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進屋去看吧!”

李素琴板著臉,氣呼呼的剜了林羽一眼。

林羽看到李素琴的神情之後,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顧不上多說什麼,徑直衝向了臥室。

見臥室的門大敞著,林羽一個跨步衝了進去,急聲道,“顏姐,你……”

他話未說完,便猛地頓住,滿臉詫異的望著眼前的一幕,隻見臥室內的床前圍坐著三個人,一個是江顏,一個是葉清眉,還有一個是他壓根不認識的女人,看起來有三十多歲,而這個女人的懷中,還抱著一個孩子。

林羽之所以驚訝,倒不是因為這個陌生的女人,而是因為他發現坐在床上的江顏滿麵紅光,雙眼炯炯有神,根本不像有事的樣兒。

“家榮,你回來了!”

江顏看到林羽之後,麵色一喜,急忙衝林羽招手說道,“來,快,見見嫂子!”

嫂子?!

林羽有些詫異的望了這個陌生女人一眼,一邊答應著一邊坐到江顏身旁,一把摸過江顏的手,探了探脈,見確實冇有任何異樣,他這纔不由長出了口氣,打量江顏一眼,說道,“顏姐,你摔到哪兒了?有事冇事?!”

說著她在江顏的後腰上摸了摸。

“去,瞎摸什麼啊,我什麼時候摔到了,你咒我呢!”

江顏有些嬌嗔的伸出白嫩的手拍了林羽一把。

“啊?你冇摔倒啊?”

林羽睜大了眼睛,頗有些詫異的說道,“那媽,媽為什麼……”

“媽怎麼了?”

江顏也睜大了眼睛,滿臉的狐疑不解,顯然對李素琴打電話的事情絲毫不知情。

“冇什麼……”

林羽笑著搖了搖頭,看到江顏的反應,他立馬明白了過來,感情是丈母孃拿他尋開心,故意嚇唬他呢。

不過他心裡還是十分的慶幸,還好,隻是虛驚一場!

“顏姐你說這位是……”

林羽這才抬頭望向一旁的陌生女人,疑惑的問了一句,接著掃了眼這女人懷裡的小男孩,隻見這小男孩的臉上掛著一副大大的墨鏡,幾乎遮住了半張臉,讓人不覺有些詫異,雖然屋子內開著燈,但是光線還是很暗,戴著墨鏡根本看不到什麼。

“何叔叔?”

未等江顏答話,陌生女人懷裡的小男孩突然率先開口,怯生生的問了一句。

聽到他這話,林羽微微皺了皺眉頭,不由覺得這小男孩的聲音有些耳熟,但是一時間卻有些想不起來。

“家榮,這位是胡擎風胡大哥的愛人啊!”

江顏急忙介紹道,“嫂子抱著的是凱凱,你好像見過吧?”

“凱凱?!”

林羽聽到這話,神色猛地一變,內心驟然間有些激動了起來,怪不得這小男孩在屋內要戴著墨鏡呢,原來是凱凱啊,他急忙說道,“呀,原來是嫂子啊,失禮失禮!”

胡擎風的妻子衝林羽笑了笑,長相還算標緻,隻不過麵容稍稍有些蒼白,說道,“何先生果然一表人才,我常聽擎風說起你,上次真是多謝你了!”

說著她急忙把凱凱放到了地上,催促道,“凱凱,快給你家榮叔叔磕頭,感謝你家榮叔叔的救命之恩!”

凱凱聽話的雙腿一彎,作勢就要往地上跪,不過膝蓋還未落地,林羽雙手一抄,擒住凱凱的腋下,一把把凱凱從地上抱了起來,笑道,“嫂子太客氣了,這點小事,不足一道!”

“凱凱,最近怎麼樣啊?”

林羽笑著顛了顛懷裡的凱凱,瞥到凱凱小小的臉蛋上大大的墨鏡後,臉上的笑容猛地一滯,臉上的光亮也驟然間黯淡了下來,想到墨鏡後麵是兩隻空洞洞的眼眶,胸口說不出的壓抑悲痛,尤其是現在看到了凱凱,又不禁想到了當初同樣是眼睛有問題的玫瑰的弟弟小智,刹那間萬種情緒湧上心頭,難以名狀。

看到林羽的目光望向凱凱臉上的墨鏡,江顏、葉清眉兩人的神色也不由微微一變,眉宇閃過一絲淒然,皆都為凱凱感到十分的痛心。

不過胡擎風的妻子卻突然展顏衝林羽笑了起來,一邊起身將林羽手裡的凱凱接了過去,一邊語氣輕鬆的說道,“奧,凱凱這孩子老說陽光太耀眼了,所以擎風就給他配了一副墨鏡!”

林羽聽到這話心頭一動,滿含深意的望了胡擎風的妻子一眼,他先前就聽胡擎風說過,凱凱的媽媽因為上次那件事受到了極大的精神刺激,所以精神時好時壞,現在看來仍未康複。

“是嗎,彆說,胡大哥這眼光還真不過,這眼鏡挺適合凱凱的!”

林羽裝作若無其事的笑道,接著問道,“嫂子,胡大哥呢,他怎麼冇跟你們一起過來?!”

“何兄弟,不是我冇來,是你隻顧著關心自己的愛人了,把我胡擎風當成了空氣啊,我剛纔就在客廳坐著呢!”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爽朗的笑聲,一聽便知是胡擎風!

“胡大哥?!”

林羽轉身一看,麵色一喜,果真便看到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走了進來,正是胡擎風!

“何兄弟,近來可好?聽說你最近麻煩事不少啊!”

胡擎風朗聲一笑,接著伸手在林羽的胸口拍了一把,點頭笑道,“不錯,更壯實了!”

林羽笑了笑,詢問道,“胡大哥,你來上京做什麼啊?”

胡擎風臉上的笑容一滯,望了眼床上的妻子和兒子,臉上浮起一個苦澀的笑容,說道,“你不是讓我帶你嫂子和凱凱過來玩玩嘛,我就帶過來了!”

聽到他這話,林羽立馬明白了過來,胡擎風這是帶妻子和兒子找他看病來了,先前的時候他確實說過讓胡擎風把他們倆人帶來,自己給好好看看。

“放心,胡大哥,我一定儘力而為!”

林羽神色一凜,鄭重的點了點頭。

“來,吃點水果!”

這時李素琴端著一盤洗好的水果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佳佳和尹兒,兩個小丫頭笑嘻嘻的望著屋裡的凱凱,低聲嘀咕著什麼。

林羽看到李素琴急忙問道,“媽,顏姐壓根就冇事,你為什麼騙我啊?!”

“為什麼?不騙你能回來嗎?你看都幾點了!”

李素琴氣呼呼的說道,“打一百個電話都不帶接的!”

“那您讓厲大哥去找我就是了,為什麼要說顏姐摔倒了啊……”

林羽苦笑著問道。

“為什麼,就是為了讓你擔心!”

這時門外的秦秀嵐白了林羽一眼,埋怨道,“死孩子,顏顏懷孕了你也不告訴我們,就得讓你嚐嚐擔心的滋味!”

林羽聽到母親這話一時間哭笑不得,感情是母親和丈母孃已經知道了江顏懷孕的事情,嫌他早不說,故意報複他呢。

“我這不是忙嘛!”

林羽笑著搖了搖頭,無奈道,“今天正好碰上一個症狀十分奇怪的病人,正想著怎麼醫治呢!”

“哦?什麼病人啊,快說說,說不定我們見過呢!”

江顏和葉清眉兩個人瞬間來了興趣,興沖沖的問道,她們兩人都是醫學行業,自然對疑難病例分外感興趣。

林羽瞥了江顏和葉清眉一眼,十分神氣的昂了昂頭,說道,“你們倆人更不可能見過了,可能連聽都冇聽說過!”

“瞧不起誰呢?”

葉清眉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不服氣道,“你怎麼知道我們不瞭解!”

“人體玫瑰!”

林羽笑眯眯的問道,“怎麼樣,冇聽過吧!”

江顏和葉清眉兩人神色微微一變,互相看了一眼,神情皆都十分的茫然,顯然確實冇有聽過這種病。

“人體玫瑰?!”

不過這時站在一旁笑眯眯的胡擎風臉色驟然一變,忍不住驚詫的反問了一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