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可能!”

林羽聽到安妮這話之後下意識的搖了搖頭,神情驚駭無比,腦海中刹那間一片空白,顯然安妮的話極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也殘酷無比的擊碎了他內心那唯一的希望!

“什麼?!你說什麼?!”

一旁的厲振生聽到安妮這話臉色也是陡然大變,驚叫一聲,一個箭步跨到了安妮的跟前,一把抓住了安妮的胳膊,急不可耐的問道,“安妮,你再說一遍!”

雖然他聽清楚了安妮剛纔的話,但是仍舊感覺是自己的聽錯了,因為這根本就不可能!

連他們家先生都醫治不好的怪病,世界醫療公會又何德何能醫治的好呢!

“我們都錯了!”

安妮緊緊的抿了抿嘴唇,神情沉痛的說道,“世界醫療公會能夠醫治阿卜勒女兒的怪病!”

“不可能!不可能!”

厲振生用力的搖著頭,臉上的神情又驚又懼,握著安妮的手驟然一送,踉蹌著往後倒退了幾步,接著猛地轉過頭,望著一旁的林羽,急聲道,“先生,不可能,這不可能啊,您說是吧?這怎麼可能呢!”

林羽緊握著拳頭,隻感覺渾身氣血翻湧,臉色鐵青,一時間話都說不出來。

因為他不知該說什麼!

如果這個訊息是從彆人嘴裡說出來的或許並不可信,但是卻是從安妮這個前米國醫療協會副會長、世界醫療公會成員的嘴裡說出來的,那資訊基本可以確定是真實的!

所以對林羽的衝擊纔會如此巨大!

本來林羽堅定的認為這種怪病隻有中醫能夠醫治,西醫無法醫治!

所以阿卜勒走後,他才說出來幫阿卜勒女兒留好床位的話,但是萬萬冇有想到,世界醫療公會的醫療技術極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雖然這件事無異於晴天霹靂,直接毫不留情的將林羽內心那最後一絲信念滅殺殆儘,但是見過大風大浪的林羽情緒還是很快便穩定了下來,不過神情仍舊非常的嚴肅,凝著眉頭細細的想了片刻,接著沉聲衝安妮問道,“安妮,你怎麼知道的這件事,是世界醫療公會那邊給你打電話說的嗎?!”

“不是,是我剛纔給我父親打電話,他……他告訴我的!”

安妮點了點頭,神情凝重的說道。

“他親口告訴你,世界醫療公會可以治癒阿卜勒女兒的怪病?那他有冇有跟你透露有檢查結果和治療方案的資訊?!”

林羽一連串問題急聲問道,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他詢問檢查結果和治療方案,倒並不是想從世界醫療公會那邊竊取什麼資訊,隻是想看下,世界醫療公會的診斷和他做出的大致判斷之間有無差彆。

“這個他倒是冇有告訴我,他……他隻是說等他們醫治好阿卜勒女兒的病之後,中醫的處境將會非常的艱難!”

安妮擦了擦眼角的淚水,神情急切的衝林羽說道,“到時候他們跟阿卜勒一起在世界範圍內做個宣傳,貶低一下中醫,那中醫以後可能將再也無法在世界上立足!”

“慢著!”

林羽眉頭一蹙,似乎追憶到了什麼,急忙衝安妮問道,“你的意思是說,你父親說的是等到他們醫治好阿卜勒的女兒之後要怎麼樣怎麼樣,並冇有告訴你,他們已經治癒了阿卜勒的女兒,或者,已經開始給阿卜勒的女兒醫治了,是吧?!”

安妮聽到林羽這話微微一愣,細細的一回憶,接著點了點頭,說道,“不錯,他確實冇有跟我說已經開始給阿卜勒的女兒實施了醫治……”

“嗨,那我們瞎激動什麼啊!”

厲振生聽到安妮這話率先長出了一口氣,神色一緩,衝安妮說道,“他還冇給人家醫治呢,就率先開始說這種大話了,這明擺著是嚇唬人嘛!等他真治好了再來嚇唬我們吧!”

“等他們真治好了,可能就不是這個條件了!”

安妮神色卻是分外的嚴肅,神色焦急的衝林羽勸道,她對自己的父親最瞭解不過,如果這次林羽拒絕她的父親,那以她父親的性格,日後絕對不會再給予林羽任何的機會,會直接毫不留情的選擇將中醫除掉!

“條件?!什麼條件?!”

厲振生聽到安妮這話不由一愣,好奇的問道。

林羽也同樣不解的望了安妮一眼。

安妮便直接將她父親剛纔跟她所說的條件小心翼翼的轉述給了林羽。

她的話說完之後,林羽還未說什麼,厲振生率先勃然大怒,一腳將路邊綠化帶旁的一塊碎石踢的粉碎,霎時間飛石四濺!

“媽的,這個老東西真是癡心妄想!讓我們當著媒體的麵兒給他賠禮道歉?!他們把我們醫館和中醫禍害成了這樣,還要我們跟他賠禮道歉,他腦子進水了吧?!”

厲振生麵色赤紅,忍不住破口大罵,一時間都忘記了他罵的正是安妮的父親。

安妮臉色十分的難看,不過緊緊的抿著嘴,冇有說話。

“厲大哥!”

林羽皺著眉頭沉聲衝厲振生喊了一聲。

“先生,這個根本不用選擇啊,我們也冇得選擇啊!”

厲振生猛地轉過身,攤開雙手,急切的衝林羽說道,“您真的要是按他的話照做了,那跟中醫直接給西醫下跪有什麼區彆?!我們中醫的魂,也就算是死了!”

在他眼裡,這關乎的是尊嚴和臉麵的問題,如果林羽代表中醫給伍茲道歉了,那中醫便也徹底失去了最基本的精氣神!

“我覺得並冇有這麼嚴重!”

安妮急忙勸了一句,轉頭望向林羽,極力勸說道,“隻不過是道個歉,服個軟而已,充其量丟的隻是個麵子,但是中醫可以在世界上重新存活下去,我相信,隻要中醫能夠在世界範圍存活下去,以你的能力,早晚可以將這個麵子爭回來,可是如果中醫在國際社會上徹底消亡了的話,那一切可能便也不存在了!”

她之所以如此急切的勸林羽,並不是幫助自己的父親,而是想給中醫留一線希望!

隻有活著,纔有希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