟人家斷絕來往,確實有些不合適。如果隻是去做做頭髮的話,那問題應該不大。

得到這五靈涎之後,林羽簡直如獲至寶,接下來的幾天,他就潛心在醫館調配藥材,同時藉助藥力繼續修習至剛純體,有了這五靈涎的幫助,林羽感覺修習的進度相比較以前要快多了,起碼能感覺到自己正在慢慢突破至剛純體的小成境界,朝著中成境界發展。

而且不知是不是上次淩霄打了自己那兩掌幫自己打通了什麼穴道和經脈,每次練這誌剛純體的時候,他都感覺自己身上暖融融的,連抗寒能力都提高許多了。

林羽自己試了幾日,將這五靈涎的劑量基本確定,而且見也冇什麼副作用,便讓步承和百人屠也跟著用起了藥劑,一同修煉至剛純體。

同時他將一些配製好的藥劑郵寄給了胡擎風,讓胡擎風也配著藥材練功,胡擎風收到藥劑後打來電話給林羽連連道謝,興沖沖的告訴林羽他最近又招手了一個會玄術的高手。

“先生。這段時間我也打聽到了一兩個隱居在華西深山裡的玄術高手,等哪天有時間的話,我親自去跑一趟,看能不能說動他們出山!“

百人屠見胡擎風那邊進展不錯,自己這邊自然也不甘落後,他通過以前的一些關係和人脈,倒也真的打聽到在華夏隱居著有一兩個高手,不過年歲稍長。肯不肯出山還是個問題。

“好,等到時候我跟你一起去!“

林羽聞言興奮不已,這樣一來,自己身邊的力量就越來越壯大了,讓他感覺到一種極大的安全感和底氣,起碼知道自己不是孤軍奮戰,在世上還有很多跟他誌同道合的人。

當所有同胞都同仇敵愾,一致對外,那一切都將變得無所畏懼!

“二哥!“

這時醫館外麵突然傳來一陣喊叫聲,接著就見一個身影急匆匆的從外麵走了進來,同時手裡還攥著一把鋒利的匕首。

百人屠見狀麵色一沉,猛地竄到了這個人影跟前,伸手一擰,一把擰住人影的手,人影手裡的匕首“噹啷“一聲摔在了地上。

“哎呦!“

人影頓時痛呼一聲,疼的滿頭大汗。

“瑾祺?!“

林羽轉身一看。見來的是何瑾祺,急忙衝百人屠說道,“牛大哥,快放手。自己人!“

百人屠聞言這纔將手鬆開。

“哎呦,疼死我了!“

何瑾祺叫了兩聲,捏著被擰痛的手腕抬頭望了百人屠一眼,眼前一亮。不禁冇有生氣,反而興高采烈的衝百人屠稱讚道,“世界排名第三的殺手果然不同凡響,大哥,你身體好了嗎?你還記得我不,上次你受傷就是我把你送去醫院的!“

經何瑾祺這麼一提醒,百人屠倒是有了些印象,打量何瑾祺一眼,麵無表情的衝何瑾祺點了點頭。

“大哥,你看在我幫過你的份上,哪天抽時間能不能教我兩招啊?!”

何瑾祺望著百人屠滿臉崇拜的說道,“我這一生最大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個冇有感情的殺手!”

“行了。冇等你成為一個冇有感情的殺手,你爸就會先打斷你的腿的!”

林羽衝何瑾祺笑了笑,招呼著他去一側的會客區坐。

因為此時是早上,所以醫館裡病人也不多,林羽倒是也有功夫招呼他。

何瑾祺趕緊從地上撿起匕首,興沖沖的走到林羽跟旁,比劃了下手裡的匕首,衝林羽笑道,“二哥,你看我這匕首咋樣,鋒利不鋒利?!“

“來,我看看!“

林羽笑著接過何瑾祺手裡的匕首仔細瞧了瞧,隻見這匕首通身雪亮,銳利難當,顯然是一把匕首中的極品!

“嗯,不錯!“

林羽笑著點了點頭。接著伸出手在匕首上輕輕一彈。

“嗡!“

出人意料的是,被林羽這麼輕輕一彈,這匕首身上頓時有一陣蜂鳴般的叫聲傳來,聲音迴盪空靈,不絕於耳。

林羽麵色陡然一變,連同一旁一直麵無表情的百人屠在聽到這聲嗡鳴之後也是猛然一驚,立馬睜大了眼睛死死盯著林羽手裡的匕首。

“瑾祺,你這匕首是哪來的?!“

林羽滿臉驚詫的衝何瑾祺問道。說話間他低下頭仔細一看,見這匕首的刀柄上纏著一層厚厚的錦繩,摸在手裡厚重感和摩擦力十足,而且細細看來。這錦繩上竟然還帶著非常不顯眼的奇怪的符號。

“怎麼樣,二哥,這匕首厲害吧!“

何瑾祺故意賣了個關子,興致勃勃的說道,“不瞞你說,這刀快著呢,我昨天用它刻石頭,我靠,簡直就跟刻豆腐似得,後來我又找了塊花崗岩和剛纔,我日啊,那刻起來也是不在話下。簡直鋒利的一逼!而且它自己卻毫髮無損!這就是傳說中削鐵如泥的寶刀啊,所以我就拿來給你看看!“

何瑾祺越說越興奮,他長這麼大,還冇見過如此鋒利的匕首呢!

“果然!“

林羽聞言麵色再次一變。一抖手中的匕首,沉聲說道,“這匕首是用玄鋼打造的!“

“先生果然博學多識,竟然也知道這玄鋼!“

百人屠眉頭微微一蹙,衝林羽低聲說道。

“哦?牛大哥,你也知道這玄鋼?!“

林羽饒有興致的望了他一眼。

“何止知道,我還見過!“

百人屠沉聲說道,“我師父手裡就有一塊十數斤重的玄鋼!“

“十數斤?!“

林羽聞言不由驚訝的張大了嘴巴,要知道這玄鋼珍貴無比,同屬於天材地寶中的一種,是古代人不知道從哪裡提煉出來的硬度極高的鋼材,傳聞十大名劍中號稱“采五山之鐵精,**之金英“煉製出的乾將莫邪就是由這玄鋼鑄造而成!

這段傳說是真是假不知道,但是這玄鋼的硬度可絕非浪得虛名!

倘若這真是練就名劍乾將莫邪的材質,那林羽手裡那把純鈞劍能不能勝過它,還難有定論!

所以聽到百人屠的師父手裡竟然有這麼多的玄鋼,林羽自然驚訝萬分。

“嗯,不錯,確實是十數斤!“

百人屠沉聲說道,“我師父這些年一直將它們視若珍寶,說這可能是華夏大地上最後僅存的玄鋼,隻不過這十數斤玄鋼在我師父死後也不知所蹤,我實在是愧對他老人家!“

一旁的何瑾祺聽的則是一頭霧水,不知道林羽和百人屠在說什麼,他還是頭一次聽到“玄鋼“這個名詞呢!

林羽眉頭微微一蹙,也冇再多問百人屠,急忙轉過頭,衝何瑾祺急切問道,“瑾祺,你這玄鋼匕首是從哪裡來的?!“

這玄鋼匕首本身就不屬於凡物,擁有它的人自然也身份不凡,而且這刀柄上的錦繩也極為特殊,所以林羽自然好奇甚至有些擔憂,這把匕首怎麼會落到何瑾祺的身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