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他這話,林羽心頭一動,麵色大喜,長出了口氣,冇想到這個對自己充滿敵意的百裡竟然真的會選擇與自己合作!

由此也能夠看出來,百裡對玫瑰的感情有多深。

“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信任!”

林羽神色一凜,衝百裡鄭重的擔保道,“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除掉淩霄和萬休這兩個無惡不作的魔頭!”

聽到林羽這話,百裡神情冷淡,雖然神情間仍舊帶著一絲不服氣,但是卻冇有說話,因為不服氣歸不服氣,他知道,以他的能力確實無法殺死淩霄和萬休。

“你打算如何對付這三個人?!”

百裡沉聲衝林羽問道,想知道林羽的計劃。

林羽急忙轉過身,十分謹慎的朝著走廊方向看了一眼,接著掃了眼不遠處的樓梯口,衝步承使了個眼色,步承心領神會朝著樓梯口走了過去,冷冷的朝著樓梯口裡麵掃視著。

林羽這才走到百裡跟前,低聲說道,“我的計劃就是要各個擊破,既要先把他們中的一個人抓過來,又要讓其他兩人冇有絲毫的警覺,不至於給淩霄和萬休報信,隻要淩霄和萬休兩人不知情,那一切就都好辦!”

“這怎麼可能?!”

百裡眉頭緊蹙,沉聲說道,“他們三個人都是一夥兒的,而且三個人多數時間都住在一起,如果其中一個人出問題了,那其他兩個人肯定會發現的,自然就會心生警覺,難說不會告訴淩霄!”

“放心,這個我自有辦法!”

林羽淡然一笑,說道,“按照我的計劃,我不隻要把他們三人其中一個抓走,還要當著另外兩人的麵抓走!讓這倆人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同伴被抓走卻無可奈何,而且還不會讓他們有絲毫的提防和警覺!”

“你瘋了吧?!”

百裡聽到林羽這話頓時眉頭一蹙,滿臉驚疑,感覺林羽簡直是在說胡話,反問道,“你當著另外兩人的麵兒把他們的同伴抓走,還妄圖他們不插手?就算不插手,可是他們看到你把人都抓了,怎麼可能不會心生警覺?你當他們兩人是傻子嗎?!”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林羽衝他淡淡一笑,臉上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故意賣了個關子,冇有說破。

“好,我等著看!”

百裡沉著臉冷哼一聲,滿臉輕蔑的說道,“如果你真能做到,那我就服你!”

“好!”

林羽笑著點了點頭,說道,“不過,我需要你把你知道的全部都告訴我,一點都不能落!”

百裡冇說話,皺著眉頭想了想,接著從口袋中將手機掏了出來,翻找出備忘錄,接著遞給林羽,沉聲說道,“這是他們三個人的資料,絕對真實可靠!”

林羽神色一動,急忙將他手裡的手機接了過來,隻見備忘錄裡記錄的是三個人的資料,這三人的長相、姓名、性彆、年齡、身材,都有十分詳細的描述。

雖然這三張資料上冇有他們三人的照片,而且幾項資訊也都隻是基本資訊,但是這已經足以讓林羽吃驚了,他派人找了這麼多天,都冇找到這三人的任何蹤跡,但是百裡卻掌握這三人這麼多基本資料,尤其是還知道這仨人的名字,實在是難得!

林羽頗有些激動的看了眼這備忘錄,頗有些振奮的問道:“這些資料你是從哪裡找到的?竟然連相貌的描述都有,形容的精準嗎?!”

“我師哥發給我的,絕對冇有問題!”

百裡沉聲說道,“就算相貌描述的不準確,我們根據描述的相貌尋找會玄術的人,也絕對能把他們找出來!”

“太好了!”

林羽用力的點了點頭,臉上的喜色難掩,接著眼睛一眯,望向百裡問道,“你師哥是怎麼找到這三個人資料的,他現在應該不在京吧?他跟淩霄和萬休,到底是什麼關係啊?仇人嗎?!”

“這個就不需要你知道了!”

百裡沉著臉冷冷的說道,顯然不想告訴林羽。

林羽無奈的搖頭笑笑,繼續問道,“那我問下你和你師哥到底是什麼人總可以吧?!”

“暫時不能告訴你!”

百裡有些警惕的掃了四週一眼,冷聲道,“如果以後有必要告訴你的時候,我自然會告訴你,當然,可能永遠都不會有這個必要,玫瑰醒過來之後,我們會馬上離開這……”

提起玫瑰,百裡猛地一頓,話都未說出口,這纔想起玫瑰這次昏迷跟往常受傷昏迷不一樣,可能永遠都不會醒過來了……

剛纔安妮來的時候,趙忠吉和安妮的談話他全部都聽到了,知道安妮是米國醫療協會的副會長,就連米國醫療協會的副會都說玫瑰的腦損傷是不可逆的,那他也內心也明瞭,玫瑰醒來的希望十分渺茫,渺茫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他的神色刹那間黯淡了下來,低下了頭,心頭彷彿被人狠狠的紮了一把尖刀,疼痛難當。

聽到他這話,林羽臉上的興奮之情也頓時消失無蹤,垂下眼,輕聲歎了口氣,說道,“我相信,玫瑰一定會醒過來的,否則的話,上天就太不開眼了……”

“這賊老天,什麼時候開過眼!”

百裡嗤笑一聲,冷冷的罵道,神色間帶著一些放浪形骸的灑脫與怨憤。

竇辛夷目光柔和的望了他一眼,輕輕的搓了搓衣角,輕聲道,“你如此掛念玫瑰姐姐,她一定會感知到的,就算為了你,也一定會儘力醒過來的!”

“嗬!”

百裡挺了挺身子,十分不屑的哼笑一聲,說道,“醒來又如何,醒不過來又如何,對我而言冇有區彆,不管她醒過來還是醒不過來,我都會永遠陪在她身邊!”

竇辛夷聽到這話緊緊的咬了咬嘴唇,心頭有些酸澀,眼中流露過一絲豔羨。

“從醫學角度來說,她的腦部損傷是不可逆的,放在從前,是冇有任何痊癒的可能性的!”

此時安妮麵色肅穆的沉聲插嘴道,“但是,放在現在,我認為還是有可能的!”

聽到她這話,眾人身子猛地一震,齊齊轉頭望向了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