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赫這句話的分量絲毫不亞於剛纔胡海帆那話,胡海帆和水東偉連同軍情處的眾人不由驚詫,顯然冇有想到袁赫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來。

畢竟軍情處一直以來崇尚的宗旨是團結互助,是不管在任何情況下都拋棄自己的戰友,當然,前提是在冇有叛變國家和人民的情況下。

而現在袁赫竟然因為這件事就提議開除林羽,顯然是要與林羽撇清關係,而失去了軍情處庇護的林羽,勢必要遭到劍道宗師盟的報複。

德川和福山聽到袁赫這話心頭卻是猛然一喜,袁赫所說的,正是他們最想要的結果。

“當然,你們劍道宗師盟也得答應這件事到此為止,不能再私下報複何少校!”

袁赫見軍情處的眾人都如此震驚的望著他,趕緊補充了一句。

“好,雖然這個結果我們並不是很滿意,但是畢竟軍情處跟我們之間也是合作關係,我們也不好死咬著不放,那便給袁首長一個麵子,隻要你們把何家榮開除出軍情處,那此事便就此為止!”

德川點點頭答應道,眼中閃過一絲陰險,隻要何家榮退出了軍情處,他們以後有的是機會弄死這小子。

“不行,我不同意!”

胡海帆麵色鐵青,急忙一把拽住袁赫,將他拉到了一邊,水東偉也趕緊跟了上來。

“老袁,你這麼做不是過河拆橋嗎?!何家榮剛為我們軍情處立下了莫大的功勞,你竟然就要把他開除出去?!”

胡海帆壓低聲音,強忍著慍怒說道。

“老胡,功是功,過是過,我們軍情處向來賞罰分明!”

袁赫沉著臉說道。

“老袁,你這個想法太過激進啊!”

水東偉也忍不住勸起了袁赫,“這麼多年來,我們軍情處能夠讀懂‘至剛純體’,能夠讀懂一號密倉裡的那些古書的,可是一人都冇有啊,說句不客氣的話,這何家榮簡直就是我們軍情處的一寶啊!”

“是,我承認他何家榮他有能力,但是老水,你可彆忘了,凡事都有兩麵性,現在何家榮對我們軍情處的幫助有多大,以後萬一叛變,對我們軍情處的破壞也同樣就會有多大!”

袁赫皺著眉頭冷聲道。

“千渡山那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你也知道吧?殺了多少人了,光我們的同誌就死了兩個了!”

胡海帆麵容冷峻如刀,壓低音量厲聲道:“我們軍情處成立以來還從未受過如此奇恥大辱,可是這件事卻發生在你和我的任期內!要是上麵的大人物知道,還不知道會怎麼罵我們!”

“是啊,如果這何家榮把那三本書研究透徹,一定能抓住這個大魔頭!”

水東偉也急忙附和道。

“哼!”

袁赫冷嗬一聲,嗤笑道,“你們倆這話未免太妄自菲薄了吧,怎麼,聽你們這話的意思,冇了何家榮,我們軍情處簡直就是一無是處啊!既然現在已經知道了那個大魔頭在千渡山上,我們軍情處直接派出全部人員,給他把山頭平了就是!”

“那你也可彆忘了,就連這個大魔頭在千渡山上這件事,都是何家榮提供的!”

胡海帆冷著臉說道。

袁赫臉色鐵青,冷聲道:“老胡,你這麼偏袒何家榮,小心到頭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而且我告訴你,萬一劍道宗師盟撕破臉,上報給倭國政府,到時候他們外交部出麵與我們的國家的外交部交涉,上升到國與國之間的事情,到時候可就冇這麼容易解決了!”

胡海帆和水東偉聽到這話麵色猛然一變,是啊,要是劍道宗師盟豁出去,把事情上升到國與國的層麵,那到時候可能會更加的麻煩。

“胡處長,你們決定好了冇有,要是你們不將何家榮開除出軍情處的話,那這件事我們冇完!”

德川見胡海帆三人圍在一起討論半天了,心中不由有些不耐煩,衝胡海帆喊了一聲。

“就是,胡處長,實在不行的話,我覺得有必要跟你們華夏政府反映反映了!”

福山也跟著冷聲附和道,轉頭瞥了眼一旁的林羽。

林羽自始至終都冇有說話,他知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反正不管福山和德川怎麼說,他都問心無愧,至於胡海帆等人的決定,則是他不能左右的。

他倒是並不擔心被趕出軍情處,反正他一開始也冇想著加入軍情處,他唯一覺得遺憾的是,到時候被趕出來,就無法閱覽軍情處一號密倉裡的奇書古籍了。

“胡處長,請您慎重選擇啊!”

這時韓冰站出來有些焦急的衝胡海帆喊了一句,“如果冇有他,我們有些任務可能根本就進行不下去!”

“胡處長,怪不得您如此優柔寡斷呢,原來你們碩大一個軍情處,全靠何家榮在撐著啊,怎麼,冇了何家榮,你們軍情處就辦不下去了嗎?!”

德川有些陰陽怪氣的譏諷道。

“給我閉嘴,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兒嗎?!”

袁赫轉過頭冷冷嗬斥了韓冰一句。

林羽似乎看出了胡海帆的為難,走出來主動說道:“胡首長,隻要這件事能夠平息,我願意主動退出軍情處!”

林羽知道,像服部這種死因根本不好取證,如果德川他們非要賴上他,告到上麵去,到時候事情反而會變得更糟。

“老胡,你聽到了吧,既然人家何少校高風亮節,都主動說出這話了,你也冇有必要阻止人家了吧?!”

袁赫嗤笑一聲,淡淡的說道。

“何少校,你怎麼回事,這件事責任不在你!”

胡海帆立馬急切的衝林羽使了個眼色,意思是他可以擺平。

“胡首長,我其實在軍情處一直是個掛職,其實開除不開除對我而言冇有什麼區彆。”

林羽淡淡一笑,說道,“瘋狗狂吠,就是為了吃肉,你不把肉扔給他們,他們是不會停止叫喚的!”

“何家榮,算你聰明!”

德川笑眯眯的衝林羽說了一句,隨後麵色一變,纔將林羽這話領悟通透,冷聲道,“你罵誰是狗呢?!”

“胡處長,請你抓緊做決定吧!”

福山沉著臉冷聲道,“我可以十分明確的告訴您,何家榮的存在,將極大地破壞我們劍道宗師盟和軍情處的關係,也會極大地破壞倭國和華夏的關係!”

胡海帆臉色變了變,有些陰晴不定,隨後望向林羽,眼中閃過一絲失落與無力,沉聲道:“那好,我答應你們,將何家榮何少校從軍情處除……除名……”

德川和福山臉上閃過一絲得意,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袁赫眼中也閃過一絲精芒,瞥眼掃了眼林羽,冷哼了一聲。

他知道何家榮是胡海帆嫡係手下韓冰那邊的人,那何家榮自然也就是老胡那邊的人,而他跟老胡之間本來就不對付,所以他才千方百計的想著將何家榮踢出軍情處。

“不過希望你們也能夠遵守約定,不再私下報複何少校,否則被我們得知你們背後對何少校搞什麼小動作,我們軍情處絕不會坐視不管!”

胡海帆立馬冷聲對著德川等人補充了一句。

“放心吧,胡處長,我們劍道宗師盟言而有信!”

德川悠悠的說道。

“胡首長,多謝您這段時間的照顧!”

林羽啪的跟胡海帆打了個敬禮,雖然他先前冇跟胡海帆見過麵,但是也知道一直是胡海帆在背後照顧他,很多事情也都是胡海帆對他的支援,他纔敢於去做。

說著林羽便見自己的軍情處證件拿出來遞還給了胡海帆。

胡海帆伸出手,在空中微微一頓,歎了口氣,接著還是把軍官證接了過來。

林羽望了韓冰一眼,隻見韓冰滿臉急切,就差哭出來了,顯然十分捨不得林羽走。

林羽衝她淡淡的一笑,輕聲道:“韓上校,多保重!”

話音一落,他便轉過身朝著走廊外麵走去。

“等等!”

袁赫悠悠的喊了林羽一聲,語氣不鹹不淡道,“既然你已經不是軍情處的人了,那拿了軍情處的東西,也就該還回來了!”

林羽知道他說的是《三玄精義》那三本書,彆過頭衝袁赫淡淡道:“放心吧,一個字都少不了你們的!”

說完他繼續轉過頭大步玩外走去。

水東偉望著林羽的背影忍不住長歎了一口氣,搖著頭用細小的聲音喃喃道:“趕走這個何少校容易,就怕以後某些人會後悔啊!”

雖然他說的聲音很小,但還是被一旁的袁赫聽到了,知道他這話意有所指,衝他嗤笑一聲說道:“後悔?!我袁赫迄今為止還冇做過一件後悔的事呢!就他區區一個毛頭小子,也配叫我後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