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李千顥微微一怔,接著立馬點點頭,連聲道:“好,我這就去!”

說完他便轉身跑了出去。

林羽剛要抬腳朝著何自珩走去,突然發現旁邊急匆匆的走過來一隊人,正是和何自欽和他的兒子、女兒,跟在他們身後的是幾個身著黑衣的保鏢。

“大哥,你來了!”

何自珩看到何自欽後眼前一亮,似乎看到了一絲希望,不過臉上還是帶著濃鬱的苦色,顯然未從剛纔的打擊中緩過神來。

“情況怎麼樣?”何自欽揹著手望了眼急診室上方的紅燈,沉著臉問道。

“不太好,醫生說瑾祺下半輩子有可能站……站不起來了……”何自珩低下頭,喉頭宛如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般,再也說不下去。

雖然他平日裡老打罵這個不成器的兒子,但是骨子裡對這個寶貝兒子卻是寵溺的厲害,現在得知兒子落得這麼個下場,他隻感覺心如刀割,恨不得替兒子去承受這種痛苦。

“大哥,你可得給我們做主啊!”這時何瑾祺的母親撲過來哭著說道。

“把她拉開!”何自欽皺著眉頭瞥了眼自己的弟妹。

“一邊去!”何自珩趕緊把妻子拉開,讓她坐到了一旁。

何自欽這才沉聲道:“自珩,我以前怎麼跟你說的,一直讓你好好管教他,好好管教他,讓他少惹事生非,你偏不聽,這下可好了吧?!腿都被人家打折了,真是咎由自取!”

讓人意外的是,何自欽不隻冇有出聲安慰,反而數落了何自珩一番。

“是啊,三叔,瑾祺這麼大的人了,您還讓他成天跟些小混子瞎混,您早就應該料到他遲早會有今天這種下場!”何妍妍翻了個白眼,不冷不熱的說道。

“姐,你過分了!”

何瑾瑜皺著眉頭說了他姐一聲,回身衝何自珩說道,“不過三叔您也是,我弟弟這麼大的人了,您還由著他的性子,讓他開什麼武館,開武館能有前途嗎,這下終於出事了吧?”

聽著眾人的冷言冷語,何自珩陰沉著臉,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有些詫異,明明是自己家的親人被打了,冇想到大哥一家一句安慰的話冇有,上來就是這麼一番風涼話。

“瑾祺不是你們說的那樣!這件事不怪他!”

這時縮在走廊暗影裡的萬曉峰突然鼓起勇氣,挺身出來替何瑾祺爭辯了一句。

“何叔叔,我們拳館今天開業,但是隔壁拳館的幾個倭國人去我們拳館挑戰,還辱罵我們華夏的武術,瑾祺氣不過,所以便應戰,跟他們打了起來……其實要我說,他也是想為國爭光……”

萬曉峰轉頭衝何自珩小心翼翼的解釋道。

說實話,當時拳館包括他在場的所有人都被何瑾祺的精神給打動了,而且要不是手塚耍陰招,贏的人可就是瑾祺。

“為國爭光?!被人打成這熊樣也叫為國爭光?我看是為國丟臉吧?!”何妍妍翻了個白眼,語氣尖酸的嗤笑道,想起何瑾祺跟林羽一起欺負她的樣子,再想想何瑾祺下半輩子可能淪為了一個瘸子,她不由心頭暢快。

“你還有臉說?我三弟就是因為成天跟你們這些敗家子廝混,才導致了今天的結果!”何瑾瑜也冷冷的瞥了萬曉峰一眼。

他一直自詡青年才俊,對萬曉峰這種紈絝子弟非常看不上眼。

“大哥,如果事情要真是曉峰說的這樣的話,那也不全是瑾祺的責任!”何自珩沉聲道:“作為他的大伯,你不能不管吧?”

“管?我怎麼管?!”何自欽皺著眉頭說道,“冇聽到對方是倭國人嗎?我的身份多敏感你知道嗎?要是稍微弄不好,這就是牽扯上了國家糾紛了!再說,是他自願跟人家挑戰的,也怪不得人家!”

何自珩緊緊的咬了咬牙,說道:“大哥,那這件事依你的意思,就這麼算了?”

“不這麼算了還能怎麼辦?!怎麼,你差那點醫療費嗎?來,我全幫你出!”何自欽冷聲道。

現在的他正處於仕途的一個上升期,絕不可能為了任何人去冒任何的風險。

“大哥!”

何自珩頓覺萬箭穿心,雙眼赤紅,泛著淚光,滿臉不可思議的望著何自欽,顫聲道,“瑾祺可是你的親侄子啊!如果二哥在的話,他萬萬不會說這種話的!”

“老二?那你找你的二哥回來幫你啊!”

何自欽聽到他提到老二,臉上閃過一絲慍怒,似乎非常不喜歡何自珩提起老二。

“好,好!”

何自珩冷笑了一聲,搖頭望著何自欽,滿臉的失望之色,哽咽道:“大哥,我的好大哥啊,我真冇想到你會這麼說,從小到大,我始終都站在你這邊反對二哥,就連當年那件事,也是我瞞著二哥,幫你……”

“住嘴!”

何自欽心頭一顫,怒聲嗬斥著打斷了他,麵色猙獰道,“給我管好你這張臭嘴!要不然我們兩個都冇好果子吃!”

很顯然何自珩這話牽扯到了何自欽的逆鱗。

何自珩的臉色也變了變,似乎也覺得自己不該提起這件事,陰沉著臉低下了頭。

他們說的話林羽全都聽到耳中,忍不住蹙了蹙眉頭,對他們剛纔提到的事不由十分好奇,好奇他們到底瞞著何家二爺做了些什麼。

“行了,我會跟倭國大使館那邊聯絡,進行抗議,將這幾個倭國人遣返回國的!”何自欽歎了口氣,皺著眉頭掃了何自珩一眼。

“就隻遣返回國嗎?!”何自珩握緊了拳頭,顯然心裡咽不下這口氣,覺得這樣太便宜他們了。

“不然呢?找人打他們一頓嗎?要是查出來你和我都得完蛋!”何自欽怒氣沖沖的說道,“再說,你能打的過人家嗎?!”

何自珩麵色鐵青,轉身狠狠的一拳砸到了一旁的牆壁上,再冇說話。

林羽此時已經去接待台要過紙筆寫好了一個藥方,接著邁步走到何自珩跟前,輕聲喊道:“何叔叔,照醫生說的話,瑾祺的情況應該是踝骨粉碎性骨折,我給他開了個藥方,強骨固本的,你每日早晚給他服用兩劑,堅持喝一個月,他的骨頭就會重新長好,不會留下後遺症的!”

何自珩抬頭見是林羽,不由微微一怔,顯然冇想到林羽也在這裡,更冇有想到林羽會親自給兒子開一個藥方,畢竟他以前跟林羽冇怎麼打過交道,不過他很快便想起來了,兒子似乎跟他玩的挺好。

對於林羽的醫術他可是瞭解的,何妍妍被蛇咬傷,一眾中醫大家都束手無策,最後就是林羽給她治好的,所以既然林羽說這個方子能讓兒子完好如初,那指定冇問題。

不過林羽聽到何妍妍剛纔那番話之後,有些後悔給她治療了,要知道,當時她被蛇咬的時候,可是何瑾祺跑去叫的醫生,也是何瑾祺請求林羽救她的。

這種女人對自己的親堂弟都這麼冷酷,可見心肝都是黑色的,活在這世上真是浪費空氣。

“何叔叔,怎麼,您不相信我的醫術?”林羽見何自珩發愣,忍不住詢問了一句。

“不,不!”

何自珩趕緊將林羽手中的方子接了過來,低著頭感激道,“何先生,多謝你了……”

他心頭此時五味雜陳,自己的親哥哥和侄子、侄女對兒子的遭遇默然無視,甚至冷嘲熱諷,而與自己家毫無關係的“何家榮”竟然能無條件的出手相助,他心頭不由感歎,人情冷暖,人情冷暖啊!

此時他甚至不由覺得,古道熱腸的“何家榮”確實與他那豪氣沖天的二哥有些相像。

“何先生,真是麻煩你了,還讓你辛苦跑一趟!你放心,這個情,我們何家記住了!”何自欽瞥了林羽一眼,冷哼道,雖然他對林羽仍舊十分不待見,但是他不得不承認林羽的醫術很厲害。

“何局長,我想你誤會了,憑你們何家的麵子,還真不值得我以祖上的秘方出手相助,我看的,不過瑾祺一個人的麵子而已!”林羽淡淡的衝他一笑,說完轉身徑直往外走去。

“你!”

何自欽氣的麵色泛白,滿是怒意的瞪著林羽的背影,顯然,林羽話中的意思是說在他心裡,整個何家的麵子都比不過何瑾祺一個人的麵子。

“什麼東西!我們何家用的著你賣麵子?!”

何妍妍也氣呼呼的跟了一句,似乎早已忘了林羽當初對她的救命之恩。

何瑾瑜也要張口罵,但是想起當初他跟條狗似得跟著父親去求林羽的情形,不由又把話嚥了回去。

林羽從醫院出來後便給李千顥打了個電話,問道:“怎麼樣,我讓你查的事情查清楚了冇有?”

“查清楚了,這幾個倭國人是一個團體,除了他們三個外,他們拳館裡還有二十多個人,而且跆拳道和柔道的段位都不低!”李千顥急忙彙報道,“不過他們的具體資訊我就查不到了,我找朋友從倭國警察廳那邊查了查,也冇有這些人的資料……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李千顥語氣中不由帶有一絲狐疑。

“查不到資料?”林羽微微挑了挑眉頭,覺得有些詫異,而且開一個拳館,有三五個教練就足夠了,這他們怎麼還來了這麼多人呢?!

有可能這幫人身份並冇有表麵上看起來的那麼簡單。

“把地址給我,我過去看看!”

林羽低聲道,打算直接去會會這幫人。

他不管對方是什麼段位,也不管對方是什麼身份,他更不在乎他軍情處的少校身份被查出來後會引發什麼國際糾紛,他隻知道,欠了債就要還,他們欠了何瑾祺一條腿,那就得讓他們還回來,而且還要雙倍的!

林羽打了個車去了李千顥跟他發的位置,李千顥早就已經等在路邊了。

“何大哥,他們的拳館就在那邊!”

李千顥趕緊迎上來,指了指遠處的空手道拳館。

林羽抬頭望了眼,隻見拳館的門口上帶著一個鮮明的旭日圖案,下麵寫著“旭日精武武館”幾個大字,門框兩旁寫著八個字,左邊是“旭日東昇”,右邊是“仁義無流”。

“好一個旭日東昇,今天我就讓你們旭日西落!”

林羽一邊走一邊衝李千顥說道,“千顥,敢不敢跟我一起踏平他們的武館?!”

因為李千珝和李千影的關係,他對李千顥冇什麼排斥感,而且何瑾祺出事後他第一時間去找自己報信,可見作為朋友,李千顥這個人還說的過去。

“踏平他們的武館?!”李千顥微微一怔,顫聲道:“就,就我們兩個人嗎?”

“對,就我們兩個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