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老爺子見老楚頭一臉茫然的情況不像有假,便立馬明白過來,一定是楚錫聯和張佑安兩個兔崽子隱瞞了老楚頭,冇有把事實全盤托出。

楚錫聯和張佑安皆都已經過了知天命之年,甚至鄰近花甲,而且皆都位高權重。身份超然,此時被何老爺子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兒罵"小兔崽子",他們兩人卻不敢有絲毫的不滿,反倒被嗬斥的嚇了一個激靈,下意識的弓了弓身子,臉上掠過一絲惶恐不安,心虛不已。

他們兩人就是身份再高,成就再顯赫,在兩個老爺子麵前。也隻有提鞋的份兒!

楚老爺子緊蹙著眉頭,將信將疑的看了何老爺子一眼,接著轉過頭。冷聲衝身後的兒子和張佑安問道,"你們兩個給我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楚錫聯和張佑安低著頭,心跳極快,皆都冇有說話,因為他們不知該如何回答。

"你們不說是吧?"

這時蕭曼茹主動站了出來,沉聲道,"好,我來說!楚老爺子。看您的意思,好像還不知道今下午發生了什麼是吧?今下午我也在場,我將事情的經過給您講講吧!"

楚老爺子麵色凝重的回頭望了蕭曼茹一眼,接著點了點。

"當時我們幾人在機場送走自臻之後,楚大少先是毫無征兆的對家榮身邊的人出言侮辱,隨後又提及家榮死去的兩個戰友譚鍇和季循,肆無忌憚的詆譭辱罵,所以家榮才忍不住出手,讓楚大少給自己的戰友道歉!"

蕭曼茹解釋道,"因為楚大少一直不道歉,家榮纔多次出手震懾楚大少,不過家榮出手的時候特地留有了餘地,雖然讓楚大少吃了一些苦頭,並冇有傷到楚大少的筋骨,而且我們離開的時候。楚大少非常的清醒,並冇有昏迷!"

路上她打電話詢問楚雲璽所在醫院時,也得知楚雲璽昏迷了過去。心裡一時間納悶不已,好端端的怎麼突然又暈過去了呢。

楚老爺子聽著蕭曼茹這番話,臉色變得愈發陰沉難看,雙手緊緊按住手中的柺棍。

袁赫和水東偉兩人也皆都神情一變,互相看了一眼,心裡暗罵張佑安不是個東西。

先前張佑安給他們打電話的時候,可說的是林羽率先挑事辱罵楚雲璽,欺人太甚、不依不饒打了楚大少。

此時聽到蕭曼茹的闡述,才明白了真相。

他們就說嘛。林羽怎麼可能是那種人!

"是,當時是冇有昏迷!但是你們走了之後,楚大少就說自己頭疼。昏迷了過去!"

張佑安猛地抬起頭,衝蕭曼茹回懟道,"這難道就跟何家榮冇有關係了嗎?這就好比你們拿刀子捅了人一走了之,結果人死了,你們就能說與你們冇有乾係嗎?!"

"家榮出手並不重,不可能致使他昏迷!"

蕭曼茹急聲道。

"牙都打掉了兩顆,還叫下手不重?!"

張佑安怒聲道。

一旁的曾林聞言急忙跑上前,攤開手掌,呈出兩顆帶著血跡的牙齒。

蕭曼茹見狀氣的胸口起伏不已,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擊。

"才掉了兩顆牙,看來確實打得不重,如果這樣就昏過去了,隻能說明你們楚家子孫的體質不行啊!"

這時輪椅上的何老爺子悠悠的說道,"老楚頭,跟你剛纔所說的'扒了皮'。何家榮的出手應該算輕了吧?!"

楚老爺子緊抿著嘴,氣的臉色通紅,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迴應。畢竟這話是他自己剛纔說的。

"錫聯,我問你,曼茹剛纔所說的可是真的?!"

楚老爺子拿著柺棍用力的杵了杵地,慍怒道,"是雲璽侮辱何家榮的戰友在先?!"

楚錫聯臉色一緊,額頭上的冷汗更盛。低著頭囁嚅道,"這個,當時雲璽和何家榮站的離著我們有點遠。我冇太聽清楚他們說……說的什麼……"

"楚家大爺,您可真是會睜著眼說瞎話!"

蕭曼茹冷聲道,"你兒子說的話。你分明一個字都不落的聽在了耳中!"

"說實話!"

楚老爺子再次用力的用柺棍敲了敲地,怒聲道,"到底有冇有?!"

"好……好像有說過那麼一兩句不太中聽的話……"

楚錫聯咕咚嚥了口唾沫。接著急忙抬頭解釋道,"不過雲璽也是被何家榮逼急了,才……"

"剛纔為什麼不如實告訴我!混賬東西!"

楚老爺子怒聲打斷了他。用力的握著手裡的柺棍敲擊著地麵,恨不得將地上的瓷磚敲碎。

因為太過生氣,他自脖子到耳根都漲的通紅。身子都有些搖搖欲墜,一旁的親眷趕緊上前扶住了他。

此時他也明白了過來,兒子一直都在刻意瞞著他。

張佑安低著頭縮著脖子,嚇得大氣都不敢出。

"老楚頭,現在事情的原委你也已經瞭解了!"

何老爺子坐直了身子,滿麵春風,咳嗽也好了幾分,精神抖擻道,"你說,這件事現在該怎麼處理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