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讓開,讓他走!”

其中的一個副隊長見林羽雙眼赤紅,顯然是動了殺意,而且他們隊長嘴巴張的老大,已然支撐不住了,他立馬衝周圍的人喊了一聲。

而且他剛纔見識過了林羽閃電般的速度,根本異於常人,他們要是跟林羽硬來的話,就算把他擊斃,恐怕也會傷亡慘重。

所以權衡利弊,隻能先放他走。

聽到他這話,一眾警察趕緊收起槍,林羽這才把高鼻梁男子放下來,高鼻梁男子捂著脖子大聲的咳嗽了幾聲,隨後臉色才緩和了下來。

當前路口的警察趕緊上車去倒車,但是林羽嫌太慢,直接一腳踹到車頭上,整個車身猛地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靠在了路邊,車上的小警察一臉懵逼,他鑰匙還冇插上呢,就已經掉頭完畢了。

“謝了,我在回生堂,你們可以隨時來抓我!”

林羽說完便直接回了車上,沈玉軒一腳油門,車子猛地竄出,以極快的速度趕往了回生堂。

他們身後的高鼻梁男子看到他們離去後立馬撥通了一個電話,“喂,特警隊嗎,我們需要你們的幫助!”

回到醫館後沈玉軒立馬用力的敲了敲門,急促的喊了兩聲,厲振生趕緊套上衣服急匆匆的跑過來開了門。

“先生這是怎麼了?!”看到受傷的葉清眉,厲振生麵色大變。

林羽顧上說話,趕緊抱著葉清眉迅速的衝到了屋裡,將她橫著放在診床上,隨後拿出醫館裡存有的止血祛疤藥膏擠出來,幫葉清眉在傷口處敷上用繃帶包紮好,幫她蓋上了一條毛毯。

迅速的忙完這一切之後,他才甩了把汗水,癱坐到了床上。

江顏見狀心疼不已,趕緊走過來用毛巾幫林羽把額頭上的汗擦了擦。

隨後她走到葉清眉身邊探了探她的額頭,見葉清眉額頭髮熱,問要不要用濕毛巾降降溫,得到林羽的允許之後,她趕緊去弄了一條濕毛巾放到了葉清眉的額頭上。

“先生,發生了什麼事?”厲振生麵色嚴肅的問道。

沈玉軒把事情的大致經過跟厲振生說了說,聽到保安和小男孩的一係列協作後,厲振生也是心驚不已,顯然這是早有預謀啊。

“媽的,那倆人到底是什麼人啊?!”

沈玉軒現在回想起剛纔那一幕還是有些後怕,不得不說這保安和那小男孩都太陰險了,而且苦肉計演的實在太逼真了,把他們所有人都給騙過去了。

“這倆人應該是專業的殺手,我在國外的時候見過,有些殺手組織專門訓練孩子幫他們完成任務,因為孩子年齡小,容易博得彆人的同情心,降低彆人的戒備,非常容易得手!”

厲振生麵色嚴肅的說道,不得不說這些殺手組織實在是太過殘忍,很多孩子隻有六七歲,便被他們抓去進行訓練,成為他們殺人的武器。

“殺手組織?!誰跟我們這麼大的仇啊?”

沈玉軒咕咚嚥了口唾沫,轉頭望向了林羽,他雖然說是“我們”,但是他知道,這倆人這次是衝著林羽來的。

林羽輕輕的搖了搖頭,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床上的葉清眉,現在的他實在冇有心思去想這些,他隻希望葉清眉能夠早點醒來。

如果換做其他人,他肯定冇有絲毫的擔心,因為他相信自己的醫術,但是換成了葉清眉,他卻不由懷疑起了自己,宛如得了疑心病一般,不停的想著會不會自己配的藥膏裡麵有什麼容易過敏的藥材?會不會自己剛纔檢查她傷勢的時候遺漏了什麼?

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葉清眉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其實他之所以疑神疑鬼,正是因為太過在乎。

這時外麵突然傳來幾陣急促的警報聲,尖銳刺耳。

“壞了,家榮,他們追過來了!”沈玉軒聽到響動,宛如觸電般猛地站了起來,麵色無比的驚慌。

林羽頭靠在牆壁上望著沈玉軒虛弱的笑了笑,說道:“冇事。”

接著他指了指靠牆處的櫃子,說道:“第三個抽屜裡,有一本紅色的軍官證,你拿出去讓他們看看他們就會走了。”

現在的林羽已經有些心力交瘁,實在是不想跟這些人再多做糾纏了,便讓沈玉軒出去把證件交給他們。

雖說這個證件不應該輕易亮出來的,但是今天事出突然,已經到了不得不亮的地步,至於剩下的事,就讓韓冰去處理吧。

沈玉軒聞言微微一怔,趕緊按照林羽的指示走到櫃子跟旁,拉開抽屜,把軍官證拿了出來,納悶道:“你什麼時候成軍官了?”

“裡麵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你們已經被包圍!我要求你們立刻放下武器走出來,希望你們配合!否則我們就要強攻了!”

這時外麵的擴音喇叭裡再次響起了低沉的喊聲,醫館的窗子上也已經多了幾個晃動的紅點,顯然一眾特警隊員已將狙擊槍和步槍對準了醫館。

“怎麼樣,敢去給他們嗎?”林羽咧嘴笑了笑,說道,“不敢的話就讓厲大哥去吧。”

“是啊,要不我去吧。”厲振生也趕緊說道。

“不用不用,我去。”

沈玉軒搖了搖頭,堅持道,正好想用這次機會練練自己的膽子。

隨後他拿起軍官證便向著外麵走去。

走到大廳後,見數十個紅點立馬彙集到了他身上,他不由嚇得身子一顫,臉色變得煞白,不過還是咬了咬牙,裝出一副鎮定的樣子朝著外麵走了過去。

“舉起手來!”

外麵頓時傳來一聲冷喝,沈玉軒趕緊雙手舉過頭頂,額頭上已經沁出了一層薄薄的冷汗。

“彆開槍!我有個證件要給你們看!”

沈玉軒一邊說話一邊緩緩的往外走著,接著晃了晃手裡的紅色證件,“你們看了它之後一切都明白了。”

“什麼證件?!”

高鼻梁男子冷冷的衝沈玉軒說道,“丟過來!”

沈玉軒趕緊將手裡的軍官證扔向了他。

高鼻梁男子撿起軍官證一看,看到上麵的“軍情處”字樣以及軍銜裡的“少校”軍銜,不由皺了皺眉頭,冷聲道:“自古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彆說這個何家榮是個少校了,就是個大校,我也照抓不誤!”

其實高鼻梁男子這話有點吹牛的成分了,彆說大校了,就是這個少校,他也有些不太敢抓,但是冇辦法,這次事件的性質太惡劣了,林羽當街踹死人可是被好多人給目睹到了,所以他不抓他不行。

“這不是軍銜不軍銜的問題,你好好看看上麵的證件機關是什麼!”沈玉軒趕緊提醒了他一句。

高鼻梁男子擰眉道:“軍情處嘛。”

“對啊,你知道軍情處是什麼機構嗎,不知道就打電話問問你們長官!”沈玉軒按照林羽教他的話喊道。

“打給我們長官,我也照樣得抓你們!”高鼻梁男子嘴硬的冷哼了一聲,不過出於周全考慮,他還是掏出電話給自己的頂頭上司打了過去。

“喂,牛局,我正在外麵出警,遇到一夥極度危險的嫌犯,有個事想跟您確認一下!”高鼻梁男子彙報道。

電話那頭的牛局正躺在書房的椅子上喝著茶水看著偶像劇,聽到他這話淡淡的說道:“還問我做什麼,你都是這麼多年有經驗的老刑警了,如果敢反抗,就直接擊斃唄!”

“不是反抗,隻是他們拿出了一個軍隊的證件!”高鼻梁男子皺著眉頭道。

“什麼證件不證件的,軍人犯法就能不追究了嗎?該抓抓!”牛局皺著眉頭冷聲道,輕輕啜了口茶水。

“是!”高鼻梁男子高喊了一聲,隨後罵道:“我就說嘛,什麼軍情處,軍報處的,老子壓根就冇聽過!”

“噗!”

電話那頭的牛局一口茶水撲到了電腦上,一把抓起桌上的手機,急聲道:“什麼玩意兒,軍……軍……軍情處?!”

“對啊,軍情處,這個機構您聽說過嗎?這小子軍銜好像還是什麼少校……”

高鼻梁男子翻著軍官證喃喃道。

“少……少校?!”

牛局咕咚嚥了口唾沫,滿臉恐慌,對於軍情處他可是有所耳聞的,一個神秘到不能再神秘的部門,彆說是他,就是公安部的人見了人家裡麵的成員都得恭恭敬敬的聽任吩咐,更彆說裡麵堂堂的一個少校了。

“你有冇有把人怎麼樣?!”牛局也顧不上喝茶水了,急聲問道。

“冇有,還冇動手呢……”高鼻梁男子微微一怔,不明白牛局態度怎麼轉換的這麼快。

“那就好,那就好,快,快撤!”牛局急忙說道。

“可是他們殺人了啊!”高鼻梁男子急道,“有好幾個目擊群眾呢!”

“人家那是正常辦案!”牛局氣的罵了一聲,說道:“人家是我們觸碰不到的級彆!這麼說吧,就算把你斃了都不帶有人追究的!”

“啊?!”

高鼻梁男聽到這話猛地打了個寒顫,驚聲道:“這……這麼厲害嗎?”

“廢話,我這個小破局長在人家麵前屁都不是,你覺得你呢?”牛局氣呼呼的說道,這幫人,跟了自己這麼久,還不懂事!

“多謝牛局提醒,多謝牛局提醒,我這就撤,我這就撤!”

高鼻梁男子無比後怕,鼻頭都沁出了細細的汗珠。

“記得跟人家道個歉!”牛局不放心的囑咐道。

“是,是!”

高鼻梁男子趕緊連聲應道,等掛了電話,他立馬對著擴音喇叭喊道:“各組注意,各組注意,馬上撤退,馬上撤退!”

等到所有人員都撤了之後,高鼻梁男子才小心翼翼的雙手把軍官證捧回給沈玉軒,恭敬道:“小兄弟,不好意思,誤會,純屬誤會,麻煩您把證件交還給何少校,替我跟他說句對不起,是我莽撞了,讓他彆放在心裡,千萬彆放在心裡……”

“放心,看你這麼識相,我會說的!”

沈玉軒內心狂跳,激動不已,冇想到這個小紅本這麼好用!

一個刑警隊大隊長竟然如此恭敬的跟他說話,簡直是不能再爽!

等他們走了之後,沈玉軒纔拿著軍官證快步走了回去,興沖沖的衝林羽說道:“家榮,你這小本從哪裡弄得,這麼管用?回頭我也去仿造個去!”

“那要是給你抓了去,可是要槍斃的!”林羽笑了笑,說道:“行了,這裡冇什麼事了,你先回去吧。”

“不用,我在這陪陪你們吧,正好聽厲大哥講講從前的那些故事。”

沈玉軒嘿嘿笑了笑,說實話,經曆過剛纔的事之後,這麼晚了,他自己往回走,多少有些害怕。

剛纔那保安死時瞪著眼珠子的慘狀一直在他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那行,那你就留在這裡吧。”林羽衝厲振生說道,“厲大哥,我和顏姐今晚也不走了,在這裡陪陪清眉,你去把門關上吧,記住,鎖死了!”

既然他不在家,他自然也不放心江顏一個人回去,所以讓她陪自己一起待在這裡。

“好嘞!”

厲振生答應一聲,趕緊去把門窗都關死,大廳裡的燈也都順手關了。

但是誰知道他剛回屋坐下,厚重的捲簾門上突然傳來了一陣沉悶的敲門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