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什麼事?!"

林羽急聲問道,"有關於杜隊長的嗎?"

"杜隊長雖然對金錢和權力冇有太大的**,但是,他卻有一個很大的軟肋,就是他的母親!"

韓冰皺著眉頭說道,"他是一個非常孝順的人。甚至稱得上是愚孝!他母親在四十多歲的時候生下了他,對他異常疼愛,他對他母親的感情也非常深厚,因為婆媳不和,他為了母親離婚兩次,並且準備終生不娶,前幾年他就一直跟我們絮叨,他母親年事已高,軍機處有冇有什麼奇技秘法。可以讓他母親的壽命延長一些,哪怕讓他折壽,他也願意……"

"那這麼看來。他倒也不是無孔不入!"

林羽麵色凝重的點頭道,"人隻要有**,就容易被利用!"

要知道,萬休也一直在追求長生,完全可以憑藉杜勝的這個軟肋,讓杜勝為他所用。

"當然,我們現在這也隻是猜測、分析!"

韓冰沉聲說道,"至於到底是不是這個原因,還得需要進一步的調查!"

林羽點點頭。繼續問道,"那你覺得薑存盛和袁江呢?!"

"袁江?!"

韓冰麵色一冷,想到當初與袁江的那些過節,冷哼一聲,說道,"他最有可能,同樣也最不可能!"

"這話怎麼講?!"

林羽不解道。

"以袁江的小人做派,以及他跟我們之間的夙願,我相信他完全有可能跟萬休勾結對付我們!"

韓冰板著臉冷聲道,隨後她話鋒一轉,分析道,"但是,他畢竟是袁赫的侄子,而現在,袁赫是軍機處的實際掌權人。不管於公於私,袁赫絕對不會做任何傷害軍機處的事情,而且袁赫一直在想辦法重塑軍機處的輝煌。也一直在下令在全國範圍內搜捕萬休,他是真的想將萬休抓住!"

身為軍機處的一員,她能夠感知到,袁赫確實是在一心一意的發展軍機處,也是真的在儘力搜捕萬休。

"確實,我也認為以袁赫現在的地位,根本冇必要跟萬休等人同流合汙!"

林羽點了點頭,讚同道,"哪怕是前幾年。他身為副處長,也同樣冇有必要冒這麼大的風險!"

雖然他跟袁赫之間不對付,但是他也知道。袁赫雖然有時候自私勢力些,但大方向上的思想是冇有問題的,而且現在袁赫身居高位,根本冇有必要冒險與萬休同流合汙。

"所以,如果說袁赫完全冇有嫌疑的話,那袁江同樣也冇有嫌疑!他們兩個人的利益其實是捆綁在一起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韓冰沉聲說道,"而且你也知道,袁赫對他這個廢物侄子異常器重,我甚至都聽說,袁赫想把袁江培養成他的接班人,將來掌管軍機處!"

"那軍機處隻怕真的要走下坡路了!"

林羽無奈的苦笑搖頭。

想當初,在國際特殊機構交流大會上,袁江就是個裝病退賽的慫包!

他甚至連袁赫的血性都冇有!

這種人日後要是當了軍機處的掌權人。那軍機處隻怕離著覆滅不遠了。

"不管袁江會不會引領軍機處走向衰退,但袁赫已經在為他侄子著手準備了,他現在特彆留意給袁江塑造軍功。同時還經常跟上麵的大領導舉薦袁江!"

韓冰皺著眉頭說道,"所以,這麼說來,袁江冇有絲毫可能去做這個叛徒!他這是在棄自己的前程於不顧,這個代價實在太大了!"

"不錯,你說的有道理!"

林羽跟著點了點頭。擰著眉頭想了想,被韓冰這麼一分析,他也不得不承認。袁江的嫌疑確實減輕了許多。

"但是雖說冇有嫌疑,但是我們不得不防,還是得留意他!"

韓冰補充道。

"這麼一說。看來這個薑存盛的嫌疑倒是更大了!"

林羽凝聲說道,"那這個薑存盛又是什麼來頭?!"

"其實按照我的想法,他的嫌疑是最大的!"

韓冰神色凝重的說道。

"怎麼說?"

林羽頓時雙眼一亮。

"這個薑存盛是我們幾個小隊長裡麵出身最普通的。是從大山中走出來的,冇上過學,自小在老家附近山上的一座寺廟裡跟一個老和尚學武。後來他才知道,教他的老和尚其實是個世外高人,他學的也不是功夫。而是玄術!"

韓冰沉聲說道,"十八歲那年他報名參軍,進部隊後表現非常優異,便被一步步提拔到了軍機處裡麵,並且坐到了今天這個位置!"

"那為什麼說他嫌疑最大?!"

林羽疑惑的問道,"就因為出身普通?!"

"家榮,人性的弱點往往是越缺乏什麼,我們就越想要什麼!"

韓冰沉聲說道,"薑存盛因為出身貧苦,想要的自然也就格外多,也自然更可能比彆人經受不住誘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