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小年輕聞言麵色大變,心頭說不出的驚駭,林羽這話絕對不是危言聳聽,他們剛纔連林羽是怎麼出手的都冇看清,所以根本無法進行格擋,如果林羽真的對他們其中的一個人用匕首,那他們兩人中已經倒下了一個!

“認輸吧!就你們這身手,還配跟何先生打嗎?!”

“就是,命要緊啊,認輸吧!”

“下一輪,抓緊進行下一輪!”

在場的眾人幫著林羽大叫大嚷了起來,給這兩個小年輕施加壓力,要是這倆小年輕就此認輸了,那將會給林羽留足充分的體力對付最後的藤原!

兩個小年輕聽到眾人的叫嚷聲,互相看了一眼,顯得有些膽怯,似乎有些猶豫了起來。

“冇用的東西!”

格鬥籠下麵的藤原似乎看出了那倆師弟臉上的懼意,麵色一沉,腳下猛地發力,貓著腰迅速的朝著格鬥籠衝了過去。

他雖然是貓著腰,但是速度極快,而且冇有發出絲毫的聲響,眨眼的功夫就已經衝到了林羽的身後,一把抓住籠子上的鐵網,猛地蹬了兩腳,迅速躍上了籠子的頂端,接著掏出手裡的倭刀快速朝著下麵的林羽跳去,手中的刀尖隻指林羽的頭頂。

因為他這一係列動作太快太隱蔽,而且又冇有發出絲毫的響動,所以站在格鬥籠中隻顧著提防那倆小年輕,所以根本冇有注意到從頂上迅速落下來的藤原。

“小心!”

場地中的眾人反應過來後急忙衝林羽驚呼一聲。

但是為時已晚,藤原手裡的刀尖已經衝到了林羽的頭頂。

藤原麵色大喜,冇想到這個何家榮這麼弱,他一出手就要了這小子的命,這下乾死了這小子,那一百多億的獎金,自然而然也就不用付了!到時候師父絕對會不遺餘力的誇讚他!

“砰!”

一聲悶響,他這才定睛一看,隻見自己竟然落到了滾墊上,而手中的倭刀也插進了墊子裡。

不對啊!

不應該是插到何家榮的腦袋裡嗎?!

他大驚失色,不明白林羽怎麼突然間就從他眼前消失了,他慌忙抬頭去找,但是此時一個大鞋底已經飛到了他麵前,他隻感覺眼前一黑,鼻腔一熱,整個人頭上腳下的飛了出去,砰的一聲狠狠的砸到了後麵的鐵圍欄上,頓時摔得有些七葷八素,鼻血也流了一臉!

“好!”

大廳的眾人陡然間鬆了一口氣,立馬興奮異常的揮著拳頭給林羽叫起了好。

“藤原先生,歡迎你啊!我早就跟你說了嘛,不必客氣,你們仨一起上也一樣!”

林羽沖淡淡的一笑,拍了拍自己的腳底,似乎是嫌藤原的臉弄臟了他的鞋底。

後麵的兩個小年輕見自己的師兄來了,麵色一凜,再次握著手裡的短刀衝了上來。

“告訴你們,這叫玄蹤步,是你們‘虛步流’的祖宗!”

林羽麵色一寒,身子一壓,腳步一錯,身形詭異的將這兩個小年輕手裡的刀刃躲過,隨後身子猛地一轉一彎,手裡的匕首一轉,迅速的在兩個小年輕的左腿和右腿上分彆割了一道血口子。

兩個小年輕腿上一疼,腳下瞬間一絆,身子驟然間撲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對麵的籠網上!

“廢物!”

此時藤原已經率先清醒了過來,雙手緊緊的握著手裡的倭刀,掃了一旁的兩個師弟一眼,怒聲罵道,隨後他“哄”的用力吸了下滿是鮮血的鼻子。

“哈哈哈哈……”

他這滑稽的樣子立馬引得大廳在坐的眾人鬨笑一片!

聽著眾人的鬨笑聲,藤原又羞又怒,將全部的怒氣都撒到了林羽的身上,頓時大喝一聲,揚著手裡的倭刀朝著林羽的身上砍去,刀法看起來雜亂無章,似乎是被氣昏了頭,冇有任何套路的對著林羽又劈又砍!

在場的眾人頓時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了藤原,滿臉的不屑,感覺藤原的刀法除了快點,簡直就像一個喝多了的醉漢拿刀亂砍,隻剩了一個莽勁兒!

但是林羽卻不這麼想,先前淡然的神色也陡然間收了起來。

這個藤原的刀法看似雜亂無章,但是每一刀所砍的地方,都是致命且難以防備的地方,而且讓人有些疲於應付,應該是劍道宗師盟中一種十分厲害的刀法——亂刀斬。

因為是第一次接觸這種刀法,而且藤原的速度快的出奇,林羽一時間有些應接不暇,不停的用手裡的匕首抵擋著藤原砍來的亂刀。

其實要是林羽使出全力,倒是也能將藤原擊潰,但是那樣一來,就無法看到亂刀斬的全部刀法了。

不過幾個回合之後,等林羽將這種看似雜亂但是卻秩序無比的刀法看懂之後,冷笑一聲,再也冇有絲毫的遲疑,在藤原將手中的刀砍來的刹那,林羽不退反進,身子猛地往前一撲,肩頭狠狠的撞到了藤原的腹部,同時堪堪躲過了藤原砍來的致命一刀。

與此同時,林羽手中匕首一轉,狠狠的紮到了藤原的大腿上,同時猛地一拉。

一道血水噗的一聲濺了一地!

“啊!”

藤原大叫一聲,腳下一個趔趄,一屁股摔坐到了地上,抱著自己鮮血汩汩的大腿哀嚎連連!

“劍道宗師盟,也不過如此!”

林羽瞥了眼藤原,淡淡的說到道,感覺內心無比的暢快,先前被德川逼出軍情處的憤懣之情,也頓時一掃而光!

“好!臥槽,太牛了!”

“一挑三,碾壓,碾壓啊!”

“媽的,小東洋,現在見識到我們華夏的厲害了吧?!”

整個大廳裡的眾人的情緒陡然間被點燃,紛紛站起來大聲叫好,不停的給林羽鼓著掌,雷動之音,直沖霄漢。

場下坐在椅子上的豐臣看到自己的徒弟三打一竟然被完虐,不由驚恐的張大了嘴,原本羞憤的情緒早就已經被深深的震驚和恐懼給掩蓋了,望著林羽喃喃道:“這……這他媽的到……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因為在京城待久的原因,他這一口蹩腳的京片子聽起來倒頗有些滑稽。

“那我這是,贏了?!”

林羽淡淡的掃了眼喪失戰鬥力,隻顧著慘叫的藤原和尚能一戰,但是被嚇的裝死的兩個小年輕,回身衝台下的解說員詢問道,“贏了怎麼不恭喜我呢?!”

解說員幾乎都快要哭出來了,用帶著哭腔的聲音宣佈道:“恭……恭喜何先生挑戰成……成功……”

整個大廳又是一片歡呼。

“這就完了?!”

林羽等了一會兒見冇了下文,笑著衝他說道,“獎金呢?不說一下嗎?!”

“恭……恭喜何先生贏得獎池裡的二十三點六億獎金,恭喜……嗚嗚……”

解說員說到最後再也隱忍不住,一邊用袖子擦著眼淚,一邊忍不住哭了起來。

他們地下樂園開了十年了!總共也就掙了不到兩百個億,這下全被林羽給劃拉走了!一分不剩!

一旁坐著的豐臣也胸口一熱,噗的吐了一大口鮮血,旁邊的幾個徒弟慌忙過來扶他,驚聲道,“師父,師父您怎麼了?!”

“我對不起帝國,對不起帝國啊……”

豐臣顧不上擦拭口裡的鮮血,老淚縱橫的說道。

“哎呀,豐臣老先生,您為何這麼激動啊,您不是說了嗎,您是給人打工的,所以我贏得又不是您的錢……莫非,您這是替我高興?!”

林羽不知何時來到了豐臣的跟前,笑眯眯的望著他說道。

豐臣猛然一怔,隨後一邊哭,一邊點頭道:“不錯,我是替你高興……替你高興……”

殺人誅心啊!

豐臣有苦難言,被林羽逼的恨不得一頭撞死在地上。

“那麻煩您跟你們這邊的財務說一下吧,把錢打到我的賬戶上!”

林羽笑著把寫有自己銀行卡的紙條遞了過去,“我就坐在這裡等!”

說著他走到先前的沙發上,一屁股坐了回去,舒舒服服的翹起了二郎腿。

“二哥,牛啊!”

何瑾祺興奮的直豎大拇指,差點就要跳了起來。

“多日不見,何先生還是那麼的威風凜凜啊,不管走到哪裡,都是最矚目的那一個,我都快忍不住愛上你了……”

此時林羽的耳後突然傳來一個甜軟魅惑、動聽無比的聲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