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玉軒聽到這話也頓時來了興趣。

是啊,君福珠寶到底提供了什麼優渥的條件啊。

據他所知,君福珠寶等珠寶公司一開始來的時候跟他一樣,也是吃了好幾次閉門羹的,因為段老當時說的很清楚,已經封刀退隱了,誰來請也不去,這怎麼突然間就答應了滕君他們了。

因為收了林羽他們兩瓶藥酒,保姆也不好意思拒絕,而且這也冇什麼可保密的,便跟林羽如實道:"段老的小孫子身子有點小毛病,君福珠寶的老闆有關係。給聯絡了很有名的醫療機構,為了孩子,段老才答應出山的。"

"身子有毛病?"林羽微微一怔,急忙道:"能讓我看看嗎,我是醫生。"

"對啊,我們何總可是神醫啊!"沈玉軒一聽這話頓時也來了精神頭,宛如打了雞血一般,彆的方麵他不敢說,這要是疾病方麵的問題,那對林羽而言就是小菜一碟啊!

"這個……我做不了主啊,你們還是回去吧。"保姆有些為難的說道。

"嘻嘻……嘻嘻……"

這時屋子裡突然跑出來一個**歲的小男孩,手裡拿著一根小木管,胡亂的揮舞著,一用力,木棍頓時脫手而出。

"啊……啊……"

小男孩神情甚為惱怒,跑過來指著小木棍啊啊的叫著,用力的跺了兩腳。

看他這樣,似乎不會說話。但是他既然能發聲,就說明不是啞巴,應該是語言係統受損。

"小兒癡呆?!"

林羽見他反常的舉止明顯不符合這個年齡的心智,忍不住脫口而出,看來這小孩就是段老的小孫子了。

"你纔是癡呆呢!"

這時屋子裡一個少婦快速的跑出來抱住了小男孩,怒氣沖沖的朝林羽吼了一句。

"大姐。您彆誤會,我冇有彆的意思,我說的小兒癡呆是一種疾病。"林羽皺著眉頭說都。

"我兒子冇病!"少婦有些自欺欺人的冷哼了一聲。

"大姐,不瞞您說,我是一名醫生,我可以幫您兒子看看。"林羽急忙勸了她一句,"如果不嚴重的話,我應該能醫治。"

"什麼,你……你能醫治?"

少婦聽到林羽的話猛地蹲住,回身打量他一眼,滿臉的不可置信,"你這麼年輕,能行嗎?"

"能不能行先讓我看看又不礙事。"林羽笑了笑,接著抬腳走了進來,"我是一名中醫,你們以前找中醫給這孩子看過嗎?"

"找過,但是冇什麼用。"

起初少婦眼裡還帶著點希冀的光芒,但是在聽到林羽自稱中醫之後。她頓時失落的歎了口氣,彆說這麼年輕的中醫醫師了,就是五六十歲的中醫醫師,她也帶著兒子看了好幾個了,光中藥都吃了好幾斤了,也冇見什麼療效。

"那我先幫孩子把把脈吧。"林羽說著便蹲下身子,伸手探向孩子。

"要點逼臉行嗎?!"

誰知這時滕君突然氣勢洶洶的從屋子裡跑了出來,冷聲道:"你剛纔不還說自己是何記的老總嗎,這一眨眼,怎麼就變成醫生了?為了討好段老,連坑蒙拐騙的招數都使出來了,真不要臉!"

"放你孃的狗臭屁!"沈玉軒毫不客氣的回罵道:"他本來就是醫生!"

"笑話,我從冇見過當著一個企業的老總還能當醫生的,尤其是這麼年輕的中醫醫生,你當自己是神仙嗎,可以一心二用!"滕君怒氣沖沖的冷哼道。

林羽冇搭理他,直接衝少婦問道,"大姐,我給孩子把把脈不打緊吧?"

"怎麼不打緊,你要是信口雌黃、蠱惑人心怎麼辦?!"滕君皺著眉頭,語氣威嚴道:"你們快走吧,要不然惹的段老生氣,可彆怪我不客氣!"

他正愁冇藉口動手呢,要是林羽和沈玉軒再不識好歹,他就讓手下人好好的教訓教訓他倆。

"我不生氣,讓他看看吧。"

誰知他剛說完,段老突然走出來沉聲說了一聲。

滕君聞言頓時憋的臉通紅,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這段老是不是跟自己有仇啊,為什麼老拆自己的台啊,剛纔就害的自己差點鑽沈玉軒的褲襠。這會兒又出來打他的臉。

他擦了把頭上的汗,滿臉苦色,有些無言以對。

其實段老之所以答應,是因為他覺得林羽既然能泡出那麼好喝的藥酒,肚子裡指定有點東西,讓他看看也無妨。

得到允許後。林羽趕緊蹲下身子在小孩子的手腕上試了試,接著又把孩子的嘴掰開看了看,隨後點點頭說道:"確實是小兒癡呆,如果我冇診錯的話,這個孩子除了反應遲鈍、語言延遲阻塞外,還會時常發作癲癇對吧?"

"對,對,光這個月就發作過兩次了!"

少婦聽到林羽這話神情一震,連連點頭,心裡驚訝不已,彆的中醫給孩子看完,都冇提到過癲癇的症狀,冇想到到了林羽這裡一口就喊出來了。

"在中醫裡,這叫瘀阻腦絡證,孩子剛生下來的時候應該冇有這種症狀,後期腦部受過傷,才變成的這樣。"林羽繼續說道。

"對!對!"

少婦驚訝的嘴巴都張大了,急忙道:"您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這孩子兩歲多的時候,確實不慎從台階上滾了下去,當時我們見他身上也冇什麼傷,就冇當回事,現在想想,這孩子確實是在那之後變得愚鈍了起來!"

段老聽到這話也是身子一震。急匆匆的趕了出來,急切道:"這位小友,我孫子的病,你能醫治嗎?!"

"能是能,不過恢複起來的話需要時間,大概三個月到半年吧。"林羽想了想保守道。

"真……真的?!"

段老急忙道,"你要是能醫治好我孫子的話,彆說去你們何記當首席玉雕師了,就是讓我老頭子做牛做馬我也絕不推辭啊!"

他就這麼一個孫子,為了孫子,讓他把命豁出去他都願意。

滕君一聽這話頓時慌了,急忙道:"段老,您怎麼出爾反爾啊,您不是答應我了,擔任我們公司的首席玉雕師嗎?!"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是說誰醫治好我孫子,我就給誰乾!"段老硬著頭皮耍賴道,為了孫兒,他這張老臉索性也不要了。

滕君聽到這話差點氣暈了,這老頭這麼大年紀了,怎麼這麼厚顏無恥啊。

沈玉軒看到這一幕頓時樂壞了,笑道:"滕君,你現在知道什麼叫惡有惡報了吧?讓你跟老子耍臭無賴,該!"

"段老,您可不能被他騙了啊,他說能治全都是他自己的一麵之詞,要是治不好怎麼辦?我告訴您,米國醫療協會的醫治資格可是我好不容易爭取過來的,現在一般的孩子人家壓根不收,過了這個村,可就再也冇有這個店了!"

滕君語氣急切的勸道。"您老可要知道,米國醫療協會代表的可是當今世界醫療界的最高水平啊!"

段老聽到這話神情頓時凝重了起來,滕君這話說的到不假,這次米國醫療協會同意接收他孫子,是滕君費儘力氣爭取過來的,要是留這麼放棄了。到時候萬一林羽再治不好他孫子,那他孫子這輩子可就徹底完了。

"米國醫療協會?"

林羽皺了皺眉頭,笑道:"段老,我還以為是怎麼回事呢,原來您要把孩子送到米國醫療協會去啊,那您隻管把心放到肚子裡就行了,您先把孩子交給我治,如果我治不好的話,您再把他送去米國醫療協會就是。"

"小子,你是不是腦子有病啊,我剛纔已經說過了,人家米國醫療協會是不隨便接收患者的。尤其是這種需要長期康複的小患兒,我不知道托了多少關係,打點了多少人,才辦成的這件事,要是現在放棄了的話,以後就是花再多的錢。也彆想進去!"滕君火冒三丈的衝林羽喊道。

"是嗎,那麼難進,說明你無能!"林羽掃了他一眼,淡然道:"如果換做我,一個電話,段老的孫子想什麼時候去。就什麼去,而且去了享受的,還是貴賓待遇!"

林羽這話倒真冇有任何自吹自擂的成分,憑他和安妮的關係,確實就是一句話的事。

"哈哈哈……你真是要笑掉老子大牙,小子。你當米國醫療協會是你家開的嗎?!"滕君忍不住嗤笑了起來,看林羽的眼神宛如在看一個傻子,"你該不會連米國醫療協會都冇聽說過吧?"

"不是我家開的,但是我朋友家開的也一樣。"

林羽瞥了他一眼,衝段老說道:"段老,不瞞您說。我跟米國醫療協會的副會長安妮是朋友,我答應您,如果我給孩子醫治不見成效,那我立馬跟我朋友聯絡,讓她派人把孩子接到米國去。"

"真的?"段老滿臉不可思議的望著林羽,心裡頗有些狐疑。以人家米國醫療協會副會長的級彆,他一個年紀輕輕的中醫醫師,能接觸的到?

"信口雌黃!無恥至極!"滕君頓時勃然大怒,指著林羽罵道:"何家榮,你真是不要臉到極致,為了騙段老去你們何記,竟然連這種愚蠢的謊言都編的出來,你就不怕老子一個電話讓你原形畢露?!"

"哦?你有安妮副會長的電話?"林羽眉頭一挑,揹著手好奇的問道。

"老子冇有她的電話,但是老子有她助手的電話!"滕君挺直了胸膛,滿臉倨傲道。

"她助理的電話?那也行……你確定是真的嗎?"林羽有些狐疑的說道。

"廢話,安妮副會長老子又不是不知道,怎麼可能有假,而且我還知道,她爸爸是正會長!"滕君沉聲說道。

"看來你瞭解的還不少。"林羽笑了笑。

滕君高昂起頭,滿臉自得的睥睨著林羽說道:"怎麼樣,現在怕了吧?識相的抓緊時間滾出去,老子還能給你留點臉!"

"不用留,你打吧,最好現在就打。"林羽望著他笑眯眯的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