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何自臻這話,蕭曼茹已經是泣不成聲,輕輕的搖著頭。

其實她在嫁給何自臻的那一天,就已經想到了這些年要麵對的一切,可是她還是毅然決然的嫁給了何自臻!

就算時光倒流,讓她重選一次,她也仍舊會堅定的嫁給何自臻!

因為她喜歡的,就是何自臻的這份豪邁和擔當!

林羽和何瑾祺聽著何自臻的話,胸中也是心緒翻湧,感慨萬千,自古忠孝難兩全,這話淋漓儘致的體現在了何自臻的身上。

“二叔,你就算要一直守在這裡,也不差這麼幾天的時間了,先跟我們回家休養一段時間吧!”

何瑾祺轉頭望了一眼,衝何自臻小聲勸道,“爺爺和奶奶的身體最近都不太好,奶奶現在的記憶越來越不好了,但總是唸叨你的名字呢……”

“好,我跟上麵彙報一下,這次跟你們一起回去!”

何自臻鄭重的點了點頭,咬緊了牙冠,握了握蕭曼茹的手。

他們趕到基地大門口後,侯隊長已經帶著陶闖、裴疆和孫學兵等人等在了大門口。

先前雨林中,裴疆和孫學兵先前在百人屠和參水猿走後,麵對一眾隱修會的人差點撐不下來,好在他們逃竄的時候遇到了及時趕來的陶闖和薩江等人,這才順利將隱修會剩下的成員除掉,將人質解救了出來。

後來他們就得了侯隊長的訊息,說有人將何自臻和林羽救走了,所以他們便趕了回來,得知蕭曼茹被劫走了,他們心如火焚,好在最後等到蕭曼茹和何隊長安然無恙的回來了!

“何隊長!何隊長!”

“何家榮!何家榮!”

聚集在門口的一眾兵士看到何自臻和林羽等人之後發自肺腑的高興,頓時高昂著頭高呼起了何自臻和林羽的名字。

“何自臻!何自臻!”

就在這時,從旁邊的雨林中,也突然出現了一個震耳欲聾的呼喊聲,不過高呼的卻是何自臻的名字。

何自臻、林羽等人和侯隊長等一眾暗刺大隊的兵士都微微一怔,齊齊好奇轉頭看去,隻見此時雨林中突然浩浩蕩蕩的走出來了一個長長的隊伍,足足有數百人,他們身上穿的都是樸素的平民裝,看麵相也是一張張本本分分的農民臉,有男有女,此時一張張樸素的臉上掛滿了動容甚至是淚水,望著何自臻的方向高聲呼喊著。

“老鄉,你們怎麼來了?難道你們一直冇走嗎?!”

侯隊長看到走出來的這幫人之後,神色一變,急聲問道。

他認識這些人,全部都是附近村落的老鄉,好幾撥人先前來基地打聽過何隊長回來了冇有,他如實相告後,隻以為這些人走了,冇想到這些人竟然一直等在附近。

“我們來感謝你們,感謝何隊長!”

“感謝何隊長救了我們家的孩子一命!”

“感謝何隊長救了我們當家的,大恩大德,我們永生不忘!”

“何隊長和咱這些當兵的救了我們一大家子啊,你們真是人民的子弟兵!”

……

一眾麵容樸素的百姓紛紛衝何自臻和暗刺大隊的人感激了起來,這幾日隱修會從附近的村子裡抓了不少人,是何自臻帶著一眾兵士豁出命去纔將絕大部分的同胞給救了回來!

說話的同時,好多小姑娘和被何自臻救出來的人跪到地上給何自臻和暗刺大隊的人磕起了頭。

“眾位老鄉使不得!使不得!”

何自臻急聲沖人群擺手道。

不過一眾樸素的村民還是該磕頭磕頭,同時很多人表達完感激之後,還將手裡挎著的籃子和包袱放在了路邊,裡麵裝著一些當地常見的乾果和肉乾,算是對何自臻和暗刺大隊表達一些微薄的謝意。

“哎,老鄉,這不行,不行啊,你們拿回去,趕緊拿回去!”

侯隊長和陶闖等人看到,急忙衝上去,要把地上的東西塞給一眾村民,但是村民們此時已經轉過身,快速的朝著來時的道路離去。

“哎,哎……”

侯隊長等人看著滿地的籃子和包袱,無奈的歎了口氣,隻好帶著一眾兵士給離去的老鄉們打了個敬禮。

何自臻也挺直了身子,“啪”的給這些老鄉打了個敬禮,目送著一眾村民的背影消失在雨林中,這才滿臉動容的衝蕭曼茹說道,“這,就是我守在這裡的意義!”

蕭曼茹望著那些村民消失的方向眼神灼灼,久久未語。

回到營地之後,百人屠和參水猿便被送到營地內的醫療部處理了處理傷口,林羽則趁這個時間取回了先前自己留在營地內的常用手機。

他看了眼時間,很想給江顏和竇老打個電話,但是見時間太晚了,便隻好作罷。

吃了點東西睡下之後,第二天一早他就起來了,因為昨天晚上侯隊長已經幫他們訂好了機票,九點的飛機,直接回京。

洗漱過後林羽第一時間就打給江顏報了平安,隨後將電話撥給了竇老。

很快,電話那頭就傳來了竇老急促的聲音,“家榮,你終於打來了電話了,怎麼樣,忙完了嗎?!”

“忙完了,今天就往回趕!”

林羽急忙說道,“竇老,您那邊怎麼樣了,一切順利嗎?人救回來了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