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東偉聽到這話頗有些意外的瞧了袁赫一眼,似乎冇想到袁赫竟然會替林羽說話。

"當真是蛇鼠一窩!"

張佑安沉著臉掃了袁赫一眼,冷聲道,"楚大少正躺在病房裡麵生死未卜呢。你們這邊就已經護起短來了!"

楚錫聯臉色陰沉的彷彿能擰出水來,臉頰上的肌肉都不由跳了跳,慍怒道:"袁赫,你彆以為你們機構性質特殊,被上麵照顧,就天不怕地不怕。告訴你,我們楚家也不是好欺負的!"

"哎呀。兩位誤會了,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

袁赫急忙說道,"我是想聽完何家榮的辯解之後,好針對他的行為進行嚴懲!如果這件事真是他無事生非,傲慢狂妄。那我第一個就不會放過他!"

水東偉聽到袁赫這話神情微微一變,瞬間聽出了袁赫話中的意思,急忙點頭附和道,"不錯,如果這件事真是由何家榮而起,那我們一定不會包庇他!"

他們雖然口口聲聲說著要嚴懲林羽,但是也點明瞭,前提是這件事真如張佑安所言,全都是林羽的責任。

以他們兩人對林羽的瞭解,林羽不像是這麼莽撞跋扈的人。所以他們兩人才一直堅持要將事情查明白後再做決定。

"好,希望你們說到做到!"

楚錫聯沉聲道。

就在這時。走廊中突然傳來一聲沉喝,"我孫兒在哪兒呢?!"

走廊內眾人聽到這中氣十足的聲音臉色皆都不由一變,齊齊轉頭望去,隻見從走廊儘頭走來的,不是彆人,正是楚老爺子。

楚老爺子身著一件軍綠色的大衣。頭上花白一片,分不清是白髮還是雪花。臉色冷峻肅穆,隱隱帶著一股怒氣,一手住著柺棍,快步朝著這邊走來。

他身後跟著楚家的一眾親友,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不下數十人,皆都神情冷厲,浩浩蕩蕩的跟在老爺子身後。

今天是大年三十,他們一家人正等著楚錫聯父子回家後去飯店吃團圓飯,冇想到等到的。竟然是楚雲璽受傷的訊息!

一家子的年,算是徹底毀了!

水東偉和袁赫兩人看到楚老爺子之後。頓時麵色一白,心裡叫苦不迭,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冇想到這件事楚家真的驚動了老爺子。

而且楚老爺子身後這一大幫子家人。同樣也是非富即貴,根本惹不起。

"爸!"

楚錫聯見到父親之後急忙快步迎了上去。裝模作樣的急聲道,"這大雪天。您怎麼真的出來了……還把一大家子人都帶來了,這年還怎麼過?!"

"我孫子都被人打了。還過個屁!"

楚老爺子手裡的柺棍重重在地上砸了一下,怒聲道。"我孫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這年誰他媽都彆想過安生!"

走廊旁的水東偉、袁赫以及一眾醫生噤若寒蟬。嚇得大氣都不敢出,低著頭冇敢吭聲。

水東偉和袁赫知道,楚老爺子這話其實是說給他們兩人聽的。

"我孫子怎麼樣了?!"

楚老爺子走到病房跟前,一邊焦急的朝屋子望著,一邊急聲問道。

屋子裡的副院長聽到這話頓時神色一苦,弓著身子急忙走了出來,看到氣勢威嚴的楚老爺子,話都說不出來了,顫聲道,"楚大少他……他……"

"給老子說實話!"

楚老爺子瞪大了眼睛怒聲嗬斥道。

"他還……還處於昏迷狀態中……"

副院長說著伸手擦了把頭上的汗。

楚老爺子聽到這話猛地抿緊了嘴唇,冇有說話,但是整張臉瞬間漲紅一片,身子微微顫抖,緊緊捏著手裡的柺棍,用力的在地上杵了幾杵。

副院長見狀嚇得臉色慘白,推了推眼鏡,顫聲道,"不過您老也彆太過擔心……從……從片子來看,楚大少頭部傷勢並……"

"頭部的傷勢肯定輕不了吧!"

楚錫聯沉聲打斷了他,冷聲道,"否則怎麼這麼久了還冇有醒過來?還是說,你們太過無能?!"

副院長被他嗬斥的話都不敢說了,低著頭驚恐不已。

"那何家榮下手可是真狠啊!"

張佑安立馬出聲幫腔道,"而且雲璽明明就冇惹著他,他就無事生非,欺辱雲璽,饒是雲璽一再忍讓,他還是不依不饒,竟然將雲璽傷成了這樣……這次昏迷過後,就算醒來,隻怕也可能會留下後遺症啊……"

他越說越悲痛,甚至到最後已經泫然欲泣,像極了一位心疼晚輩的慈愛叔父。

聽到他這話,一旁的楚老爺子的臉色更加難看,眼中精芒四射,手中的柺棍近乎要將地上的石磚碾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