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獨自逃命不肚子逃命,現在這種局勢,留在這裡,就是送死!”

何自臻皺著眉頭,沉聲說道,“這樣死掉,將會毫無價值,所以現在能活一個是一個!”

“誰說這樣死冇有價值?!”

林羽神色凜然,昂首挺胸,神色堅毅的朗聲道,“就算是死,死之前,我必然也要拖上拓煞和這些神木組織的人給我們墊背,縱然無法將他們全都殺死,那也是能殺一個是一個!每多殺掉一個人,我就為我的國家和同胞消滅了一個敵人!這樣,我們的後來人,就會少一個敵人,少一分阻力!”

“家榮!”

何自臻聽到林羽這話頓時急了,急聲衝林羽喊了一聲,還想勸說,不過被林羽擺手打斷了。

“何叔叔,如果我們拚死一戰,說不定還能有奇蹟出現,但是如果這次家榮跑了,那家榮當真就成了拋兄棄弟的無恥懦夫了!”

林羽昂著頭,臉上冇有任何的懼意,高聲說道,“縱然能夠活下去,我這一生,也將在煎熬與愧疚中度過,即使活著,也不過是一具行屍走肉罷了!”

如果此時他臨陣而逃,那他將不配做軍機處的影靈,不配這重活一世的機會!

他重活一世,才發現,有些東西,遠比生命重要!

隻不過可惜的是,他對不起江顏,對不起自己的父母家人!

有些遺憾,隻能來世再彌補了!

聽到林羽這話,何自臻喉頭一動,將原本想勸說林羽的話生生嚥了回去,眼中的光芒也陡然間變得堅定下來,神色一凜,昂著頭掃視了周圍的一眾黑衣人一眼,又恢複了那種豪邁胸懷的氣勢,朗聲道,“好,今天咱們就殺他個天昏地暗,不死不休!”

“哈哈,好,殺他個天昏地暗,不死不休!”

林羽也朗聲一笑,高昂著頭大聲說道。

“可惜無酒啊!”

何自臻跨步而立,摸出腰間的匕首,豪邁道,“若有,我必要先飲上他三大碗!”

“是啊,可惜無酒!”

林羽也歎息一聲,冷冷的掃視著周圍的一眾黑衣人,淡淡道,“那便以血為酒!”

“那便以血為酒!”

何自臻和身旁的幾名暗刺大隊的成員雙眼殺氣騰騰,沉聲附和道,同時已經抽出了腰間的匕首。

就連那兩名傷員,也靠著最後的一絲自製力站穩了身子,摸出了自己隨身攜帶的武器。

“好,是條漢子!”

拓煞跟兩名東洋來的小頭目交代完之後,雙眼陰寒的望著林羽笑了笑,說道,“你死了,我替你收屍!”

“不必了!”

林羽搖搖頭,朗聲道,“彆說你會死在我前麵,就算你死在我後麵,你,也不配!”

聽到他這話,拓煞眼中的寒色更重,冷聲說道,“好,等會我把你舌頭拔下來的時候,我看你還嘴硬不嘴硬!”

緊接著他衝那兩名留著小鬍子的東洋人使了個眼色。

兩名東洋人立馬心領神會,一點頭,用東洋語高聲喊道,“動手!一個不留!”

“謔!”

黑壓壓的人群頓時爆發出了一聲高嗬,同時所有人影驟然啟動,朝著林羽和何自臻等人急速衝了上來。

“家榮,今天就叫你看看何叔叔的本事!”

何自臻朗聲一笑,接著率先朝著前麵黑壓壓的人群撲了上去,手中匕首一翻,直紮前麵一人的胸口,不過對麵這個人影閃躲極快,立馬躲開了他的這一攻。

何自臻似乎早有預料,身子急速的往前一頂一靠,將肩膀生生撞擊在了這人的胸口,同時左手摸出腰間的手槍,“砰”的一槍擊中了這個人影的左腿,這個人影腳下一個趔趄,身子往下一沉,何自臻右手的匕首立馬往上一揚,寒光一閃,一道血珠濺落,這個身影立馬捂著自己的脖子,“噗通”一聲摔砸在了地上。

他這一係列動作迅速犀利,但是畢竟對方人多,在他擊殺眼前這名神木組織成員之後,另外一名黑影已經竄到了他身後,狠狠的一刀朝著他的背後紮來。

而何自臻根本都冇有注意到背後的這一刀,因為此時他麵前已經有數個人影衝了過來,他慌忙架刀相迎,抬槍相逼。

眼看著背後黑影這一刀即將紮到他的後脖頸,但是此時林羽閃電般掠來,一把抓住這個黑影的胳膊,用力的一捏,“哢嚓”一聲脆響,這個黑影的胳膊立馬被扭斷,緊接著林羽一腳踹在了這個黑影的胸口。

“哢嚓!”

隨著胸口一聲清脆的骨碎聲,這個黑影立馬飛了出去,砸撞到了後麵的人群身上。

林羽再次身子一閃,手中的匕首蝴蝶般一翻,兩道血珠飛過,對麵的兩名黑衣人立馬捂著喉嚨直挺挺的往後栽去。

雖然對方人手多,但是這也限製了他們的活動空間,致使這兩個黑影根本無法躲開林羽快如閃電的刀法。

一眾黑衣人看到林羽眨眼間便解決掉了他們中的三人,頓時神色大變!

“何叔叔,你看我這一刀可還行?我讓你看個更厲害的!”

林羽衝何自臻朗聲一笑,接著一把拔出自己腰間的手雷,掰掉拉環,直接扔到了遠處黑壓壓的人群。-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