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且更容易招人誤會的是,林羽現在跟她獨處一室,還把門給鎖上了……

"我就是要讓他們聽到!"

林羽倒是滿臉的坦然,雙眼一眯。沉聲道,"如果不讓他聽到,那他怎麼會自己露出狐狸尾巴來呢!"

聽到林羽這話,韓冰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不對,先前的羞赧之色一掃而空,神情一凜。急聲道,"你說的是誰。究竟出什麼事了?!"

林羽望了韓冰一眼,略一遲疑,接著將昨晚的事情跟韓冰原原本本的講述了一遍。

"什麼,你們昨晚上竟然碰到這個內奸了?!"

韓冰聽著林羽的講述臉色不由變幻,等到林羽講述完之後,她的臉色已經鐵青一片。滿臉的不甘,咬緊牙關道,"冇想到,人都在眼前了,竟然還被他給跑了!而且還是在你的麵前給跑了!"

林羽看到韓冰真情流露出來的不甘心,心裡的最後一絲疑慮也徹底消除了!

"不對,你不是說燕子傷到他的腿了嗎,你完全可以憑藉他腿上的傷勢……"

韓冰意識到這點後精神一振,剛要跟林羽提議通過傷口揪出這個內奸,但是話到一半。她猛地一頓,意識到了什麼。低頭望了眼自己受傷的右腿臉色陡然一變,驚訝道,"現在想要憑藉著腿上的傷勢把他揪出來,是不是已經不……不可能了……"

說著她非常憤怒的拍打了下身旁的桌子,恨恨道,"隻怪這小子運氣太好了。今天竟然偏偏遇上了爆炸,導致我們幾個人全都受傷了……"

"好運是可以製造出來的!"

林羽笑著搖了搖頭。接著將他的推斷告知了韓冰,這次爆炸事件顯然是經過周密佈置的。

"什麼,這都是提前設定好的?!"

韓冰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震驚不已,"可是這一切,是誰幫他佈置的?!"

"自然是萬休的手下!"

林羽皺著眉頭沉聲說道,"他們昨晚在救走這個內奸之後,應該很快就想出了這麼一個瞞天過海的法子!"

"這幫人真的是毫無人性,竟然在鬨市區做出這種事情……"

韓冰赤紅著雙眼,咬著牙說道。"你知道嗎,我在上救護車的時候。看到一個受傷的母親抱著自己滿頭是血的孩子坐在廢墟上嚎啕大哭,我不知道那個孩子是否活了下來……"

說著她眼眶中不由湧起了一層淚水。

雖然他們一幫戰友幾乎都是被碎裂的車門金屬所傷,但是車門同樣遮擋住了爆炸的衝擊,一定程度上也保護到了他們。而那些暴露在外麵的市民,纔是傷的最嚴重的。有的人當場連胳膊都被炸掉了。

甚至,還有的人生死未卜!

這個內奸為了不讓自己暴露。卻毀掉了不知道多少人的一生!

林羽眯起眼,神情分外冷峻。沉聲道,"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他們何曾將人命當過人命!"

當年的萬休就已經視人命為草芥,為了追求自己的長生不老。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

那他的手下,以及這個與他狼狽為奸的軍機處內奸,又怎麼會在乎普通百姓的死活呢?!

"我一定要把他揪出來,將他碎屍萬段!"

韓冰咬著牙冷聲說道。

"放心,離我們逮到他的日子不遠了!"

林羽冷聲說道,"這次雖然冇逮住他,但是我們的懷疑範圍卻大大減少了,隻要我們盯死這三個人,就一定能夠有所發現!"

"哪三個?!"

韓冰猛然一怔,急聲問道。

"這正是我想問你的!"

林羽神色一凜,沉聲道,"你進入軍機處的時間長,而且也跟這些人共事很久了,你覺得誰最可疑?!"

說著林羽將杜勝,薑存盛和袁江三個名字,告訴了韓冰。

"杜勝?!"

聽到林羽提到杜勝,韓冰神色猛然一變,脫口道,"不可能是他吧……"

"越是不可能,我們反而越要加小心!"

林羽皺著眉頭沉聲說道,"這些年來,這個內奸一直隱藏的很好,或許就是在於,他是一個我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人!連你也下意識的認為他不可能,那就更要對他多加註意!"

"但是杜隊長他為人正直,不像是能夠做出這種勾當的人!"

韓冰皺著眉頭沉聲說道,"再說,他幫萬休,又是為了什麼呢?!"

"像萬休這種人,所能給的誘惑,遠不是常人所能給予的,難免說是因為抵擋不住誘惑!"

林羽沉聲說道,"再說,萬休接手玄醫門之後,所掌握的資源更加豐富了!"

"你這麼一說,我……我倒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韓冰眉頭一皺,神色不由凝重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