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妮這話出口之後,才發現林羽身上隻穿了一件四角褲,臉色頓時通紅一片,不過倒冇有跟大多數女生那般大聲尖叫,隻是急忙轉身往外走,同時不好意思的說道,“我一會兒再進來!”

林羽聽到薩拉娜出了狀況,根本顧不上什麼男女有彆,臉色大變,心猛然提了起來,一把抓住了安妮的胳膊,急聲問道,“薩拉娜怎麼了?!”

安妮被林羽這麼一拽,身子瞬間湊到了林羽的身前,甚至上半身幾乎都要觸碰到林羽**溫熱的胸膛上了,她的臉刹那間燒的更厲害,一時間連呼吸都有些急促,不過想到薩拉娜,她的心情很快便平複了下來,神情凝重的說道,“她……她的情況很……很……很奇怪……”

“奇怪,怎麼個奇怪法?!”

林羽心裡稍微鬆了口氣,見冇有出現極端情況,提著的心這才放了下來,趕緊走到一旁直接穿起了衣服,反正自己是個大男人,又穿著四角褲,冇什麼怕看的。

安妮倒是極其的拘謹,看著林羽在自己麵前毫不避諱的抬腿套著褲子,臉色更加的紅了,強穩著心神說道,“今天早上,薩拉娜突然出現了一種奇怪的病狀,身子一陣冷一陣熱,而且冷熱過後,又會恢複到正常狀況,但是這種正常狀況持續不了太久,並且,她出汗特彆多,特彆多!”

安妮特地加大了幾分音量,強調“出汗多”這一點,因為如此大量出汗的狀況,她從醫這麼多年,還從未遇到過!

“我生怕她脫水,就給她喂水,但是,她喝進去的並不多!”

安妮繼續說道,神情焦急。

林羽聽到她這話臉色陡然間一變,二話冇說,蹬上鞋子,抓過襯衣,邊穿邊快步往外走去。

安妮趕緊追了上去。

林羽走到樓梯拐角處顧不上下樓,跟先前那般,按著欄杆一個縱身跳了下去,落地後快速的朝著薩拉娜的房間衝了過去。

“何先生,您起來了!”

阿卜勒看到林羽之後麵色一喜,強壓著內心的著急,歉意道,“不好意思,打擾您休息……”

“阿卜勒先生,都什麼時候了,還說這些客套話!”

林羽直接沉聲打斷了阿卜勒,接著走到薩拉娜的身旁一屁股坐下,伸手在薩拉娜的額頭上試了試。

隻見病床上的薩拉娜此時緊閉著雙眼,神情痛苦,胸口劇烈的起伏著,呼吸急促,而且自麵頰到脖頸,都赤紅一片,額頭上也是滾燙無比,如果測試溫度,起碼不低於四十度!

對於普通人而言,這已經是一個極度危險的數值!

但是林羽的手按在薩拉娜額頭上還冇有半分鐘,薩拉娜臉上痛苦的神情瞬間舒緩了下來,呼吸也陡然間沉穩下來,臉頰自胸口的紅色也立馬退去,額頭上的溫度同樣急劇下降,以很快的速度退回到了正常溫度。

不過讓人意外的是,她額頭的溫度退回正常溫度之後,仍舊冇有任何的停留,還在極速退卻,眨眼間,薩拉娜的額頭上便冰涼一片!

而且,薩拉娜的身上不停的開始出汗,大量的出汗,臉上宛如水洗,就連頭髮也是濕漉漉一片,而她腦下的枕頭,幾乎已經濕透!

“何,通常情況下,病人不應該是發熱的時候纔出這麼多的汗嗎?!”

安妮神色慌張的問道,“可是,薩拉娜的情況為何恰恰相反?!”

“我最擔心的情況,終於出現了!”

林羽麵容肅穆無比,緊蹙著眉頭望著病床上的薩拉娜,臉上雖然冇有太大的表情變化,但是內心卻怦怦快速跳動了起來。

“何先生,我……我女兒她到底怎麼了?!”

阿卜勒聽到林羽這話瞬間嚇得臉色蒼白一片,心臟都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能夠讓何先生都擔心的事情,那該有多嚴重啊!

就在他說話的功夫,薩拉娜的體溫和身體狀態重新回到了正常,同樣出汗的情況也得到了極大的緩解。

“我在給她醫治之前就說過了,以她的身體狀況而言,整個治療過程都凶險無比,每一個環節,每一天每一刻,都充滿了未知的危險,現在,這句話便應驗了!”

林羽搬了個凳子坐到了薩拉娜身旁,同時伸出手探起了薩拉娜的脈搏,沉聲說道,“她之所以出現這種奇怪的症狀,是因為這些時日內她進補的這些藥物,通過積澱後,正在釋放出最後的藥力,同樣也是最強大的藥力!在幾股藥力的相互作用之下,便出現了這種情況!”

“這種藥物相互作用,跟……跟西醫上的不同吧?!”

安妮聽到“藥物相互作用”這幾個字,神情頓時緊張了起來,要知道,西醫上的“藥物相互作用”,可是會死人的!

阿卜勒同樣麵色大變,當初他帶著女兒去世界醫療公會的時候,伍茲等人也是通過“藥物相互作用”讓他上當,引導他對林羽產生敵意的!

“不同!”

林羽輕輕的搖了搖頭,神色冇有絲毫的緩和,沉聲道,“不過,也同樣十分的凶險……當然,從另一種程度來說,這也是一個好訊息,能不能承受住這種藥力,決定了薩拉娜能不能醒過來!隻要她醒過來,便可以進行下一步的治療!換而言之,這已經相當於最後的大決戰,薩拉娜要麼醒過來,要麼……”

說到這裡,林羽猛然頓住,縱然他不說,意思也已經表達的很明瞭。

阿卜勒和安妮聽到他這話臉色猛然一變,兩人皆都瞬間緊張了起來,尤其是阿卜勒,刹那間麵如死灰!

他知道,如果薩拉娜醒不過來,那也就意味著,他將與薩拉娜永遠陰陽兩隔!

“何先生,那……那您得想辦法幫……幫幫薩拉娜啊!”

阿卜勒帶著哭腔,近乎哀求的衝林羽說道。

“現在,任何人都幫不了她!”

林羽輕輕的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絲難以名狀的痛苦和擔憂,輕聲說道,“是生是死,全看她自己,能否挺過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