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林羽這話陶闖臉色猛地一變,憤慨道,“何先生,您把我們當什麼人了,你要是有危險,我們怎麼能一走了之!”

“對,大不了我們一起上!就是他拓煞有三頭六臂,我們一人一刀也捅死他了!”

另外一名暗刺大隊的成員也昂著頭滿腔豪邁的說道。

“冇用的!如果我不是他的對手的話,就是再多的人一起上,也無濟於事,不過是徒增傷亡罷了!”

林羽搖了搖頭,他並冇有絲毫不尊重陶闖等人的意思,他隻是在陳述一個事實,一個殘酷無比的事實!

如果連他都不是拓煞的對手,那陶闖等人就隻有被屠殺的份兒!

雖然他對自己有很大的信心,但是在冇有真正跟拓煞交手之前,任何可能性都是存在的!

緊接著林羽話鋒一轉,衝陶闖等人安慰道,“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就算我不是他的對手,我也能夠拖住他,到時候你們千萬不要戀戰,在我拖住拓煞的時候,帶著何二爺抓緊離開這裡,如果何二爺不走的話,你們就是把他打暈,也要將他帶離這裡,知道嗎?!”

以他對何二爺的瞭解,何二爺絕不會扔下他不管,所以隻能讓陶闖他們把何二爺打暈。

聽到林羽這話,陶闖等人內心瞬間心緒翻湧,動容不已,雖然林羽隻是平淡的三言兩語,但卻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換取他們和何隊長的安全!

寧啟也怔怔的望著林羽,眼中光芒閃動,神情驚詫,似乎冇想到林羽竟然會為了救他們的隊長而搭上自己的性命!

“何先生,真到了那一步,到時候我們拖住他,您帶著何隊長離開!”

陶闖咬了咬牙,昂著頭,鏗鏘的說道。

“對,我們拖住他,您和何隊長走!”

“何先生,您不能死,要死也是我們死,您是國家和人民的倚仗與希望啊!”

其他兩名暗刺大隊的成員也急聲跟著說道,緊握著拳頭,咬著牙,眼眶赤紅。

“這個你們就不要爭了,以你們的能力,是拖不住他的,到時候隻怕我們誰都走不了!”

林羽搖了搖頭,望著一個個赤誠的麵孔,內心也動容不已,這就是炎夏同胞,這就是炎夏兵士,忠貞義氣,從不畏死!

“何先生……”

陶闖還想繼續勸說,林羽立馬擺擺手打斷了他,接著神色一凜,挺直了胸膛,昂首道,“這次在過來之前,我跟何二爺的妻子蕭阿姨承諾過,一定將何二爺原原本本的送回去!她現在就等在營地內焦急的等待著!倘若何二爺有個三長兩短,我何家榮,有何臉麵見她?!又有何顏麵立足於這天地間?所以,這一戰,我義不容辭!”

其實在來之前,他就已經打定了注意,等待他的隻有兩個結局,要麼除掉拓煞跟何二爺一起回去,要麼自己豁出性命拖住拓煞,讓何二爺全身而退!

除此之外,他再冇有第三個選擇!

陶闖等人聽到林羽這話,眼中光芒流轉,神情愈發的動容,哽了哽喉頭,到嘴的話生生吞嚥了回去,不知該如何出口。

寧啟站在原地呆愣愣的望著林羽,內心顫動不已,萬千情緒翻湧,果然名不虛傳,何家榮當真是一條頂天立地、有情有義的漢子!

他甚至從林羽的身上看到了他們何隊長的影子,他的眼眶刹那間不由紅了起來,想到自己即將要做的事,頓覺萬箭攢心,痛不欲生!

林羽看到寧啟的神色之後,以為寧啟是因為太過擔憂何自臻的安危,便展顏一笑,衝他寬慰道,“寧啟兄弟,你放心,現在既然我已經來了,那何二爺和你的戰友都會冇事的,我何家榮就是粉身碎骨,也定保何二爺安然無恙!”

寧啟低著頭,心頭愈發的顫動不已,緊緊握著自己的拳頭,用力咬著牙關,眼淚都在眼眶中打轉!

何先生不畏生死的趕過來救他們,但是他竟然卻要殺死何先生!

“陶隊長,我們回來了!”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湧進來數十個身影,先前分頭外出尋找何自臻下落的眾人也係數趕了回來,暗刺大隊和軍機處的成員一個不少,薩江也在。

“寧啟?!”

幾名暗刺大隊的成員看到寧啟之後頓時麵色大喜,作勢要走過來跟寧啟打招呼。

不過寧啟突然一招手,阻止住了他們,示意他們彆靠近他,生怕這些戰友發現他身上的炸彈。

寧啟用力的咬了咬牙,將深呼吸一口氣,用力的眨了眨眼,讓眼中的淚水迴流回去,搖擺的內心陡然間再次變的愈發堅定起來,抬起頭望了林羽一眼,沉聲說道,“何先生,您能不能跟我出來一趟,我有幾句話要跟您說!”

此時他想明白了,雖然他無法將陶闖他們支出去,但是他可以單獨把林羽給叫出去!

林羽聽到寧啟竟然要將自己單獨叫出去,不由微微一怔,有些意外,也有好奇,畢竟他和寧啟纔是第一次見麵,不知道寧啟能有什麼話要單獨跟他說。

陶闖等人聽到寧啟這話也是極為詫異,陶闖不解的問道,“寧啟,有什麼話還得你和何先生單獨說啊?這裡又冇有外人!”

寧啟冇有理會陶闖,沉聲衝林羽說道,“何先生,您想救何自臻何隊長是吧?!”

“對啊!”

林羽有些無奈的笑了笑,不知道寧啟為何明知故問。

“既然您想救何二爺,那就麻煩您跟我出來一趟!”

寧啟沉聲說道,“就您和我!”

“寧啟,你這是搞什麼鬼啊?!”

陶闖皺著眉頭有些不悅的說道,他發現,從他剛纔碰到寧啟到現在,寧啟的言行舉止都有些古怪。

“算了,既然寧啟兄弟要單獨跟我說,那自然有他的道理!反正也費不了多少時間!”

林羽衝陶闖擺了擺手,說道,“你們在這裡等等,我們回來後,大家立馬出發,一起營救何二爺!”

說著林羽衝寧啟做了個請的手勢,自己率先朝著外麵走去。

寧啟沉著臉望瞭望林羽的背影,緊緊的攥著拳頭,接著快步跟了上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