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啊,先生!您實在是太聰明瞭!”

厲振生聽到林羽這話陡然間振奮不已,用力的一拍大腿,急聲道,“我剛纔其實也在納悶,老感覺這件事有蹊蹺,這麼奇怪的病症,他們怎麼突然間就有了治癒的先例了呢!而且這麼牛逼的病例,我們國內竟然連聽都冇有聽說過,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如此說來的話,這個病例……可能根本就不存在!”

他一開始的時候也生出過這種疑惑,但是冇有往細處去想。

聽到厲振生這話,安妮此時臉上的笑意卻突然一滯,似乎想到了什麼不對,微微皺起了眉頭,疑惑道,“可是,假如這個病例不存在的話……那我父親和米國醫療協會又為何會說他們治癒過這種病例呢?!”

“安妮,你確定給你打電話的那小子百分百不會騙你?!”

厲振生轉頭衝安妮問道。

“確定!”

安妮十分肯定的用力點了點頭,她知道這次的事情事關重大,找的線人自然是百分百信得過的,她堅信給她報訊息的人絕對不會騙她!

“那行了,那就隻有一個可能了!”

厲振生一拍手,衝安妮斬釘截鐵的說道,“肯定是你父親為了讓阿卜勒相信他,讓阿卜勒的女兒心甘情願的接受治療,故意杜撰出來了一個病例!”

既然這個病例極有可能不存在,那必然就是伍茲等人杜撰出來的!

聽到厲振生這話,安妮的臉刹那間蒼白一片,微微一愣,接著用力的搖了搖頭,十分堅決的說道,“不可能!我父親絕對不可能做出這種事!他雖然高傲自滿、脾氣暴躁,而且喜歡爭強好勝,但是他的醫德是絕對冇有問題的!遇到疑難病人,或者交不起高昂診金的病人,他會選擇拒絕診治,但是絕不會隨意欺矇病人!”

雖然她的父親說不出多麼的高尚,但是也絕對不是那種為了目的不擇手段,踐踏醫德和他人性命的人!

“是,你父親以前或許不會做出這種事,但是這次可說不定!”

厲振生皺著眉頭沉聲說道,“這次他可是鐵了心要將我們先生和中醫置於死地啊,所以他做出什麼也不讓人意外!”

雖然厲振生冇見過伍茲,但是通過林羽跟伍茲之間的糾葛,在他心裡,早就已經把伍茲定義為一個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無恥小人!

“不……不會的,不會的!”

安妮用力搖著頭,臉色無比的難堪,既不敢相信,也不願意相信!

她不相信自己的父親會如此不堪,竟然為了達到目的,連為醫的良知和底線都丟掉了!

林羽見安妮臉色如此難看,皺著眉頭思索片刻,衝安妮說道,“安妮,你先彆著急,這件事除了厲大哥說的這一種可能,其實還存在另一種可能!”

聽到林羽這話,安妮眼前一亮,急忙問道,“何,還有什麼可能?!”

厲振生聞聲也不由一愣,不解的望向林羽,不明白除了是伍茲杜撰的,還能有什麼可能!

“就是你父親可能誤診了阿卜勒女兒的病情!”

林羽轉過頭望向窗外,說道,“可能是你父親把阿卜勒女兒的病情,當成了米國醫療協會以前醫治過的一種病情,所以纔會說他們治癒過這種病例!如果這個病例的病情稱不上奇特的話,自然也不值得被人經常提起,媒體也不值得報道,那這一切,也就說得通了!”

“對,極有可能是這種情況!”

安妮咬著牙點了點頭,如果是林羽說的這種情況,那便說明瞭她父親醫術不濟,誤診了阿卜勒女兒的病情,但是總比說她父親醫德有問題要好!

“如果是這種情況的話,其實更危險!”

林羽皺了皺眉頭,沉聲說道,“我不知道你父親他們把阿卜勒的女兒診斷成了何種病情,但是既然是出現了誤診,那所用的藥物和治療方法肯定不會起效,說不定還會加劇阿卜勒女兒病情的惡化,縱然往樂觀方向想,治療方案和用藥不會加劇阿卜勒女兒病情的變化,那也是在浪費時間,而阿卜勒女兒現在的情況,根本就拖不起!”

“對!不管伍茲是存心的,還是誤診,阿卜勒的女兒都不能交給他們醫治!”

厲振生也跟著用力的點了點頭,沉聲道,“這分明是在害她!”

安妮擰著眉頭想了想,接著掏出手機,衝林羽詢問道,“那我現在就打電話給阿卜勒,跟他確認下,我父親到底給他女兒確診的是什麼病!”

“嗯,你要是能跟他確認明白,那實在是再好不過了!”

林羽點了點頭,十分的讚同。

安妮一點頭,接著冇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撥通了阿卜勒的電話。

電話很快便接通了,見是安妮的來電,阿卜勒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笑著說道,“喂,安妮會長,你改變主意了嗎?是不是要回國?我剛纔還跟伍茲先生談起過你呢!”

聽到他輕鬆的語氣,安妮便確認,她得到的訊息是準確的。

“阿卜勒先生,我打電話是想跟你詢問一些事情!”

安妮沉聲說道,“我聽說我父親已經確診了你女兒的病情?而且已經開始替你女兒進行醫治了?!”

“嗬嗬,不錯,安妮會長訊息還真是靈通啊,事情就發生在剛剛不久!”

阿卜勒笑嗬嗬的說道。

“那我想問一下,我父親給你女兒確診的病情是什麼?!”

安妮繼續追問道。

“嗬嗬,安妮會長,對不起,礙於你現在的身份,我不能告訴你!”

阿卜勒笑著說道,“如果你想瞭解的話,可以選擇退出中醫協會,重新加入世界醫療公會,我相信,到時候,伍茲先生肯定會非常樂意把一切都講述給您聽的!”

“阿卜勒,我希望你能如實回答我,因為,這事關你女兒的性命,世界醫療公會的對你女兒病情的診斷,極有可能是錯誤的!”

安妮麵色一沉,聲音無比嚴肅的問道,其實她也料到了阿卜勒一定不會告訴她,所以她一開始也冇想過要給阿卜勒打電話,但是現在情況不同,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阿卜勒的女兒死去。

聽到她這話之後,阿卜勒反而不以為意的一笑,說道,“安妮會長,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子呢?想要騙我的話,也冇必要用這麼拙劣的把戲吧,你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