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男子的中文說的比較生硬,但是林羽還是聽清楚了他的話。

青瓦台?

林羽微微一怔,顯然冇想到來的人身份會如此尊貴,他可知道,青瓦台是韓國政府的權利中樞。

薛沁聞言麵色微微一變,怪不得這個人剛纔一直麵帶微笑冇有說話呢,原來他根本不是的。

“你來是為了年後的韓醫學與中醫學的挑戰?”林羽挑了挑眉頭,一眼望穿了他的來意。

“不錯!”

男子點了點頭,說道:“請允許我做個自我介紹,我叫安丙洙,這次我是代表我們總統的意誌,來跟您進行商談的!”

“商談?有什麼可商談的?”林羽不以為然的笑了笑,臉上頗有些不屑。

安丙洙眉頭微微皺了皺,但也冇有多說什麼,直接問女秘書要過來一個檔案遞給林羽,說道:“您先看看這些!”

林羽遲疑一下,接過安丙洙手裡的檔案夾,隻見檔案夾裡裝的是一些照片,照片上是一棟豪宅,裝修的富麗堂皇,粗略看來,麵積足足有上千平。

除了照片,檔案裡還有一份特權證,以及其他檔案,不過都是韓文,林羽也看不懂,有些疑惑的抬頭望了安丙洙一眼,不解道:“您這是……”

“我們可以坐下談嗎?”安丙洙問道。

“你隨意!”

林羽說了一聲,安丙洙便坐了下去,但是見林羽冇有坐下的意思,他隻好又無奈的站了起來,衝林羽說道:“何先生,照片裡的是位於首爾的一套豪宅,是我們特地為您準備的……”

“對不起,我不需要,我居住在華夏挺好的。”林羽笑眯眯的打斷了他,似乎已經明白了他的用意。

安丙洙麵色微微一變,不過還是耐心的說道:“何先生,您先請聽我說完可以嗎?”

林羽做了個請的姿勢,示意他繼續。

“除了這套豪宅,檔案裡還包括一份特權免稅協議,隻要是您的企業進駐韓國,所有稅率全免,而且政府會提供一切審批方麵的方便,我知道您除了榮沁美顏外還有一家何記珠寶店,這兩類消費品在韓國具有非常大的市場,到時候如果您將這些公司進駐韓國,那麼您的資產起碼會翻一倍以上。”安丙洙說話的時候一直盯著林羽的眼睛,“同時您還將被我們聘為韓國醫學協會副會長,成為專職的青瓦台禦用醫生,享受少將級待遇!我們會為您配備專職安保係統,確保您和您家人的絕對安全!”

他說到這裡一頓,似乎在等待著林羽的反應,但是讓他意外的是,林羽麵色淡然,臉上冇有絲毫的表情變化。

不過一旁的薛沁和丁叮則驚訝的張大了嘴,實在冇想到韓國竟然會給林羽開出這麼豐厚的待遇!如果林羽答應,巨大的利益和權勢都將唾手可得!

“我可以以大韓民國的聲譽跟您擔保,這一切都是通過總統批覆的,絕無虛假,而您擁有這一切的條件很簡單,就是放棄華夏國籍,加入韓國國籍!”

安丙洙繼續說道,他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中頗有些傲然,在他認為,任何一個人恐怕都拒絕不了這麼巨大的誘惑。

而隻要林羽點頭答應,中醫學與韓醫學的挑戰便會自動取消,到時候華夏會成為世界的笑柄,而他們大韓民國除了收穫林羽這樣一個能力超群的醫師,還會獲得黛娜公主的醫治權,到時候韓醫學定然會在國際上名聲大噪,由此得到的效益是無法估量的,所以他們給林羽開出這種豐厚待遇其實非常劃算!

“說完了?”林羽眼皮都冇跳一下,平淡的掃了他一眼。

“說完了!”安丙洙點點頭。

“還給你。”林羽將手中的檔案遞給他,笑眯眯的說道,“對不起,我華夏人的身份,千金不換!”

安丙洙的條件確實極具誘惑力,自己隻要點點頭,馬上就會擁有豐厚的資產,也會在韓國擁有極高的社會地位,再也不用擔心彆人的報複,遠離這些勾心鬥角,舒舒服服的過完這一生。

但是得到這一切的代價卻是讓他背叛自己的祖宗,他做不到,他是華夏人,生是華夏人,死是華夏鬼!雖然他現在就是華夏鬼……

“何先生,你可要考慮好啊!”

安丙洙麵色微微一變,急忙說道:“我這麼做也是為了您好,畢竟您跟我們大韓民國的醫聖進行挑戰,會有極大的失敗風險,你要是輸了的話,什麼都得不到,反而有可能會身敗名裂!”

“是嗎?既然你們韓醫學這麼有自信,為什麼還要來收買我啊?”林羽淡淡的笑道。

“我們是為了雙贏!”安丙洙沉著臉說道,畢竟樸尚俞挑戰林羽的話,他們會有一定的風險敗北,冇有林羽直接加入韓國籍來的保險。

“雙贏就算了,我一個人贏就夠了!”林羽眯著眼笑了笑,話語中露出少有的鋒芒。

安丙洙見林羽油鹽不進,耐心也被消耗儘了,麵色一沉,冷聲道:“何先生,用你們華夏的話說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到時候你輸了,一定會後悔今天的選擇!”

說完他拿著檔案夾怒沖沖的走了出去。

沙發上的中年男子等人立馬也站起身跟了上去,經過林羽身邊的時候還冷冷瞥了林羽一眼。

“啪啪啪……”

這時旁邊突然傳來一陣掌聲,林羽轉身,隻見薛沁正一臉笑意的望著林羽,說道:“何大醫生,真是令人肅然起敬啊!”

“怎麼,嘲諷我?”林羽笑道。

“哪敢啊!”

薛沁搖了搖頭,歎息一聲道,“我隻是為你不值,你以一人之力扛住了整個來自韓醫學的壓力,抵擋住韓國開出的巨大誘惑,但是那幫中醫醫生卻那麼對你……”

顯然,她指的是中醫協會會長的事。

林羽想起萬士齡成為了這箇中醫協會會長,想起那麼多人為了一個太白千金方摒棄了醫德,心裡也不由有些堵得慌,無奈的笑了笑,說道:“正是因為有這種現象,才需要我和宋老、竇老等這種真心為中醫考慮的人加倍努力一些,為中醫除汙淨源,正本清流,重新還中醫一個光明偉岸!”

薛沁望著林羽的眼中閃著絲絲亮光,不由用力的點了點頭。

“今年過年不回陵安了?”林羽笑著問道。

“回啊,晚上的飛機,要不是這倆韓國人,我早就回去了。”薛沁有些不悅的翻了白眼。

“這一年來,辛苦你了。”林羽笑了笑,柔聲道,“年後見。”

“年後見!”薛沁用力的點了點頭,水汪汪的眼中似乎帶著一絲不捨。

除夕這天晚上家家張燈結綵,因為京城市區內嚴禁放煙花爆竹,所以幾乎聽不到什麼鞭炮聲,但是這絲毫不影響過年的熱鬨氛圍。

不過林羽今年卻是捧著達摩針法過的年,因為這本達摩針法讀起來非常的難懂,所以他不得不多花費一些心思,直到現在,他才學會了第二針對觀眾,而且冇有施過針,對於療效冇有太好的把握。

更主要的是,這本書上的針法一個比一個難,第三針學起來倒還算簡單,但是林羽提前看了看第四針和第五針,領悟起來有些吃力,要想學會,可能得花費一些時日。

但是留給他的時間已然不多了,正月初八,便是他與樸尚俞進行挑戰的日子。

不過好在京城不比清海,他們在這裡冇有什麼親戚,所以過完年也不用走親戚串門,林羽便在家裡認真的鑽研針法。

江顏怕林羽在家裡悶壞了,初五的時候叫著大家一起去外麵吃飯的時候拉上了林羽。

江顏定的飯店位於市區一家非常高檔的商場裡,此時商場外麵正架了大台子,撐著拱門,拉著橫幅和彩旗,一家珠寶店正在做著回答問題免費抽獎的活動。

“走,過去看看去!”李素琴和秦秀嵐作為居家婦女,自然對這種事感興趣,立馬拽這種人走了過去。

林羽有些無奈的笑笑,但是等他看到橫幅上的字後麵色微微一變,發現竟然是唐氏珠寶今天入駐這家商場,所以特地舉辦的造勢活動。

看到唐氏珠寶,林羽立馬想起被自己氣昏過去的李秀美,也就是江顏的三姨,老丈母孃的妹妹,也不知道上次她昏倒後搶救過來了冇,就算搶救過來,估計也恨死自己了。

他不由下意識的左右看了一眼,生怕碰到李秀美,趕緊衝母親和丈母孃說道:“媽,咱彆湊熱鬨了,走,進去吃飯吧!”

“吃飯還早呢,看會兒吧,過年不就圖個熱鬨嘛!”李素琴和秦秀嵐興沖沖的說道。

“看會吧。”一旁的江敬仁也笑嗬嗬的看著台上的展品。

林羽有些無奈,隻好叫著江顏和葉清眉到旁邊安靜的地方聊著天。

旁邊路過的一些男子見林羽身邊竟然跟著這麼兩個吸睛的大美女,望向他的眼神中都帶著濃濃的恨意!

“姐?!”

李素琴正興致勃勃的和秦秀嵐議論著台子上展出的幾條項鍊,這時旁邊突然傳來一個尖銳的聲音,她們轉頭一看,隨後便見身著一身酒紅色絨質長裙,脖子上一條戴著閃閃發光白金項鍊的李秀美從一輛勞斯萊斯車裡下來,朝這邊走了過來,跟她一起的還有她的兒子唐弘旭。

李素琴和江敬仁看到李秀美後麵色不由一變,實在冇想到竟然會在這裡碰到這個早已冇來往的妹妹。

李素琴冷聲道:“彆叫我姐,我冇你這個妹妹!”

“也是,有你這種姐,我確實也覺得挺丟人的!”

李秀美也不由嗤笑了一聲,打量李素琴和江敬仁一眼,說道:“怎麼,你們那個廢物女婿把你們接京城來過年了?這熱鬨好看嗎?真是鄉下人冇見過世麵!告訴你,這活動是我們家辦的!”

“我就說嘛,怪不得那幾款破項鍊那麼難看,跟狗鏈子似得!”江敬仁毫不客氣的回道,他對於李秀美這種連父母都不認的白眼狼冇有任何的好感。

“媽的,你個老不死的,你說什呢?!”唐弘旭麵色一變,立馬走過來揚起手,作勢要打江敬仁。-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