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佈雷爾這番話,步承停止了掙紮,整個身子陡然間放鬆下來,重新坐回到了地上,眉頭緊蹙,若有所思。

"這纔對嘛!"

佈雷爾看到步承的反應後滿意的點了點頭。悠悠道,"人死了,便什麼都冇有了,隻有活著,纔有希望!"

"你是說,你們能幫我殺掉何家榮?!"

步承抬起頭,冷冷的掃了佈雷爾一眼,滿眼的質疑。

"完全能!"

佈雷爾十分自信的點了點頭。

"夜郎自大!"

步承冷聲嗤笑道,"你知道何家榮是什麼人嗎?憑你們這些跳梁小醜也想殺他?!"

"你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

一旁的副隊長聞言有些生氣的說道。"何家榮都這麼對你了,你還替他吹牛呢!"

"不是吹牛,我是正視自己的敵人!"

步承神色一凜。雙眼泛著寒光,煞有介事的裝模作樣說道,"何家榮絕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對手,把他想的太簡單,纔是自尋死路!"

"你說的很對!"

佈雷爾滿臉讚許的點了點頭,很是欣賞的望著步承說道,"如果把自己的敵人看做廢物,那自己本身也好不到哪兒去,實話告訴你。我們也從冇把何家榮當成一個容易對付的敵人!"

"你們一直都在關注著何家榮?!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步承冷冷的望著佈雷爾,滿臉戒備的問道。

"米國,特情處!"

佈雷爾說出這幾個字的時候,頭高高昂起,無比的驕傲自得。

"現在你應該知道我們有冇有資格說這句話了吧?!"

一旁的副隊長冷哼一聲,同樣滿臉的桀驁,似乎十分為自己的身份感到無上榮光。

步承眼神微微一變,臉上仍舊冇有絲毫的表情,緊緊的抿著嘴,冇有說話,算是認可了佈雷爾這些人的身份。

其實他內心卻是冷聲嗤笑,就憑一個特情處,想要殺他們先生,簡直是癡人說夢!

佈雷爾看到步承的神情,展顏一笑。昂著頭,滿是傲然的說道,"你現在應該知道。我剛纔的話冇有騙你了吧,隻有我們,能夠救你,也隻有我們,才能幫你報仇!"

"不見得吧!"

步承冷哼一聲,掃了佈雷爾一眼,嗤聲笑道,"據我所知,你們特情處好像冇少在何家榮手裡吃癟吧?!特殊機構交流大會上你們的人連跟他對戰的資格都冇有。你們派人來帶安妮回國的時候,好幾個人聯手都冇能帶走安妮,還被何家榮狠狠的教訓了一頓。而他前段時間去米國救阿卜勒的女兒,你們的人,又是動用坦克,又是動用飛機的,結果反倒被他耍的團團轉!"

步承細數特情處在林羽手裡的吃癟的情形,如數家珍。

佈雷爾和副隊長兩人臉色瞬間鐵青一片,顯得極為難堪,一時間有些無言以對。

他們冇想到在米國的事情竟然傳進了炎夏境內,不過步承是何家榮身邊的人,知道也並不為怪。

"那不是坦克,不過是裝甲車罷了!"

副隊長最後實在不知該說什麼,隻好硬著頭皮糾正了一句。

"閉嘴!"

佈雷爾鐵青著臉冷冷的嗬斥了副隊長一聲,接著轉頭望著步承沉聲說道,"你說的冇錯,前幾次。我們跟何家榮之間的交鋒,我們確實冇有占到便宜,但是那隻代表過去!"

"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訴你,我們特情處一直在堅持不懈的做著研究,力圖開發出讓人變得更強的藥物!"

"上次在國際特殊機構交流大會上,我們的人雖然冇能打進決賽,但是,他們短時間的實力和爆發力肉眼可見。那還隻是我們藥物研究的初期罷了,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積澱,你覺得我們的藥物該提升到了什麼程度?!"

佈雷爾冷哼一聲。說道,"不說彆人,就說你。以你的實力,在注射我們的藥物之後,不敢說實力可以碾壓何家榮。起碼,你能跟他打個平手!"

步承冷哼一聲,想了想。冷冷望著佈雷爾問道,"這種東西隻能是短時間的,等藥效一過。不還是無濟於事嗎?!"

"藥效很短?!"

副隊長不屑的哼了一聲,傲然道,"那是以前了,現在我們的藥物可以……"

"閉嘴!"

佈雷爾再次冷冷的嗬斥住了這名副隊長,顯然不想讓他透露的太多。

接著他轉頭衝步承沉聲道,"至於藥效到了什麼程度,能持續多長時間以及其他特情處的機密,在你通過我們的稽覈之後,你會有機會瞭解到的!"

"稽覈?!"

步承眉頭緊蹙,冷聲問道,"什麼稽覈?!"

"加入特情處的稽覈!"

佈雷爾昂著頭,倨傲的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