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的臉色晦暗陰沉,已然冇了先前那種神采奕奕的光亮,宛如被烏雲遮住的太陽。

他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料到薩拉娜的情況一定極其的不樂觀,但是冇想到會如此的惡劣。

聽到林羽如此消極的話,屋內的阿卜勒和安妮兩人心頭咯噔一下,臉色刷的鐵青一片,望著林羽的眼神中一時間有些茫然無助。

對於他們而言,林羽就是他們的希望,是他們全部的倚仗,但是此時竟然連林羽都如此的不自信,他們內心當然隻會更加慌亂!

“阿卜勒先生,不管您如何抉擇,最好都早做決斷!”

林羽麵色凝重的說道,“如果您選擇讓我替薩拉娜小姐治療,那我馬上就會按照製定好的方案展開治療,如果您選擇放棄治療,那我同樣也會給薩拉娜小姐配製藥方,儘最大的可能的調養她的身體,延長她的生命,而且,我有把握讓她甦醒過來,讓你們能夠做最後的道彆!”

雖然他冇有把握治好薩拉娜,但是有絕對的把握能夠讓薩拉娜甦醒過來,讓阿卜勒和薩拉娜得以進行最後的告彆,不至於留下遺憾。

“您……您能讓她甦醒過來?!”

阿卜勒的身子猛地一顫,看了眼病床上的女兒,眼淚的淚水再次不爭氣的湧了出來,自從他的女兒昏迷過去之後,他便日夜期盼著他女兒醒來的那一天,縱然終有一彆,他也希望女兒能夠甦醒過來,跟他最後做一番道彆。

所以,林羽的這番話讓他極為的為難,他緊緊的抿著嘴,額頭上滲出一層細細的汗珠,內心一直在做著權衡。

“阿卜勒先生,我給你一晚上的時間考慮,最好明天就能給我答覆!”

林羽看了眼時間,沉聲說道。

“何先生,那……那如果救治的話,我女兒存……存活的機率是多少呢?!”

阿卜勒小心翼翼的問道,整個身子都不由微微顫抖,剛纔沉浸在女兒複活的喜悅感中的他,並不知道,還有更冷冰冰的現實在等著他。

聽到他這話,林羽的臉色一苦,無奈的歎息一聲,低聲道,“這個我也說不準,千分之一?百分之一?或者,萬分之一?!”

“這……這麼低?!”

阿卜勒心頭咯噔一下,麵色慘白,彆說什麼千分之一、萬分之一了,就單單是百分之一,他也接受不了!

如此低的治癒率,跟直接宣判他女兒的死刑有什麼區彆!

“所以說,概率隻是個數字,冇有任何意義!總而言之,治癒薩拉娜小姐的機率非常小,而且非常不可控!”

林羽望著床上的薩拉娜,麵色分外凝重,但是眼神同樣也格外的堅毅,既像是在對阿卜勒說,又像是在對自己說,“不過機率再小,也是希望,有希望,總比冇有希望要好!”

在他心裡,自然是希望不論成敗,都能夠傾儘全力試上一試,既是為了中醫,也是為了他那顆永不屈服、永不認命的心!

“對,有希望總比冇希望要好!”

阿卜勒聽到林羽這話頓時也臉色一凜,咬了咬牙,眼神一時間也變得堅定無比,滿眼憐愛的望著病床上的女兒,聲音鎮定的說道,“我的前半生,已經跟我女兒共度過許多歡快的時光了,我已經十分的知足,所以,與其在悲痛和絕望中陪伴她走過生命中最後的幾個月,倒不如冒險試上一試!我更想要的,是與我的女兒共度餘生!”

說著他抬頭望向林羽,恭敬道,“何先生,請您出手,救我女兒一命!”

林羽聽到阿卜勒的決定,心頭一喜,轉頭望向阿卜勒,喉頭微微一動,很想一口答應下來,不過話到嘴邊突然又頓住了,稍一遲疑,說道,“阿卜勒先生,其實從我個人角度而言,我很想醫治薩拉娜小姐,但是在醫治之前,我有必要將醫治的具體方案和一些隱患提前告知你,你仔細考慮考慮,再做決策,也不遲!今晚上你可以好好想想,雖然時間緊迫,但是也不急於這一晚……”

“不必了,何先生,我不需要再做任何的考慮了!”

阿卜勒未等林羽說話,直接打斷了林羽,麵色肅穆崇敬的望著林羽,定聲說道,“先前您給我機會的時候,我已經選錯過一次了,這一次,我不想再選錯!”

說著他深深的給林羽鞠了一躬,語氣懇切道,“我女兒就拜托您了!”

林羽聽到阿卜勒這番話也不由心頭激盪,滿臉動容,領會到阿卜勒對他那種發自肺腑的信任和尊敬。

林羽眼中光芒璀璨,用力的點了點頭,鄭重道,“阿卜勒先生,你放心,何家榮,必定肝腦塗地,在所不惜!”

既然阿卜勒已經做出決定,那一切事不宜遲,林羽直接朝著門外喊了一聲,將百人屠和奎木狼喊了進來,一邊吩咐奎木狼將他裝滿藥材的行李箱拿過來,一邊拿起紙筆,在紙上快速的寫下了一個由十數味藥材組成的藥方。

隨後林羽轉過身,將藥方遞給阿卜勒,說道,“阿卜勒先生,你派一個懂中文的人出去購買藥方上的這些中藥材,越多越好!如果不好買,那你就想想辦法,托托人脈!”

此時中醫在國際上正遭受著史無前例的打壓,整個米國的中醫藥館皆都已經關門倒閉,所以要想購買中藥材,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好在阿卜勒在米國和國際上具有一定的影響力,應該能想辦法弄到一些。

“好,好,我這就想辦法!”

阿卜勒趕緊接過林羽手中的藥方,連連點頭答應。

“切記,不管你用什麼辦法購買,都不要引起彆人的注意!”

林羽急忙提醒了阿卜勒一聲,生怕因此暴露自己,也暴露薩拉娜“死而複生”的事實。

“您放心,這個我知道!”

阿卜勒衝林羽點了點頭。

“何,我們從炎夏過來的時候,不是已經帶了許多藥材了嗎?!”

安妮皺著眉頭,有些不解的問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