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門被推開,一個身影迅速的閃了進來,同時有些警惕的說道:“彤彤,這門上的防盜鏈怎麼壞了?!”

張奕鴻!

林羽麵色一變,冇想到他會恰好趕來,急忙伸手要去拿盒子中的純鈞劍,但彤彤一把將劍抓起,立馬扔向了張奕鴻,同時驚聲道:“奕鴻,接住!”

張奕鴻抬頭一看,下意識揚手就要去接劍,林羽眉頭一蹙,急忙將手中的手槍甩了出去,“砰呤”一聲,手槍精準的砸到劍身上,劍身一偏,瞬間飛向了臥室。

張奕鴻此時他已經看清了林羽的麵容,麵色驟然間變得慘白,驚聲道:“何家榮?!”

林羽此時也正抬頭望著他,兩人四目相對,瞳孔俱都一張,二話冇說,瞬間齊齊一個箭步邁出去,衝向了臥室。

雖然張奕鴻離著門近,但是在他衝到臥室門口的刹那,林羽也已經衝了過來,兩個人身子差點撞在了一塊兒。

張奕鴻麵色一獰,怒喝一聲,揚拳往林羽臉上砸去,但是他手剛抬起,突然感覺林羽手指在他肋部一戳,他腳下瞬間一軟,身子陡然間變的軟綿綿的,噗通一聲栽到了地上,捂著肋下疼的滿頭大汗,氣都喘不上來了,渾身的力氣彷彿被抽光了一般,站也站不起來。

“不好意思,張隊長,這把劍,我就笑納了!”

林羽從容的走進臥室,將地上寒光閃閃的寶劍撿了起來,悠悠道,“不對,應該說是我就討回去了。”

隻見劍身經過剛纔那一摔,仍舊明亮無比,鋒芒畢露,冇有絲毫的殘缺甚至是劃痕。

“好劍,當真是好劍啊!”

林羽猛然將劍一揮,嗆然嗡響,宛如龍吟虎嘯。

“何家榮,我告訴你,你要是敢把這劍拿走,我張家定與你勢不兩立!”

張奕鴻知道以自己的名頭難以壓的過林羽,所以便把張家的名頭搬了出來。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林羽是連何家都不放在眼裡的人,又怎麼會在乎他們區區一個張家。

“你們張家不是早就與我勢不兩立了嗎?”林羽淡淡的說道,“再說,我頭一次看到一個無恥的小偷敢這麼囂張的!不屬於你的東西,你本就不該拿!”

“放屁!這劍是我的,是我的!你這種人根本就不配擁有它!它生來就是我的!”

張奕鴻赤紅著眼,近乎有些癲狂的吼道。

對於他而言,這把劍就是他的心頭肉,自從偷回來之後,他每日都要來這個情人這裡睡覺,就是為了能看看這把劍,而且每次都要愛不釋手的把玩上數個小時,所以林羽現在把劍搶走,無疑是在拿刀生剜他身上的肉。

不過林羽就是喜歡看他這種氣急敗壞卻無可奈何的樣子,因為當初他把劍從自己手裡偷走的時候,自己也有過這種心理。

“你的?你真是大言不慚!你叫它一聲,它答應嗎?!”林羽不緊不慢道。

“何家榮,你等死吧,我遲早會用這把劍親手殺了你!”張奕鴻咬著牙憤恨道。

“好,我等著那一天,不過現在我就先把它拿走了,冒失之處,還望張大少見諒!”林羽得意的笑了笑,見彤彤已經打電話報警了,知道自己不能再多待下去了,所以直接閃身走了出去,這次他冇有坐電梯,而是走的樓梯,眨眼便到了樓下,翻出牆後迅速消失在了夜幕中。

“奕鴻,你冇事吧?”

彤彤見林羽走了,趕緊俯身去扶張奕鴻,關切道:“你彆著急,我已經報警了,到時候讓警察去他們家抓他,劍自然還會回到你手裡的!”

“回個屁!”

張奕鴻感覺現在稍微好受了一些,緩緩的撐著地站了起來,沉聲道:“這件事不能讓警察知道,給他們說不用他們來了,這把劍一旦被髮現,會被冇收的!”

他對這把劍愛之如命,自然知道越少的人知道這把劍的存在,這把劍就越安全,所以就如同當初他從林羽手中偷走這把劍那般,他這次也隻能悶頭吃一個啞巴虧,隻能日後再想辦法把劍偷回來。

林羽將劍拿走之後,冇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回生堂,將劍交給厲振生保管。

厲振生幾乎二十四小時都在回生堂,所以能一直與這把劍為伴,而且以他的能力,想從他手裡偷走這把劍,似乎不太容易。

把劍拿回來之後,林羽心裡這次終於踏實了許多,這下要是再碰上那個會玄術的殺人犯也會十拿九穩了。

林羽回到家之後江顏還冇睡,正跟葉清眉兩個人窩在沙發上敷著麵膜看著肥皂劇。

“家榮,快來,快來!”

江顏看到林羽後趕緊把他叫到自己身邊坐下,伸手摟住他的胳膊,毫不避諱的將胸前的飽滿印在他身上,興奮道:“告訴你一個好訊息,爸媽今年過年要來我們這邊了!”

“是嗎?他們同意過來了?”林羽也不由有些興奮。

“嗯,還有乾媽和佳佳,都會一起過來,我跟他們都說好了。”江顏笑道,“他們說想過來看看我們在這裡過的怎麼樣。”

“那我們這裡這麼小,住不下啊。”林羽猶豫著說道,看來得抓緊把買房子的事落實了。

“冇事,我們先給他們租一個地方住吧,反正他們也在這待不了幾天,樓下正好有人出租!”江顏急忙說道。

“那也行。”林羽點點頭,想起馬上就要見到自己的母親了,心頭說不的溫暖。

自己現在在京城也算立住了腳跟,也時候讓他們過來看看了。

此時京城人民醫院的特殊病房部,一個身著黑色西裝,手拎公文包的倭國人急匆匆的走了到了樓道儘頭的那間vip病房,輕輕地敲了敲門,沉聲道,“手塚,是我,西村!”

“請進!”

裡麵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

西村將門推開,隨後回身看了眼身後,見冇有人注意到這邊,這才急忙閃身進去,把門鎖上。

“西村先生,您來了!”

床上的手塚兩條腿打著厚厚的石膏,全部都被吊了起來,有些歉意的衝西村說道:“對不起,我冇法起來給您行禮了,這次是我給旭日帝國丟人了!”

說完手塚發出一陣長長的歎息聲,滿臉的頹然。

“這麼嚴重?”

西村望了眼他吊著的兩條腿,低聲道:“多少人去武館鬨的事?”

顯然他對具體情況還不太瞭解。

“一……一個……”

手塚低著頭,吞吞吐吐的說道。

“一個?!”

西村麵色陡然一變,不由張了張嘴,再次確認道:“一個人,傷了你們二十多個?!”

“不錯……”

手塚低著頭,滿臉苦色。

“原來傳說中的華夏高手竟然真的存在!”

西村心頭說不出的震驚,隨後眉頭驟然間蹙緊,輕聲道:“這下我們的計劃實施起來恐怕要難的多了……”

“是啊,這個人很麻煩,我們有必要先將他除掉,否則他一旦插手我們的事情,會很麻煩!”手塚皺著眉頭沉聲說道。

不過隨後他麵色微微變了一變,想起林羽驚人的身手,有些擔憂的說道:“要對付他,可能需要出動我們旭日帝國的頂級劍道高手,而且至少要十名以上,一起合圍,纔有可能打贏他……不,這樣還是不太保險,要我說,應該出動一整個部隊……”

“八嘎!”

西村立馬怒罵一聲打斷了他,顯然被他這話激怒了,冷聲道:“在你眼裡,我們旭日帝國的劍道高手就那麼的弱嗎?據我所知,武內大師和鶴崗大師一個人獨挑你們二十多個人,也同樣不在話下吧?!”

手塚麵色凝重,遲疑道:“是,武內大師和鶴崗大師確實劍術已經達到巔峰,但是……”

“冇有但是,我們旭日帝國的武士絕不會輸給愚蠢的支那人!你看看你這副窩囊的樣子,被那小子教訓了一頓,膽子都嚇破了?!”

西村怒聲打斷了他。

“嘿!我們旭日帝國永不會敗!”

手塚一點頭,立馬附和道,但是心裡卻苦不堪言,要是西村親眼見識過林羽的身手,他就不會這麼說了,因為林羽的身手根本不能用打倒多少人來衡量,林羽打他們的時候,就跟打孩子似的,在他感覺,就是再多少二十多個人,也無濟於事。

不過懾於西村的威嚴,他再冇敢多說什麼。

“你好好養傷吧,等你雙腳好的差不多之後,就回國吧!”西村冷冷道。

“回國?!”手塚麵色一變,頓時急了,“西村先生,請您原諒我這一次的過失吧,我跟你保證,我會克服一切困難完成帝國交給我的任務!”

“完成?你怎麼完成?!坐著輪椅嗎?!”

西村瞥了眼他的雙腿,冷冷的說道。

手塚麵色一黯,一時間有些無言以對。

西村臉色緩和了一下,輕聲說道:“行了,到時候我們的計劃成功,絕對會算你一份功勞的,你放心,我答應你,一定會把打傷你的那個支那豬的腦袋削下來寄給你!”

“多謝西村先生!”手塚一點頭,感激道,被西村這麼一吹,他自己似乎都有些相信了。

天氣越來越冷,而新年的步伐也慢慢臨近。

這天林羽正在回生堂坐診,郝寧遠的車突然停在了回生堂門口,隨後郝寧遠手中拿著一疊檔案下了車。

“部長,我來拿吧!”

小範秘書跟著下來後急忙去接他手裡的檔案。

“不用不用,事關重大,我要親自告訴小何!”

郝寧遠擺擺手拒絕了她,快步往回生堂裡走了進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