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話那頭的德裡克聽到這話頓時也激動起來,興沖沖道,“哦?什麼驚喜?!現在對我而言,最大的驚喜莫過於何家榮暴斃而亡,哈哈哈哈……”

“雖然何家榮現在還活著,但是離死也不遠了!”

莫洛哈哈一笑,說道,“現在我們不隻拿到了部分軍機處成員的名單,而且,這份名單中,還包含著一名跟何家榮極為親近的人!我敢保證,這個人一定掌握有很多何家榮的秘密,如果我們能夠將他招攬進我們特情處,那日後對付起何家榮來,就更加輕鬆容易了!”

“跟何家榮十分親近的人?韓冰嗎?!”

電話那頭的德裡克沉聲問道,他對林羽身邊的人倒也有所瞭解。

“不是,步承!”

莫洛急忙說道,“這個人您應該聽說過!”

“步承?!”

德裡克微微有些驚訝,疑惑道,“可是炎夏戰神向南天的徒弟步承?!”

“不錯!”

莫洛急忙道,“這份名單中也有他!”

“他也是軍機處的人嗎?”

電話那頭的德裡克有些疑惑的問道,“他不是一直都跟在何家榮的身邊嗎?!”

“德裡克先生,您忘了嗎,向南天可是軍機處的創始人,他的徒弟,肯定早就已經加入了軍機處啊!”

莫洛笑著說道,“再說,他是不是軍機處的人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不能為我們所用!”

“他是何家榮的人,怎麼可能會為我們所用?!”

電話那頭的德裡克有些慍怒的說道,“你是腦子進水了嗎,招攬這種人進我們特情處,彆說他根本就不會答應,就算答應了,對我們而言是,反倒是個隱患!你知道何家榮的人,對他都有多忠心嗎?!”

“這點我當然清楚!”

莫洛急忙說道,“不過我得到的最新訊息,是說,步承跟何家榮鬨翻了!”

“鬨翻了?!”

“不錯,而且鬨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何家榮已經派出自己的心腹去追殺步承!”

莫洛笑著說道,“據說步承傷的不輕,跑到江邊一省的時候,被何家榮兩個手下給堵住了,若不是及時跳了江,隻怕命都要丟了!”

“跳了江都能活下來,這小子倒是也命大!”

電話那頭的德裡克冷哼一聲說道。

“所以,德裡克先生,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我們可以趁機將步承招攬到我們特情處!”

莫洛急忙說道,“憑他對何家榮的瞭解,我們對付何家榮,必然是事半功倍!”

“你先不要高興的太早!”

電話那頭的德裡克冷聲說道,“你冇跟何家榮打過交道,不知道何家榮是一個多麼陰險狡詐的人,誰知道這次,是不是他和步承之間唱的雙簧,故意給我們設置的陷阱呢?!”

通過前幾次跟林羽打過的交道,德裡克便認定林羽這人詭計多端,對林羽甚為忌憚,所以不敢有絲毫的大意莽撞。

如果這件事是假的,那他們將步承挖過來,就相當於挖過來了一顆定時炸彈!

“這個,不能吧……如果是唱雙簧的話,他們怎麼會如此拚命?!”

莫洛眉頭緊蹙,大為不解的說道,“要知道,江中水流湍急,跳下去就是九死一生,步承都被逼的跳江而逃了,說明何家榮的人,可能是真的要殺他啊……”

德裡克聽完莫洛這話冇有吭聲,似乎在做著考慮。

“德裡克先生,能夠遇到這種機會非常的不容易啊!”

莫洛再次急聲勸說道,“您和洛根先生都想要讓何家榮死,但是,隻要何家榮一直躲在炎夏境內不出去,我們要想解決掉他,就極為的困難,而且我們對何家榮瞭解的太少,所能做的也就太少!”

“而這些,步承都可以提供給我們,他跟何家榮待了這麼久,甚至連何家榮的生活習性都瞭如指掌!”

莫洛繼續說道,“並且,他現在被何家榮追殺的這麼慘,必然對何家榮恨之入骨,不管他跟何家榮之間出了什麼問題,炎夏都會為了何家榮拋棄他,所以,現在隻有我們能救他,隻要我們出手相助,他一定會對我們感恩戴德,說不定會主動參與到對抗何家榮,對抗炎夏的行動中來!”

德裡克再次沉默了片刻,這才低聲說道,“我覺得這件事還是要小心,隻有在完全確定了這件事是真的,步承一點問題都冇有之後,再按照你的意思去辦!”

“您放心,我心裡清楚!”

莫洛急忙說道,接著莫洛的臉色微微變了變,有些忐忑的低聲道,“對了,德裡克先生,還……還有一件小事……前幾天我晚上約定跟戈登見麵的時候,在一家夜宵店裡,碰到了何家榮,當時我,我冇認出他……”

“什麼?!”

電話那頭的德裡克聽到這話頓時大為震怒,沉聲道,“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他是專門為了你過去的嗎?他知道你的身份了嗎?!”

莫洛嚇得身子一抖,急忙矢口否認,“冇有,冇有!他絕對不認識我,我當時跟他說了,我是來炎夏做文化交流的!”

“哼!”

電話那頭的德裡克冷哼一聲,厲聲說道,“我告訴你,你在炎夏的時候給我小心一些,一旦暴露了我們的計劃,後果你知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