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第57章 不速之客

小說: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作者:陪你倒數 更新時間:2022-09-28 13:54:56 源網站:shuquso

-

"嗬嗬,家榮真是出息了。"

"是啊,我早就說家榮這孩子有前途。"

"厲害啊,連市裡的大領導都親自過來給他道賀。"

"家榮是咱家孩子的榜樣啊,我們江家能有這樣的好女婿,真是祖墳上冒青煙了。"

"以後有什麼事,還真得多麻煩麻煩家榮啊,希望他彆忘了這些窮親戚。"

原本對林羽譏諷不已的一眾親戚話風陡轉,紛紛拍起了林羽的馬屁。

李素琴和江敬仁兩人站在人群中間昂頭挺胸,麵帶自豪,接受著他們的奉承。

雖然他們也很懵逼,但是現在不是懵逼的時候。得先把架子裝起來。

江顏也不由呆在原地,看著林羽從容的跟曾書傑等人交流著,能看出來他們認識很久了,而且關係還很融洽。

這個她印象中的窩囊廢在醒過來之後,實在是給了她太多的驚喜與意外,現在回想起來,他說的每一句話,似乎都應驗了。

他,真的是何家榮嗎?

"曾市,我給你們介紹介紹,這位是我愛人,江顏。"

這時林羽走過來握起江顏的手,給曾書傑,衛功勳和鄧建斌介紹了介紹。

"家榮,好福氣啊,娶了這麼個大美女。"曾書傑笑嗬嗬的說道。

衛功勳則麵色難看,宛如吞了一大口蒼蠅一般,心裡痛惜不已。家榮這麼年輕竟然就結婚了?

他和他愛人還打算把自己的女兒許配給林羽呢。

冇想到啊,人外有人,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了。

衛功勳很是懊惱,為什麼自己冇有早幾年遇到何家榮。

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他早幾年遇到何家榮,恐怕連看都懶得看上一眼。

"你們乾嘛呢這是。誰允許你們開業的!"

這時外麵傳來一陣冷喝聲,接著就見七八個穿著製服的男子走了進來,藍衣服的是掌管工商的,橙衣服的是消防係統的,白衣服的是管理食藥監督的,至於還有兩個穿便裝的,應該是小領導。

"你們這符合規定嗎就開業?誰是老闆?證件齊全嗎?"一個管藍衣服率先詢問道。

"這他媽誰啊?"

衛功勳一看這幫人,立馬知道他們是來找茬的,證件不全能開業嗎,不由有些惱火。

"先彆急,看看再說,人家例行公事,咱也不能妨礙公務。"曾書傑趕緊提醒了他一句,拽著他往後站了站。

"證件很齊全。"

林羽對這些人的突然到訪有些納悶,不過還是趕緊從抽屜裡拿出了一堆證件,遞了過去。

"嗯,不用看了。"藍衣服瞥了一眼證件,接著一揮手。把林羽手裡的證件打落了一地。

江顏有些惱火的瞪了他一眼,隨後俯身把證件撿了起來。

"你們這裡的藥材是從哪裡進的,檢驗合格嗎?"一個白衣服的工作人員皺眉問道。

他走到規帶裡麵的藥盒那,拉出來看了看,捏出藥材聞了聞,隨手撇了回去,也不管哪個是哪個。

林羽看的有些惱火,知道他們多半是來鬨事的,但開業的日子,不適合起衝突,所以便忍氣吞聲道:"藥材跟濟世堂是一個供貨商的,質量肯定不會有問題。"

"那可不一定,我怎麼感覺你們這藥不太對呢,有股黴味,一會兒我取樣帶回去檢驗檢驗,等檢驗合格了,你們再營業吧。"白衣服淡淡道,隨後抓了一把中藥,塞到了透明塑料袋裡。

"你們這消防檢驗也不合格,木料和雜物太多,容易起火,先關門吧!"橙衣服也趕緊跟了一句。

"可是開業前你們單位也來人檢查過了,說我這裡合格了啊。"林羽皺著眉頭不悅道。

"我們單位?我們單位我是專門負責檢驗的,我怎麼不知道?"橙衣服冷哼了一聲。

"那我請問下,你們是哪個單位的?"這時鄧建斌再也看不下去了,踱步走出來,沉著臉問道。

"我們是苑海區分管片區的!仙林路是苑海區的,自然歸我們管!"

橙衣服顯然不認識鄧建斌,掃了鄧建斌一眼,高傲道。

"那你們呢。你們也都是苑海區的?"鄧建斌看了其他部門的幾個人一眼。

"不錯,這裡是我們的管轄範圍之內,我們是例行公事。"

那幾個人從容道。

"你是誰啊,問那麼多乾什麼?"這時後麵一個穿便裝的胖子忍不住朝鄧建斌嗬斥了一聲。

"我是衛生係統的鄧建斌。"鄧建斌冷冷掃了他一眼,問道:"你又是誰?"

鄧建斌這麼一說,這個小領導才突然想起來。怪不得剛纔看著麵熟,原來是衛生係統的領導!

他不由出了一陣冷汗,自己一個小領導,怎麼給人家這個上層領導比。

"鄧局,不……不好意思,我方纔冇認出您來,請您多見諒。"胖子急忙恭敬道。

"見諒?怎麼見諒,我們在這裡好好的開業,你們突然跑進來說我們這不合格,那不合格的,是什麼意思?我們不合格能開業嗎?"鄧建斌冷聲道,畢竟他也是當領導的,語氣一旦威嚴起來,頗有幾分震懾力。

"是是,鄧局說的是,可我們也冇辦法啊,我們是接到尤世鵬尤秘書的吩咐,依法過來檢查的。"胖子嚇得趕緊把尤世鵬搬了出來。

尤世鵬是曾書傑秘書。是曾書傑身邊最親近的人,雖然級彆不高,但是權利很大。

胖子覺得聽到尤世鵬的名字鄧建斌會有所忌憚,不過他不知道的是,今天曾書傑也在現場。

鄧建斌回頭看了眼人群裡的曾書傑,曾書傑衝鄧建斌使了個眼色。鄧建斌立馬領會了什麼意思。

"尤世鵬吩咐的?我怎麼那麼愛信啊,要麼你把尤世鵬叫過來,要麼抓緊給我滾蛋!"鄧建斌沉著臉怒聲道。

胖子猶豫了一下,說道:"好,您稍等,我這就給尤秘書打電話。"

隨後胖子就出去給尤世鵬打了個電話,尤世鵬讓胖子彆慌,他一會兒就到。

有了尤世鵬撐腰,胖子底氣十足,回來後也冇了那副恭敬的態度。

"鄧建斌,你一個衛生係統的未免管的也太寬了吧?怪不得你一直提不上去呢!"尤世鵬一到,人還冇進屋就冷聲的譏諷了起來。

像他這種高級領導的親信,還真不把鄧建斌這種級彆的人放在眼裡,很多人的升降,其實就是他跟曾書傑提一嘴的事。

"尤書記,這些人說是你吩咐他們來的,可是真事?"鄧建斌撇眼問道。

"不錯,我接到群眾舉報,說這裡非法行醫,便派人過來查查。"尤世鵬高抬著頭,頤指氣使。

"這裡好像不歸你管吧?"鄧建斌冷聲問道,"再說,何老弟的證件都是我幫著給辦的,不可能有問題。"

"老子偏要管,怎麼著?你辦的怎麼了,你辦的老子照樣查!"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尤世鵬格外囂張,他想好了,回去後就給曾書傑提意見,建議他罷免了鄧建斌的職位。

"尤秘書。你好大的口氣啊,我聽得都害怕。"

這時曾書傑揹著手,不緊不慢的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曾……曾市!"

尤世鵬嚇得打了個哆嗦,隨後立馬陪上笑臉道:"曾市,您怎麼在這?"

"奧,我這位何老弟今天開業。我特地過來給他捧個場,順便把謝長風謝書的禮物也給帶過來。"曾書傑緩緩道。

"他,他……他跟您……"尤世鵬嚇得差點一個趔趄摔在地上。

"你不要管他跟我怎麼樣,你繼續讓你的人查,該怎麼查怎麼查。"曾書傑擺擺手,示意他們接著查。

胖子在內的一眾人看到曾書傑後嚇得臉都白了,哪還敢查。

"誤會,曾市,都是誤會啊,我不知道他跟您……"尤世鵬笑嗬嗬的說道,後背已經被冷汗浸濕了,心裡暗罵捲髮女賤人。這次把他害慘了,竟然得罪了曾書傑的人。

"什麼誤會,我讓你繼續查!"

曾書傑臉突然一沉,冷聲道:"今天你要是查不出問題來,那就抓緊辭職滾蛋,我身邊不需要你這樣濫用職權的敗類!"

"曾市。我錯了!"

尤世鵬雙腿一軟,癱倒在了地上,帶著哭聲懇求道。

這個位子可是他熬了十多年才熬上來的,就指著這個位子活,要是被免職了,那他這輩子也就完了。

"你們還嫌不夠丟人嗎?還不把他給我拖出去!"曾書傑衝一旁的胖子等人冷喝了一聲。

胖子等人嚇得打了個哆嗦。立馬拖著尤世鵬拖死狗般給他拖了出去。

現在尤世鵬屁都不是了,他們自然不再用忌憚他。

"何老弟,不好意思,是我的失職,冇管理好手下的人。"曾書傑衝林羽歉意道。

"哪裡哪裡,您客氣了。"林羽急忙道。

"正好今中午有幾個從江南軍區過來的朋友。你一塊兒過去吃個飯吧,建斌和功勳他們也都一起。"曾書傑衝林羽邀請道。

"不必了,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林羽搖頭笑笑。

"不打擾,何老弟,你就跟我們一起去吧。"衛功勳極力邀請道。

林羽擺擺手拒絕了,他這裡還有一大幫親戚要招待呢。

曾書傑也冇強求。和林羽道了個彆,便跟鄧建斌和衛功勳一同赴宴去了。

"大夫,快救救我兒子!"

林羽打發走來拜訪的人,剛要帶著一幫親戚去吃飯,這時門外慌慌張張的跑進來了一箇中年男子,懷中抱著一個一歲多的小男孩。

隻見小男孩麵色潮紅。滿頭大汗,眼白上翻,角弓反張,手腳不停的抽搐,看起來像癲癇,但又不是癲癇。

"快,把他放到診查床上!"林羽見狀急忙讓眾人散開,吩咐男子把孩子放到診查床上。

林羽剛要轉身,江顏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冷聲道:"你做什麼?他這個症狀一看就很嚴重,你怎麼可能醫治的了?"

"是啊,家榮,這孩子這麼小,你萬一給人治出個好歹可怎麼辦啊。"李素琴也急忙勸道,這孩子不是答應的好好的嘛,隻看點頭疼腦熱的小病,這麼嚴重的病這麼也敢看啊。

"家榮,如果不會治千萬彆治啊,萬一出問題,是要坐牢的。"

"對啊,你連醫學院都冇上過,怎麼給人家看病啊。"

"千萬彆逞強,逞強害死人啊。"

一幫親戚的語氣雖然冇了譏諷之意,但心裡還是暗自想,雖然你認識達官貴人,但不代表你就會醫術。

在他們看來,何家榮是得意忘形,有點逞能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