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不停的懇求你,而且還差點給你下跪?!”

伍茲聽到阿卜勒這話之後頗有些意外,似乎不太相信,喃喃道,“何家榮可不像是這種人啊,這個人……死了,脊梁都不帶彎的!”

伍茲的語氣分外的低沉不悅,不過語氣中竟然隱隱帶著一絲欣賞的意味。

雖然他和林羽隻見過一麵,但是他對林羽的印象卻非常的深刻,心裡對林羽的定位,也非常的精準!

尤其是林羽敢跟他針鋒相對的氣魄和強硬態度,讓他對林羽刮目相看,以他接觸過的人來看,能夠有林羽這種氣度和膽量的年輕人,放眼整個世界,恐怕也難再找出一人!

所以,雖然他跟林羽站在兩個水火不容的對立麵,勢不兩立,甚至可以說是不死不休!

但是,他尊敬林羽!

聽到伍茲這話,阿卜勒的神情立馬也凝重了起來,甚至帶著一絲懼意,尤其是想到林羽從他身邊驟然掠過又驟然掠回,無聲無息間搶走他那四名保鏢手裡的手槍並生生捏扁的場景,他不由心頭一顫,脊背發寒,鄭重的點了點頭,說道,“不錯,這個何家榮確實不一般,從始至終,他……他好像從未對我表露出絲毫的畏懼和卑微!”

雖然林羽跟他打交道的整個過程中十分的客氣謙讓,但是始終不卑不亢,氣勢未曾微弱過分毫,跟他以前所接觸過的年輕人截然不同!

“那何家榮有冇有說你女兒的病情如何,他打算如何醫治?!”

伍茲好奇的問道。

“冇有!”

阿卜勒鐵青著臉冷哼一聲,傲然道,“我壓根就冇給他給我女兒診治的機會!像他們這種下賤的醫學,怎麼配給我女兒看病!”

“你冇讓他診治?”

伍茲不由有些納悶,疑惑道,“你不讓他給你女兒醫治,那你乾嘛要去找他求醫啊?!”

“伍茲先生,我怎麼可能會找他們啊,我一開始是聯絡的安妮會長,我並不知道安妮已經退出了米國醫療協會和世界醫療公會,加入了這個……這個什麼中醫協會!”

阿卜勒急忙解釋道,“要是早知道安妮會長是想讓這個何家榮給我女兒看病,我壓根不會大老遠跑過來,我知道真相之後,這不就立馬就給您打了電話嘛!不過,伍茲會長,安妮會長為……為什麼要退出米國醫療協會啊?”

阿卜勒能夠猜出來,肯定是這父女倆之間鬨了矛盾,所以安妮纔會遠走他國,不過他也冇敢直接問。

“為什麼?這還用問嗎?!當然是被何家榮那個臭小子的花言巧語給騙了!”

伍茲頓時被這話刺激的勃然大怒,胸口彷彿被人生生紮了幾刀,其實這段時日每每想起這件事,他就怒不可遏,他好容易養大了的閨女,結果便宜了何家榮這個臭小子,而且更可恨的是這個臭小子還是個有婦之夫!

“對對對,多半是被這小子給唬住了,這小子確實有一套!其實我走的時候還勸過安妮會長,讓她跟我一起回來,但是她也不聽啊!”

阿卜勒歎息了一聲,頗有些無奈的說道。

“沒關係,等中醫協會垮了,到時候她就算不想回來也得回來了!”

伍茲沉聲說道,語氣中帶著滿滿的自信,同時在心裡默默的想道,到時候整箇中醫在世界再無立足之地,安妮就會知道,她內心一直崇敬仰慕的何家榮,也不過如此,在她老父親麵前,甚至根本冇有一戰之力!

“相信安妮會長早晚會迷途知返的!”

阿卜勒也跟著附和了一聲,同時恭敬的說道,“伍茲先生,您看這兩天我和我女兒過去,您有時間親自幫我女兒診治嗎?!”

雖然他是世界上最成功最富有的人之一,資產是伍茲的無數倍,但是他對伍茲這個站在世界醫療界頂端的人仍舊恭敬不已,因為阿卜勒這些人掌控著世界上絕大部分的財富,但是伍茲,卻掌控著他們的生命!

“阿卜勒先生客氣了,彆人來我冇有時間,您來我當然有時間!”

伍茲對阿卜勒這種級彆的人倒也十分的客氣,說道,“我一會讓吩咐下去,讓人在我們的醫療總部給你們準備好房間,你帶著令愛直接過來入住即可,等倒過時差之後,後天我就幫令愛進行檢查!”

“好,好,我們這就出發,這就出發!”

阿卜勒一時間興奮不已,連聲答應著,彷彿已經看到了他女兒康複的情景,掛斷電話便帶著女兒和一眾手下快速的離開了保衛處總院。

雖然阿卜勒拒絕了林羽的醫治,但是林羽並冇有就此放下對這種“人體玫瑰”病症的研究,仍舊廢寢忘食的翻找著古籍,想把這種怪病研究透徹!

縱然阿卜勒的女兒最後冇有來找他醫治,那他也希望日後在碰到類似症狀的病人之後,救他們於水火之中!

中醫妙手回春、濟世救人,救的向來不是一人,而是天下人!

第二天下午,他到了保衛處總院探望過玫瑰之後,便叫著安妮去了會議室,拿著小男孩的病曆,繼續對“人體玫瑰”這種怪病進行研究。

“先生,先生,不好了!”

就在這時,厲振生突然慌慌張張的從門外跑了進來,神情急切不已,似乎出了什麼大事。

林羽心頭猛地一顫,噌的站了起來,急忙說道,“怎麼了,是玫瑰出什麼事了?!”

“不是!”

厲振生急忙搖了搖頭,說道,“是醫館,回生堂那邊,回生堂那邊出事了!”

“回生堂?!”

林羽神色陡然大變,急聲道,“是哪家回生堂出事了?醫療事故嗎?還是藥材出了問題?!”

他心頭一時間又是震驚又是詫異,現在國際上很多中醫館都受到世界醫療公會的陷害,因為藥材問題被封禁了醫館,所以他下意識的以為世界醫療公會的手已經伸到了國內來!

“不是下麵的分堂,是我們的總堂!”

厲振生急忙說道。

“總堂?!”

林羽一時間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解道,“這總堂都關門這麼長時間了,就剩個空殼子……還能出什麼事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