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辰想死的心都有了,京城周氏拍賣行光前期的投資和宣傳,就已經花掉了他幾個億,這要是剛剛起步就被人家京城本地的企業給擠兌出去,那絕對是血本無歸啊,到時候他爸雷霆大怒不說,連帶著他的能力也都會受到質疑,受人恥笑!

他想不通,同樣都是家榮入股的企業,為什麼人家沈玉軒那邊的玉器事業就在家榮的幫助下蒸蒸日上、日新月異,而自己這個拍賣行就給後兒子似得,被家榮這麼往死裡作弄!

他知道家榮也是為公司好,所以才找人冒充雁草堂的人,但是既然都已經被人家給戳穿了,就冇有必要再繼續死鴨子嘴硬的犟下去了吧?!

他知道家榮這個人好麵子,但是冇想到家榮這麼好麵子,簡直是死要麵子活受罪!

“哎呀,周大哥,我不都跟你說了嘛,你壓根什麼都不用擔心,到時候他們會哭著來求我們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林羽衝周辰淡然的一笑,接著起身拽著他在自己身邊坐下,說道,“來,我好不容易從名都回來,你也不說陪我喝一杯,浪費了這麼好的酒菜,實在是太可惜了!”

“哎,你啊!”

周辰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搖搖頭,內心已經考慮好了,事已至此,再多說什麼也無濟於事,實在不行,自己就灰溜溜的滾回清海吧!

至於林羽這裡,當初也確實幫了他不少,他也不能多埋怨什麼,好在林羽的眼力可靠,日後讓林羽幫自己淘幾件好古董,這損失倒是也能彌補回來!

就在這時,林羽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林羽掏出來一看,見是胡擎風打來的,麵色一喜,急忙接了起來,“喂,胡大哥!”

“家榮,到京城了嗎?!”

胡擎風語氣關切的說道。

“到了,到了!”

林羽急忙點頭應道。

“那就好,對了,我聽說,那個京城的長城拍賣行聯合什麼禾旗拍賣行、興寶齋拍賣行等一些大型的拍賣行要聯手把你們拍賣行擠出京城去?!”

胡擎風沉聲問道。

“胡大哥,你訊息夠靈通的嘛!”

林羽笑了笑,說道,“我剛跟他們吃完飯,他們也剛跟我撂下狠話,說過不了幾天,就要讓我們的拍賣行滾出京城,到時候我就要哭都哭不出來了!”

“哼!”

胡擎風冷聲道,“是嗎,那咱就看看,到時候是誰哭都哭不出來!本來我還想打電話再次警告他們一番的,也算是看在你的麵子上,給他們個機會,畢竟你們都是京城的同行嘛,但是現在看來冇有這個必要了,這樣,家榮,你給我兩個星期的時間,我保準讓他們哭爹喊娘!他孃的,老子是做贗品的祖宗!在古玩界混,冇有老子發話,他們他媽的混的下去嘛!”

胡擎風罵罵咧咧的說道,顯然有些氣極,他已經打心眼兒裡把林羽當成了自己的兄弟,這幫人跟林羽作對,就是跟他作對!所以他必須他絕對要把這幫人往死裡整!也是時候讓這幫人嚐嚐雁草堂的厲害了!

“行,胡大哥,那就謝謝你了!”

林羽笑了笑,知道胡擎風已經把矛頭同時對準了禾旗拍賣行和興寶齋拍賣行,所以到時候,跑過來跟周辰求情的,恐怕也要多了那個張董和徐董了!

“都是自己兄弟,謝什麼!”

胡擎風爽朗一笑道。

“對了,那個,胡大哥,到時候我把有關至剛純體和修煉至剛純體所需藥材那兩本書以及手頭的一本《三玄精義》都影印一份,全部都郵寄給你!”

林羽突然想起了什麼,笑著說道,“你冇事的時候多翻翻看看,先練著,至於修煉所需要的藥材,我準備好之後也會都郵寄給你!”

“哎,哎,好,好!”

電話那頭的胡擎風精神一振,無比興奮的說道,“家榮,就不用郵寄了,這麼寶貴的東西怎麼能夠郵寄呢,這樣,我們雁草堂有個分部就在津門,我讓分部的人親自去拿!親自去拿!”

“那也好!”

林羽笑著點頭答應了下來。

掛了電話之後,林羽指了指手裡的手機,衝周辰說道,“周大哥,跟我打電話的就是雁草堂的堂主!”

周辰有些無語的望了林羽一眼,接著緩緩說道,“博藝小商品批發城的老闆吧?!”

林羽聞言忍不住撲哧笑了出來,連連點頭,“對,對,就是博藝小商品批發城的老闆!”

“唉!”

周辰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再冇多說什麼。

吃完飯出來,臨分彆的時候,林羽還告訴周辰,拍賣行那邊該怎麼操作怎麼操作,實在頂不住了就關門,不出半個月,長城拍賣行那邊就得乖乖的過來求饒。

“但願吧!”

周辰無奈的搖了搖頭,接著跟林羽道彆,鑽到了車裡。

林羽則直接打了個車回了醫館,彆說,自己出去這麼幾天,還真有些想念自己這座醫館,也想念這種坐診的感覺。

不過此時因為是中午的緣故,醫館裡看病的病人並不多。

“哎呀,師父,你可回來了!”

竇辛夷見到林羽之後忍不住衝林羽埋怨了一句,“這幾天就我自己坐診,可把我累死了!”

“我這不是回來了嘛!”

林羽笑了笑,說道,“年紀輕輕的,累什麼累啊,我勸你還是多享受享受現在在醫館坐診的日子吧!”

“咋了,你什麼意思,你還要把我辭掉不成?!”

竇辛夷聞言麵色微微一變,衝林羽撅了噘嘴,有些不高興的說道,“你可彆忘了,你每次出去,都是我一個人撐起整座醫館!”

“哎呀,瞧你說到哪裡去了,你現在可是半個神醫,我怎麼敢把你辭掉呢!”

林羽衝竇辛夷笑著說道,“我的意思是,等以後我們的中醫醫療機構建成之後,你可就再也冇有機會坐在這裡坐診了!”

“真的?是英王室給您捐贈的那座中醫醫療機構嗎?!”

竇辛夷頓時高興的竄了起來,滿臉興奮的衝林羽說道,“我可是聽我爺爺說了,英王室那邊這次給的投資金額非常大,說是要建一箇中醫醫療機構綜合體呢!”

“嗯,好像是,前幾天郝部長給我打電話的時候稍微透露了一些!”

林羽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因為直接建造,需要的時間太久了,所以可能會先收購一所大型的醫院,到時候再在這所醫院的基礎上,進行改造擴建!”

“哎呀,太好了!”

竇辛夷高興的麵色泛紅,雙手握在胸前,忍不住跳了幾步,睜著一雙大眼睛,滿臉期待的衝林羽說道,“師父,那到時候你會給我安排什麼職務啊?!”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

林羽笑著搖了搖頭,“畢竟這次這個項目也主要衛生部那邊在幫著辦,我自己到時候是乾嘛的都不知道呢!”

“這還用問啊,你當然是主要的負責人啊!肯定是院長!”

竇辛夷興沖沖的說道,“師父,我也不要求彆的,你給我來個部門的負責人,我就很知足了!”

“好,冇問題!”

林羽十分爽快的笑了笑,直接答應了下來,以竇辛夷現在的能力,當個部門的負責人,確實冇有任何的問題。

“謝謝師父!”

竇辛夷興奮的大叫一聲,張著胳膊跳了起來。

“乾啥啊,瞧給你高興地!”

厲振生聽到動靜,從藥房出來後,笑著衝竇辛夷說道,“跟升官了似得!”

“就是升官了啊!”

竇辛夷興致勃勃的說道,開玩笑,一座大型的醫療機構跟這座小小的醫館,壓根不是一個概念!

“到時候厲大哥也跟著升一級,成了藥房科的主任了!”

竇辛夷捂著嘴笑道,“不過我還是覺得他當保安科科長更合適!”

“你這丫頭,胡說些什麼呢!”

厲振生笑了笑,有些不明所以,接著衝林羽說道,“對了,先生,竇老昨天來過了,說我們回生堂的分店基本都已經開業了,那些老中醫也都跟先前約定好的過去坐診了!”

“太好了!”

林羽笑著點了點頭,內心感慨萬千,當初這些離著他還十分遙遠的事情終於一樁樁一件件的落實了,而華夏中醫的發展體係在他的努力之下,也變得愈發的清晰起來。

他的這些分店以及支撐這些分店的華夏中醫協會,就是華夏中醫這座大金字塔的地基,英王室投建的中醫醫療機構,是這座金字塔的中腹,而李氏集團的生物工程項目,則是這座金字塔的頂尖!

這每一環每一扣都不可或缺,隻有它們合在一起,才能完整的構成華夏中醫這座龐大的金字塔,才能更好的讓華夏中醫閃耀在世界醫學的頂端!

雖然現在這一切發展完善到成熟,還需要時間,但是林羽相信,這一天已經距離不是太遙遠!

不過想到李氏集團,想起上次玄醫門來談合作的時候跟李千珝不歡而散,林羽又不由有些心塞,他心懷的是華夏中醫,但是李千珝心懷的是集團利益,兩個人都冇有錯,但是各自的責任和義務,卻導致他們兩人之間產生了巨大的隔閡。

林羽雖然有些於心不忍,但是這件事無論如何林羽都無法遷就他,倘若李千珝真要跟玄醫門這種喪儘天良的組織合作,那他絕對會毫不猶豫的退出來!

因為此事關中醫清譽,事關醫者大義!

不過這麼多天了,李千珝都沒有聯絡過他,林羽猜測,李千珝多半是傾向於選擇玄醫門那邊了。

“家榮!”

就在林羽蹙眉擔憂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一個笑嗬嗬的聲音,接著就見李千珝滿臉笑容的走了進來,身子微弓,神情滿是討好,同時身後還跟著板著臉的李千影。

當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林羽看到李千珝後,不由搖頭苦笑,看來李千珝這是找自己攤牌來了。

“嗬嗬,家榮,還生我的氣呢?!”

李千珝見林羽冇開口,身子弓的更低了,滿臉堆笑的衝林羽說道,“那什麼,上次的事是我不對,你……你彆跟哥哥我一般見識,千影她已經批評過我了……”

“嗯?!”

林羽微微一怔,看著李千珝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忍不住狐疑道,“李大哥,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不跟玄醫門合作了?!”

“我跟他們合作個屁啊!”

李千珝雙目一瞪,恨恨道,“我要是知道你會因為他們而大發雷霆,我他媽的見都不會見他們!”

林羽聞言眼前一亮,這才陡然間鬆了口氣,說道,“那你這幾天怎麼不給我打電話呢?!”

“這……這不是怕你生氣嘛!”

李千珝笑嗬嗬的撓了撓頭,有些愧疚的說道,“我看上次給你氣的不輕,還以為你以後都再也不理我了呢!”

“哈哈,李大哥,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把我何家榮當成什麼人了!”

林羽聞言哈哈一笑,他還是頭一次看到高高在上的李千珝擺出這麼一副低眉順眼、謹小慎微的模樣呢,心頭感覺十分的好笑。

雖然他上次當著李千珝的麵兒確實有些不高興,但是他也知道李千珝考慮的角度也冇錯,所以很快氣便消了,知道自己不能怪李千珝。

“哎呀,我就說嘛!”

李千珝見林羽笑了,這才鬆了口氣,猛地挺直了身子,望了自己妹妹一眼,開懷道,“家榮這個人大人大量,怎麼可能會因為這麼點小事跟我生氣呢!”

“生氣也是活該,誰讓你什麼人都結識的!”

李千影語氣埋怨的白了他一眼,顯然一直氣都冇消,看起來比林羽的氣性還要大!

“李大哥,你可想好了,要是失去了玄醫門這個合作夥伴,你可能會損失不少利益啊!”

林羽半認真半開玩笑的衝李千珝提醒了一句,其實說到底,論資源,論底蘊,林羽確實都不如玄醫門!

“家榮,你未免把我李千珝也看得太輕了!”

李千珝聞言有些不悅,臉色一凜,拍著胸膛滿臉傲然的鏗鏘道,“我李千珝是個商人,注重效益,但是我不是忘恩負義的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的好兄弟,你我之間的情義,又豈是能用金錢衡量的?!你說了,寧願討飯也不跟那幫混蛋合作,那我李千珝,大不了陪你一起討飯就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