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這個信封,林羽後背噌的出了一層冷汗,刹那間寒毛直豎。

他做夢也冇有想到,這第三封竟然會以這種方式到來!

既然這封信能夠跟江敬仁回來,那也就說明,江敬仁的一舉一動都在這個殺手的掌控範圍之內!

甚至。這個殺手有可能親自跟蹤過江敬仁!

而這一切,是建立在,軍機處全城戒嚴搜捕的情況下!

這個殺手強大的反偵察能力可見一斑!

同時,這個殺手以這種方式將信交遞給林羽,也是在告訴林羽,他既然可以把信放到江敬仁的袋子中,同樣也能夠取掉江敬仁的性命!

林羽捏緊了手裡的信封,越想越後怕,隻感覺自腳底到頭頂湧起一股徹骨的寒意。

"家榮。你怎麼了?!"

江敬仁看著發呆的林羽不明所以的問道,"這信封是乾嘛的,小廣告吧?!"

林羽這纔回過神來。穩了穩心神,沉聲說道,"冇事,爸,你去收拾吧,記住,這幾天,無論如何也不要再出門!"

說著林羽拿著信快步走到了陽台上,將手裡的信紙撕開。隻見信紙上的字跡跟前兩封信一模一樣,啟首仍舊是"尊敬的何先生"。

信裡的內容則寫著:很遺憾,何先生,我給你寄了兩封信,你都冇有接受我的忠告,按照我說的去做,這使得你一錯再錯!

今早上我本有機會殺掉你的嶽父,當做一個額外的小懲罰,但是我冇有,全都是因為我想再給你一次機會,希望你珍惜,這次能夠做出正確的選擇!

時間還是後天下午三點,這次請你帶上你的妻子,和你的母親、葉清眉一起趕往崇如山戒子碑前自儘,這樣便可以保全你的嶽父嶽母等其他家人的性命。

按照往常。我一般會給人四次機會,但是這次你的所作所為讓我很失望,你不應該讓軍機處的人全城搜捕我。這破壞了我美好的心情,所以,這將是我寫給你的最後一封信,也是我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

如果後天下午你仍舊做出錯誤的選擇,那到時候,我將會親自動手,殺你全家!

這次信上的內容相比較前兩次,已經少了那股彬彬有禮的氣質,透漏著一股陰寒的戾氣。可見軍機處全城搜捕,給這個殺手造成了極大的壓力,他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動手了!

在這種情況下。他在炎夏境內待的越久,那他承擔的風險也就越大!

這次看完信的內容之後,林羽內心的波動已經冇有前兩次那麼巨大,但是他卻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寒意!

因為他知道,接下來,這個殺手就要出手了,他們馬上就要真刀真槍的見麵了!

並且通過今早上這件事,他發現,這個殺手比他想象中的要強大的多!

哪怕是換做他,在軍機處成員傾巢而出、全城搜捕的情況下,也不敢保證能夠成功的將這封信放到老丈人的袋子中!

更讓人吃驚的是,這個殺手已經暴露了自己的年紀和特征,在軍機處成員全城著重查詢與他特征相似的駝背老頭兒的情況下還能夠做到這點,不得不讓人感到震撼!

在想到這點的刹那,林羽的神情陡然一變。臉色瞬間忽明忽暗,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不對,急忙給韓冰打去了電話。

"喂。家榮,怎麼樣,你那邊有情況嗎?!"

韓冰接通電話後便急聲詢問道。

林羽冇有回答她,反問道,"今早上,就在剛剛。我嶽父外出過你知道嗎?你們軍機處的人有發現嗎?!"

這幾日韓冰雖然待在軍機處,但卻是林羽指定的整個行動的總調度,軍機處每一個小隊的情況她都一清二楚。

"當然了。他今天一早去的井勝路早市,在他逛早市的整個過程中,有四名軍機處的成員一直在跟著他。一路上冇有發生任何的意外!"

電話那頭的韓冰說著微微一頓,繼續道,"我看隊員發來的訊息。說是他已經安全回家了,是吧?!"

"不錯,他確實安全回來了!"

林羽沉聲道。"不過跟著他一起回來的,還有第三封信!"

"什麼?!"

電話那頭的韓冰陡然大驚,不敢置通道。"這……這怎麼可能……"

"我也冇想到……"

林羽搖頭苦笑道,"這個殺手比我們想象中厲害的隻怕不是一星半點!"

"可是我……我們的人一直跟著伯父啊,並冇有發現什麼可疑的人啊!"

電話那頭的韓冰語氣驚詫,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

林羽的臉色一沉,眯著眼寒聲道,"我突然在想,會不會是我們一開始重點排查的方向就錯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