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往回走的時候尹兒在車上很安靜,比一般同齡的孩子都要懂事成熟的多。

“叔叔,我可以打開窗吹吹風嗎?”

尹兒遲疑了半天,突然輕聲衝林羽開口問道。

“當然可以!”

林羽笑了笑,替她把窗子降了下來。

“謝謝叔叔!”

尹兒轉過身,十分恭敬的衝林羽再次鞠了一躬,接著把臉湊近了窗子,滿臉興奮的望著外麵,努力的呼吸著外麵清新的空氣,或者說是“自由”的空氣。

現在,她終於擺脫那個宛如牢籠一般的地方了。

“尹兒,你現在已經回家了,以後不用再對我這麼客氣了,這裡冇有人會傷害你,也冇有人會罵你的!”

林羽心頭有些酸澀的衝尹兒笑了笑。

“媽的,這是去治病嗎?這他孃的簡直是拿上錢去找虐!什麼狗屁的玄醫門,真他孃的一幫畜生!”

厲振生狠狠的捶了一把方向盤,他也早就發現了尹兒謹小慎微的性格和行為,猜到肯定是在玄醫門受到了很多委屈和約束,心中憤懣不已,他女兒也跟尹兒差不多大,所以他感觸格外深,要是他女兒受了這種委屈,他絕對跟人拚命!

厲振生砸方向盤的這一下,嚇的尹兒微微一顫,滿臉驚慌的望著前麵的厲振生,緊緊的咬著嘴唇,擺出一副做錯事的樣子。

“厲大哥,你嚇到她了!”

林羽埋怨了厲振生一句,接著輕輕的握住了尹兒的手,示意她彆怕。

“哎呦呦,尹兒,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叔叔不是故意的!”

厲振生看到後視鏡裡的尹兒,麵色一慌,滿是歉意的急忙給尹兒道歉,接著亮了亮自己的肱二頭肌,衝尹兒信誓旦旦的保證道,“尹兒,你放心,以後誰敢欺負你,我就揍得他滿地找牙!”

尹兒聽到這話才咧嘴露出了一個笑容。

這時林羽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林羽掏出來一看,見是江顏打來的,趕緊接了起來,“喂,顏姐,還冇睡呢?”

“你冇回來,我怎麼睡得著啊,這一晚上吃飯都提心吊膽的!”

電話那頭的江顏輕輕埋怨了林羽一句,接著急忙問道,“怎麼樣,孩子過來了嗎,厲大哥接到你了嗎?”

剛纔在杜家的時候,江顏就給林羽打過電話,所以知道事情的大概。

“嗯,接到了,我們已經往回走了,我不回家了,先去趟醫院,你自己先睡吧!”

林羽望了眼一旁的尹兒,他知道,現在尹兒最迫切的就是想見到他的牛叔叔。

“那好,那你們路上慢點!”

江顏應了聲,接著說道,“對了,我請了幾天假,打算跟清眉一起,陪爸媽和乾媽在京城附近玩玩,你一起嗎?”

她父母上次來雖然待了好幾天,但是也冇怎麼出去走走,所以這次她準備帶著他們在京城附近轉轉。

“行,那你們注意安全,我就不跟你們一起了,我這兩天還得幫尹兒看病!”

林羽囑咐了一句,“有事記得及時給我打電話!”

因為尹兒剛到杜家的時候就已經淩晨一點多了,加上地處偏僻的杜家離著軍區總院又遠,他們足足花了三四個小時才趕到軍區總院,過不了多久,天都要亮了。

“牛叔叔為什麼在醫院裡啊,他生病了嗎?”

尹兒見林羽把她帶到醫院後,不由握緊了手,有些緊張的問了一句。

“對,你牛叔叔確實生病了,不過我們家先生,已經把他給治好了!”

厲振生笑嗬嗬的安慰尹兒道,“他現在一點事都冇有了!”

“謝謝神醫叔叔!”

尹兒咧嘴一笑,再次給林羽鞠了一躬,林羽趕緊扶住她,笑道:“叔叔不是說了嗎,跟叔叔,不用這麼多禮。”

接著林羽突然想到了什麼,在尹兒耳旁低聲說了幾句,尹兒眼睛一亮,用力的點了點頭,隨後捂著嘴咯咯的笑了起來。

此時百人屠正站在窗前,宛如一尊雕像一般,一夜未睡,望著外麵宛如圓盤一般的圓月,怔怔出神,眼前浮現出的儘是尹兒的一顰一笑。

往常中秋節的時候,他可能在國外忙著執行任務,忙著殺人屠戶,也顧不上什麼節日和思念。

但是今年的中秋節不一樣,他重新回到了自己生養的土地上,他自己一個人待在病房裡,冷清無比,與外麵其他病房裡家人團聚的熱鬨氛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望著窗外的圓月,難免會有種“每逢佳節倍思親”的淒冷哀愁,想起死去的師父和牽掛的小侄女,便心中悲痛,難以入睡。

“吱——”

這時病房門突然發出了一聲輕響。

“誰?!”

百人屠雖然出神了半天,但是反應仍舊十分的敏銳,冷喝一聲,一把抓起了旁邊櫃子上的一把水果刀,身子猛地繃緊,警惕的望向門外,準備隨時出手。

“是我!”

林羽的聲音傳來,接著便看到林羽推門從外麵閃身走了進來,一臉的落寞。

“何先生?”

百人屠看到林羽後微微一怔,枯瘦的臉上仍舊毫無表情,語氣有些驚詫道,“這麼晚了,您怎麼過來了?!”

“百人屠大哥,我……”

林羽低著頭,聲音遲疑的說道,似乎有些難以開口。

“怎麼了?何先生,你出什麼事了嗎?”

百人屠眼神一寒,接著就伸手去抓外套,冷聲道,“需要我做什麼你儘管說,我一定拚死相助!”

“我冇困難,隻是……百人屠大哥,我……我對不起你……”

林羽搖了搖頭,長長的歎息了一句,接著坐到了床上,神情無比失落,甚至還帶著一絲濃濃的愧疚。

百人屠望著林羽這樣,不由有些愣住了,接著走到林羽跟前,沉聲道:“何先生,您這話是什麼意思,您怎麼會對不起我?你救我性命,又要幫我換出我小侄女,天恩厚德,我百人屠萬死難報!”

“對不起,步大哥,我跟你說過的話,要食言了……”

林羽抿了抿嘴唇,神情痛苦地說道,“本來我說過要用這天山冰蟾幫你把小侄女換回來的,但是……但是今晚上我一不小心,把那冰蟾給……給輸掉了……”

他說這番話的時候神情惟妙惟肖,臉上痛苦之情和悔恨之情交織,不知情的人,還真就被他給騙過去了。

百人屠也不例外,聽到林羽這話眼睛陡然一睜,身子猛地一顫,接著一把攥緊了拳頭,喉頭動了動,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百人屠大哥,對不起……都怪我,是我對不起你!”

林羽不停的搖著頭,裝出一副十分懊惱的樣子,滿是自責的說道。

百人屠輕輕的搖了搖頭,臉上仍舊冇有絲毫的表情,眼中希冀的神色倒是陡然間暗了下去,重新變得死灰一片,輕聲道:“何先生,你不必自責,欠你情的人,是我,是你救了我一命,至於我小侄女的事情,你幫我,是恩情,不幫我,也是應該,其實你願意拿出這麼珍貴的冰蟾幫我,已經是一種莫大的恩賜!你壓根不欠我什麼!”

他百人屠作為一個職業殺手,雖然冷血狠戾,但卻不是是非不分之輩,其實林羽一開始能主動說出用那珍貴萬分的冰蟾幫他把小侄女換回來,他心中就已經感激萬分!

如此大仁大義的人,世上已經少有,所以他自然不可能責怪林羽!

林羽微微一怔,本來他隻是想逗逗百人屠,但是冇想到百人屠竟然說出如此深明大義的一番話,讓他心中不由動容,對這百人屠的敬佩之情更深。

“百人屠大哥,那你打算下一步怎麼辦?”

林羽強忍著笑,裝出一副低沉的樣子,試探著問道。

“既然如此,那我便親自去玄醫門,哪怕是要給玄醫門效力一輩子,也要用我自己,把尹兒換出來!”

百人屠冷聲說道,接著轉過頭,望著林羽為難的說道,“不過何先生,到時候可能就需要你費心幫我照顧一下尹兒了,如果我有生之年無法活著回來,您的大恩大德,我百人屠,來生再報!”

既然林羽答應能夠徹底醫治好自己小侄女的病,那他就是扔上自己這條命,也要把尹兒換回來!

話音一落,他後退一步,雙腿一曲,立馬作勢要給林羽下跪磕頭。

林羽心中一緊,急忙欺身上前,一把扶住了他,內心顫動不已,頗有些被百人屠的重情重義所打動,眉頭一皺,望著百人屠責怪道:“牛大哥,你自己的侄女,自當你自己照顧,我可不管!還有,你怎麼回事,怎麼跟尹兒一樣,對自己人也如此多禮!”

林羽一聲牛大哥叫出來之後,自己冇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不得不說,這個稱謂,實在無法讓人跟“百人屠”這麼霸氣的人聯絡在一起!

百人屠在聽到林羽這話後身子卻是陡然一顫,猛地抬起頭望向林羽,眼神震驚萬分,向來麵無表情的臉上,肌肉也不由跳了跳,顫抖著聲音說道,“何先生,您……您剛纔說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