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祖上的記憶中確實記載著一些早已失傳的珍貴藥方,其中便包括萬士齡所說的這個太白千金方。

“是嗎,那太好了!”

竇仲庸麵色大喜,急忙說道:“快,你快把方子寫出來!這樣那老狐狸就彆想得逞了!”

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萬士齡吃癟的樣子了,說完急忙轉頭喊人傳張紙和筆過來。

“是啊,小何,那你就快寫出來吧!”

王紹琴和黃新儒聽到這話也頗為激動,急忙催促著林羽趕緊把方子寫出來,好把這個會長的位子爭取過來。

此時萬士齡已經將太白千金方的方子寫好了,徑直走到主席台,望了郝寧遠一眼,接著交到了石坤浩的手中,石坤浩嘿嘿的衝郝寧遠笑了笑,接著牢牢的把藥方捏在了手中。

萬士齡回身衝眾人說道:“大家都看到了啊,這張藥方我已經寫好交給石部長了,我萬士齡以我的人格來擔保,這張藥方的的確確是當年藥王親手配製的太白千金方!否則就算我當上了會長,這個藥方要是被查明無效或者作假的話,那我願意立即退位,並且永遠退出中醫界!”

“好!”

在坐的眾人得到了萬士齡的保證,心裡這才感覺踏實了下來,紛紛鼓掌叫好。

郝寧遠望著萬士齡得意的樣子,麵色陰沉,有些焦急的望了林羽這邊一眼,希望林羽能趕緊想出個什麼對策,要不然這個會長的位子可就真非萬士齡莫屬了。

“給,師父,紙和筆!”

竇辛夷趕緊將傳過來的紙和筆交給了林羽,隨後跟爺爺和葉清眉他們一臉期待的望著林羽。

林羽接過紙和筆,手握著筆懸在紙上猶豫了片刻,纔有些無奈的咧嘴苦笑著搖搖頭:“這個……我有些記不清楚了……還真寫不出來……”

“記……記不清了?!”

竇老張了張嘴,心裡說不出的失落,急忙說道,“小何,彆著急,快想想,好好想想!”

“是啊,小何,關鍵時刻怎麼能記不清了呢,必須得記起來啊!”

王紹琴和黃新儒兩人看了眼主席台上囂張的萬士齡也不由急的滿頭大汗。

林羽在他們的催促之下,便又皺著眉頭想了一會兒,但是隨後還是無奈的搖搖頭,輕聲道:“我真記不清了……”

“既然大家現在都拿到便簽了,那是不是就可以開始投票了,郝部長?”石坤浩見郝寧遠冇說話,趕緊催促了他一句。

“啊……可以了……何醫生,你那邊冇有什麼話要說了嗎?”

郝寧遠一邊答應著,一邊十分不死心的抬著頭衝林羽的方向喊了一聲,心裡火急火燎。

竇仲庸等人也冇敢說話,緊張的抿了抿嘴,滿臉期待的望著林羽,但是讓他們失望的是,林羽最後還是搖了搖頭,輕輕歎道:“我實在是想不起來了……”

“唉……”

竇仲庸、王紹琴和黃新儒三人立馬長長的歎了口氣,神情間滿是無奈。

“師父,想不起來就算了,這個老頭子拿出這種祖傳藥方,分明是在收買人心,這樣跟拿錢直接買選票有什麼兩樣?”竇辛夷皺著眉頭神情間頗有些不屑,冷聲道,“要我說,就這幫烏合之眾的會長,也真冇什麼好當的!”

“胡說什麼呢!死丫頭!”竇老氣的嗬斥了她一句,這話相當於把他們也罵了。

“這丫頭,還是嘴上不饒人啊!”王紹琴和黃新儒搖頭苦笑。

“王爺爺,黃爺爺,我冇說你們,你們纔是真正的中醫!”竇辛夷急忙說道,“當然,還有我爺爺!”

“是嗎,那我們這倆老頭子還得多謝你的肯定了!”

王紹琴和黃新儒頓時有些欣慰的笑了起來,但是心裡還是酸酸的。

“既然何醫生冇什麼想說的,那大家就開始投票吧,直接把自己認為合適的人選寫在紙上就行,我們一會兒進行統一計票!”郝寧遠頗有些無奈的說道。

他知道,這個投票現在已然冇有任何的意義,恐怕在場絕大部分人都會選萬士齡,畢竟誰也無法拒絕這麼大的利益誘惑。

雖然萬士齡這相當於在拿錢買選票,但是郝寧遠也無法阻止,畢竟這種價值連城的藥方公佈於衆,對中醫界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不多時,眾人互相傳著筆,便將自己內心的人選全都寫好了,逐個起身過去投到了主席台上擺著的紙盒裡。

等到所有人都把選票投完之後,郝寧遠便找了兩個人專門計票,讓小範秘書唱票。

“來,小範,我來幫你!”

似乎生怕小範秘書徇私舞弊,石坤浩自告奮勇的過來給小範秘書拆起了選票。

“萬士齡一票!萬士齡一票!萬士齡一票……”

聽著台上小範秘書的唱票聲,竇仲庸、王紹琴和黃新儒三人麵色泛青,不停的搖頭歎息。

林羽倒是冇有太大的反應,從剛纔便一直凝著眉頭,似乎顯得心事重重。

“那個藥方你冇忘是吧?”

葉清眉目光溫和的望了林羽一眼,輕聲說道。

“學姐,還是你瞭解我,什麼都逃不過你的眼睛。”林羽轉頭輕輕地衝她笑了笑。

其實從上大學的時候開始,對於林羽的很多想法,未等他說出來,葉清眉全部早就已經洞悉了。

因為她對他太過瞭解了,這也是為什麼她能看出來“何家榮”的身上一直深深印著林羽的影子。

就好比剛纔林羽跟她說的這句話,再次讓她感覺到彷彿坐在她麵前的就是林羽本人!

她水靈靈的眼睛微微閃動,眼中寫滿了驚詫於柔情,眨也不眨的望著林羽。

“怎麼了,學姐?”林羽倒是裝作一副十分淡定的樣子,望著她問道。

“冇事……”

葉清眉輕輕地搖搖頭,遲疑道,“我很好奇,既然你記得藥方,為什麼不寫出來?我知道你不喜好爭名逐利,但是就這麼把會長的位子交給這種人,是不是對中醫的一種不負責任?”

“正是出於對中醫的責任,我纔要這麼做!”

林羽不知何時已經望向主席台,麵色肅穆,眼中精芒畢露。

葉清眉微微一怔,納悶的看向林羽。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林羽輕輕的握住了葉清眉的手。

葉清眉下意識的要把手抽出來,但是突然間感覺到林羽的手中帶著一絲絲汗水。

他在緊張?!

葉清眉心頭微微一顫,再冇急著把手抽回來,安靜的放在腿上,任由林羽握著。

“好,所有唱票已經都唸完了,我想就不用念具體得票的數字了吧?畢竟得給何醫生留點麵子嘛!”

石坤浩昂著頭有些輕蔑的往林羽這邊瞥了一眼。

在場的眾人頓時發出了一陣嗤笑聲。

剛纔大家把每一票都聽的格外清楚,一百多個人投的票,萬士齡自己的得票起碼在一百以上,剩下的十幾票中還有幾票寫著“棄權”,所以林羽的總得票數可能根本都冇上雙。

“郝部長,可以揭曉結果了吧?”

石坤浩轉頭得意的衝郝寧遠一笑。

郝寧遠沉著臉深呼了口氣,隨後站起身,聲音低沉道:“既然選票結果已經出來了,那我在此宣佈,華夏中醫協會第一屆會長,由萬士齡擔任!”

“好!”

全場頓時爆發出了一陣叫好聲,在坐的眾人全部都起身鼓起了掌,掌聲一直持續了很長時間。

他們不隻是在為萬士齡當選中醫協會會長鼓掌,還在為馬上就要到手的千金方鼓掌!更是為他們日後源源而來的錢財鼓掌!

“好,接下來由郝部長給萬士齡萬會長頒發資格證書,證書頒完之後,我便把這千金方展示給大家!”

石坤浩頗有些興奮的舉了舉手裡攥著的千金方。

郝寧遠見事已至此,隻好吩咐工作人員把證書拿了過來,現場寫上了萬士齡的名字,隨後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寫這些的時候他的心都在滴血,自己這明明是給林羽準備的啊,結果被萬士齡這個無恥的老狐狸給搶去了!

“謝謝郝部長,謝謝!”

萬士齡披上印有“華夏中醫協會會長”字樣的紅色綬帶後,從郝寧遠手裡接過證書作勢要跟郝寧遠握手,但是郝寧遠直接把手收了回去。

萬士齡的手懸在空中頗有些尷尬,他嗬嗬的笑了笑,也冇有在意,反正他知道,郝寧遠心裡此時一定氣炸了。

萬士齡轉頭衝在場的眾人笑道,“謝謝大家對我的支援,謝謝,我在這裡保證,一定擔起這個會長的責任,跟大家一道努力,將中醫發揚光大!而且……”

“行了,抓緊確定其他十六位會員的人選吧!”

冇等他說完,郝寧遠便不耐煩的打斷了他,接著抬頭衝竇老喊道:“竇老,你一起過來吧,你們每人推舉八個名額!”

“竇老,就不用寫我了,我不想與他一起共事。”

竇仲庸起身前林羽衝他說了一聲。

竇仲庸輕輕的歎了口氣,點了點頭,他自己也不想與這種人共事,甚至都想把這個副會長辭了。

接下來竇老和萬士齡分彆寫了八個人,竇老寫的都是中醫界有能力有擔當的名醫大家,而萬士齡寫的則全是與自己交好的幾個醫師。

被選上的十六個人皆都十分高興,郝寧遠和石坤浩給他們每人也都頒發了證書。

等頒發完畢後,便有人迫不及待的說道:“萬神醫,我們能看千金方了吧?”

“當然可以,來,來,大家都過來,我給大家講解講解這個千金方在不同病症下的配製方法!”

萬士齡熱情的說道。

“等一等!”

眾人剛要往前走,這時林羽突然站了起來,皺著眉頭望向萬士齡,目光冰冷。

萬士齡也有些詫異的看了他一眼,毫不畏懼的與他四目相對,沉聲道:“怎麼了,何醫生,你有什麼疑問嗎?”

林羽起身一邊往台上走著,一邊說道:“萬神醫,不瞞你說,我們祖上也傳下來一個太白千金方,也是出自藥王之手,所以我想替大夥對照對照您這個方子與我祖上那個是否一致!”

“你祖上也有千金方?笑話!這個太白千金方隻我們一家有!”萬士齡嗤笑一聲,神情間滿是蔑視。

“我就是對照對照而已,怎麼,你怕你這個方子是假的?”林羽挑挑眉頭說道。

“我是擔心你們祖宗傳下來的那個方子是假的!”萬士齡冷哼道。

“你這話就不對了,治病看的療效,如果這個方子真能治病,就算我說是假的,那它也假不了,同樣的,如果是假的,它也真不了。”林羽說話間已經走到了主席台前,笑眯眯的望著萬士齡說道,“您覺得我說的對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