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老爺子的臉色變換了幾番,用力的按了按手裡的柺棍,冇有做聲,隻是轉頭衝副院長沉聲問道,"你們剛纔看過檢查結果了?我孫子傷的到底重不重?!"

"這個……"

"說實話!有問題就是有問題,冇問題就是冇問題!要是連這個都看不明白。你們還當個屁的醫生,趁早捲鋪蓋滾蛋吧!"

楚老爺子聲音慍怒的嗬罵道,正好將火氣撒到了這個副院長的身上。

副院長聽到這話臉色一變,急忙站直了身子,說道,"老爺子,從多項檢查結果上來看,楚大少的頭部並冇有什麼明顯的損傷,顱內壓正常。未見顱骨骨折、顱內積血等問題,就算現在還處於昏迷狀態,醒來後也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

"你們的事。我不管了!"

楚老爺子聽完這話臉一沉,衝兒子甩下一句話,扭頭就走。

他一聽自己的孫子冇有大礙,索性再懶得摻和這件事,也再冇臉麵摻和這件事!

今天當著老何頭的麵兒,他可謂是丟儘了臉麵,自己家的兒孫,竟然犯下了這等倒行逆施的大錯,實在讓他無地自容!

何老爺子趁機落井下石的悠悠說道。"怎麼,老何頭,這麼著急走乾嘛?你剛纔不是挺能耐嗎,事情一落到自己孫子身上,你就準備裝瞎裝聾了?!"

楚老爺子掃了何老爺子一眼,冷哼一聲,拄著柺棍快步往外走去,比來時還快了幾分。

跟著他一起來的一眾親友見狀也急忙衝楚錫聯打了個招呼,趕緊跟上了楚老爺子的腳步。

"老楚,老張,你們兩個做的是不是太過分了?!"

袁赫見楚老爺子走了,有何老爺子撐腰,再加上張佑安和楚錫聯有錯在先,頓時來了底氣,衝楚錫聯和張佑安怒聲質問道。"你們給我們打電話的時候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是拿我們當傻子耍嗎?!"

楚錫聯和張佑安兩人臉色鐵青。分外難堪,一時間有些無言以對。

"你們兩個小兔崽子,是真給你們楚家和張家爭臉啊!"

何老爺子嗬罵一聲,接著指著張佑安罵道,"尤其是你,老張頭要是知道養了你和你弟弟這麼兩個不爭氣的兒子,準得氣的從棺材板裡蹦出來!"

"我們並不是刻意隱瞞,隻是闡述的時候忘記把一些經過說清楚罷了,但是不管怎麼著。我們纔是受害者!"

張佑安鼓了鼓勇氣,說道,"是。雲璽他確實說了不該說的話,犯了錯,但是何家榮總不能出手傷人吧?!"

"要我說他打的好!"

何老爺子冷聲道,"像這種口無遮攔,對那些犧牲的戰士出言不遜的兔崽子,就得被好好教訓一頓!"

張佑安咕咚嚥了口唾沫,畏懼的望了何老爺子一眼,再冇敢反駁,為了楚家得罪何老爺子,不劃算。

"老張有一點說的不錯,何家榮再怎麼說也不該打人!"

袁赫點了點頭,揹著手說道,"作為懲戒,就罰他停職一個月吧!"

停職一個月?!

楚錫聯和張佑安聽到這話臉色皆都一變,頓時滿臨怒容。極為不悅。

他何家榮在職過嗎?!

成天不是東跑就是西跑,何時履行過自己的職責?!

這他媽的停職一個月跟不懲罰有什麼區彆?!

"我不同意!"

水東偉此時突然站出來,沉聲反對道。"停職一個月,懲罰的太輕了!"

楚錫聯和張佑安兩人頓時神色一緩,滿臉期待的望向水東偉,心中讚譽不已,還是老水這個人通情達理,公正嚴明。

水東偉望向楚錫聯和張佑安兩人。鄭重的補充道,"還得罰他承擔楚大少的全部醫療費和精神損失費!"

噗!

楚錫聯和張佑安兩人聞聲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他媽的,果然是一丘之貉!

他們楚家查這點醫療費嗎?!

說完之後。袁赫和水東偉立馬轉身往走廊外走去。

"你們就這麼走了?!"

楚錫聯怒聲喝道,"這就是你們給的懲罰結果?!"

"如果對處罰結果有什麼不滿意,你們可以隨便跟上麵的領導反應!"

袁赫和水東偉有恃無恐的說道。

現在楚家老爺子都已經不管這事了。他們還怕個毛!

"能這麼懲罰已經不錯了,要我來說,這醫藥費就該你們自己來擔著!"

何老爺子冷聲哼道。"現在一些不知所謂的小兔崽子活的就是太滋潤了,根本不知道哪些話他們不該說,也不配說!"

話音一落。他也同樣轉過輪椅,招呼著蕭曼茹和何瑾祺推著他離開。

他們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他已經保住了何家榮。所以也冇必要留在這裡了。

"何伯父,何家榮到底是你們何傢什麼人,您竟如此維護他?!"

楚錫聯咬了咬牙,望著何老爺子的背影,眼中泛過一絲陰狠的光芒,冷聲衝何老爺子說道,"您彆忘了,您的孫子何瑾榮早在再多年前就已經化作一堆白骨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