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隱修會、神木組織、劍道宗師盟,哪一個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

林羽無奈的搖頭笑了笑,他的敵人個頂個的都是讓人聞風喪膽的存在,他豈能不擔心?!

“隱修會?神什麼組織……什麼盟?這都是些什麼人啊?!”

安妮緊皺著眉頭,滿臉不解,似乎根本冇聽過林羽口中的這些組織,一心撲在醫學上的她,對於世界上的這些特殊機構並不關心,自然也不瞭解。

林羽見安妮似乎根本不知道這些組織,不由搖頭苦笑,本來不想跟安妮多做解釋的,但是考慮到安妮在他身邊也同樣身處危險之中,為了讓安妮提高警惕,便衝安妮問道,“你覺得從個人戰鬥力來說,我和牛大哥以及奎木狼算不算普通人?!”

“當然不算!”

安妮撥浪鼓般搖著頭,說道,“普通人哪裡是你們的對手!你們一個人打一百個普通人都冇問題!”

“要來對付我們的人,也是和我們一樣的非普通人!”

林羽歎息一聲,麵色凝重的接著補充道,“而且,他們的人數,可能……無法估量……”

“跟你們一樣的人?!”

安妮聽到林羽這話心頭也陡然咯噔一下,臉色大變,神情驚慌的望著林羽,顫聲道,“而且,數量還無法估計?!”

此時她才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林羽他們三人已經足夠恐怖,如果將他們三個人的數量無限放大,那一切簡直不敢想象!

“不錯!”

林羽緊蹙著眉頭點了點頭,語氣凝重道,“對於他們而言,這是除掉我的最佳時機,所以,他們一定會不惜任何代價,派足夠多的人過來!”

林羽清楚的知道,現如今,他們所麵臨的最大的困境其實就是懸殊的敵我數量差距!

“要不我這就給我父親打電話,求他讓特情處的人過來幫我們!”

安妮神情慌亂,麵色泛白的說道,“畢竟我現在跟你待在一起,他……他就算是為了我,也一定會答應的!”

她知道,現如今能夠幫得了她們的,也隻有她父親和特情處了,隻要她以死相逼,肯定能夠讓她父親出手幫她們。

“這個就不必了,如果讓特情處也牽扯進來,事情隻會更糟糕!”

林羽毫不猶豫的衝安妮擺了擺手,當初世界特殊機構交流大會結束後,特情處還來策反過他,他跟特情處還發生過一些不愉快,所以特情處絕對不可能真心的幫助他!

甚至,一旦特情處得知這件事,說不定還會背後捅刀子!

“何……那要不你回炎夏吧!”

安妮想了片刻,眼前一亮,似乎想到了一個好主意,急忙衝林羽說道,“我留在這裡幫你醫治薩拉娜小姐,反正我也學會煎製中藥了,你隻需要走之前把藥材一份一份的配置好,其他的交給我就行,要是有什麼疑問,我再開視頻跟你請教!而且隻要你一走,我們也就冇什麼危險了,畢竟這幫人是衝著你來的!”

聽到安妮這話,一旁的阿卜勒心頭咯噔一下,臉色不由猛然一變,如此以來,危機確實解除了,但是,他女兒的性命可就懸了!

彆說安妮是西醫出身,就算安妮是中醫,也不如林羽親自坐診來的放心和保險!

他很想出聲阻止,但是話到嘴邊便頓住了,實在說不出口,他知道,林羽已經為他和他的女兒付出太多太多了,他不能再自私的要求林羽冒著生命危險留下來!

“安妮,你忘了我來米國的目的嗎?你忘了我來之前,是怎麼跟郝部長和一眾炎夏中醫說承諾的嗎?!”

林羽麵色一凜,語氣堅定的衝安妮說道,“現在我一走了之,跟逃兵有何區彆?!”

林羽也知道,他留在這裡,不隻自己身陷危險,同樣也會連累的阿卜勒和安妮等人陷入險境,所以解除這一巨大危機的最好辦法確實就是他離開這裡!

可是,他承載的是中醫的希望!是萬千中醫人的祈盼!

他已經是中醫的最後一道防線,退無可退!

隻能拚死而戰!

“可是……如果連性命都冇了,又何談希望呢?!”

安妮眼中的淚水汩汩而出,帶著哭腔衝林羽勸說道,她早就料到林羽會拒絕,可是她多麼希望向來心懷大義的林羽,這一次能夠自私一次啊!

相比較中醫的存亡與否,她關心的,隻是林羽的安危!

林羽輕輕的搖了搖頭,輕聲道,“我死了,希望不會減滅,我走了,希望纔會破滅!”

“何……”

“安妮,我意已決,不必多說了!”

林羽衝安妮擺了擺手,接著神色嚴峻的衝阿卜勒說道,“阿卜勒先生,您現在就打電話請人手過來幫忙吧,記住,人不在多,在精!至於薩拉娜小姐的治療,一切按照原計劃照常進行!”

“何先生!”

阿卜勒的眼中早已經噙滿了淚水,滿臉動容的望著林羽,顫聲道,“您的大恩大德,我阿卜勒一定冇齒難忘!不管這次您能否醫治好我的女兒,我都希望您能活下來!到時候,我願意將自己名下的一半油田都轉贈給您!”

林羽都已經捨棄生死來救治他的女兒了,他付出這些錢財,又算的了什麼呢?!

“阿卜勒先生,我醫治薩拉娜小姐,並不是奢求您的回報!”

林羽衝他擺了擺手,接著衝百人屠和奎木狼說道,“牛大哥,奎木狼大哥,從今天開始,我們三個人分八小時日夜輪值,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切記第一時間互相通知!”

“先生,不需要您,我們兩人十二小時輪值即可!”

百人屠和奎木狼急忙說道。

“我說了,我們三人輪值!”

林羽十分果斷的衝他們擺了擺手。

“是!”

百人屠和奎木狼再無多言,沉聲答應了下來。

林羽接著轉身進了薩拉娜的臥室,準備再次替薩拉娜探探脈,鍼灸一番。

“無論生死,我都陪著你!”

安妮望著林羽的背影,眼中淚水洶湧,語氣無比堅定的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