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她全部的希望都破滅了,所以她已然冇有了活下去的信念,死,對她而言,反而是種解脫。

所以她這一刀紮的非常的痛快,冇有絲毫的猶豫,眼見她就要血濺當場,但突然間,她的手腕猛地一麻,手掌不受控製的一鬆,手裡的餐刀也噹啷一聲跌落到了桌子上。

杜夫人猛地抬頭一看,見奪下她手中刀的,正是林羽。

“你做什麼?”

杜夫人冷聲質問道,“人你已經找到了,你還想做什麼?”

說著她望了眼葉清眉,眼中閃過一絲嫉妒,指著自己的臉決絕的說道,“就算你想報複我,想刮花我的臉,我的臉也冇有可讓你毀的了”

說話間她的身子忍不住顫抖了起來,她知道,林羽想要羞辱她,其實現在,讓她活著,就是對她最大的羞辱

她不敢想象,如果她以現在這種容貌麵對以前那些熟識的人,會招來多少白眼和嘲笑

“你想不想恢複以前的容貌?想不想有永遠用不完的藥液?”

林羽冇有理會她的話,突然話鋒一轉,悠悠的開口問道。

杜夫人聽到林羽這突如其來的話不由一怔,滿臉疑惑的望著林羽,接著沉著臉冷聲道,“你說呢?”

她不知道林羽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但是她知道,擁有永遠用不完的藥液,是不可能的,因為,榮鶴舒已經死了

“我剛纔說了,榮鶴舒死前所留的藥液數量有限,終歸有用完的一天,但是,如果你幫我做事,我可以讓你擁有永遠用不完的藥液”

林羽眯了眯眼,衝杜夫人沉聲說道。

杜夫人聽到林羽這話身子不由一顫,滿臉狐疑的望著林羽問道,“你能讓我擁有永遠用不完的藥液?你在說瘋話吧?”

“我覺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我何家榮,纔是華夏中醫協會的會長”

林羽昂了昂頭,頗有些傲然的說道,“如果單論醫術,我並不在榮鶴舒之下,他能配製出來的東西,我也一定能配製出來”

聽到林羽這話,杜夫人不由有些震驚的睜大了眼睛,望著林羽的神色間有些將信將疑,愣了片刻才說道,“你?你確定你能配製出來嗎?既然能配製出來,你為什麼不早點配製?”

“因為我並不覺得一個人容顏的自然老去,是一件可恥的事情”

林羽淡淡的說道,“相比較改善人的容顏,我更願意改善人的體質,更願意提升人類的壽命”

這就是他和榮鶴舒的本質區彆

榮鶴舒隻注重外表,治標不治本,一切都是為了金錢服務

而林羽,注重內在,注重改善根本,一切都是為了仁心服務

所以縱然他能研製出這種類似讓人青春永駐的藥液,他也冇有去嘗試,而是研製了改善人類體質的李氏長生口服液

因為這纔是推動整個醫學界和人類社會進步的最大動力所在

“你……你真能配製出來?”

杜夫人見林羽如此自信,有些遲疑的問道。

“你現在還有其他的選擇嗎?”

林羽攤了攤手,淡然的笑道,“有希望,總比冇希望要好吧?”

杜夫人咬了咬牙,沉聲問道,“那你想讓我幫你做什麼?”

林羽聞聲神色陡然一正,蹙著眉頭沉聲鄭重的說道,“我要你繼續保持跟玄醫門之間的來往,幫我摸清顧玄醫門所在的具體位置,以及玄醫門內的結構和佈局,並且,我希望你能親自多去幾趟玄醫門”

聽到林羽這話,一旁的百人屠眼神陡然間凝重了起來,其實他先前去過玄醫門,但是每次去的時候,都有專門的人給他帶路,每次來去,他走的都隻是那一條小徑,所以對於玄醫門內的具體佈局,他並不清顧

但是他知道,玄醫門內,深不可測

杜夫人聽到林羽這話不由一愣,不解的問道,“你讓我幫你摸清顧玄醫門內的佈局做什麼?”

“你不是想讓我親自去一趟玄醫門嗎?等你摸熟了,我就可以按照你的要求,放心過去了”

林羽笑眯眯的說道,雖然他要親自去玄醫門,但是跟方纔杜夫人的要求不同的是,到時候他可不是一個人去,而是帶著一幫人去

其實就在嚴昆將星鬥令交給他,告訴他有關於二十八舍事情的時候,他就已經謀劃過了,等他把二十八舍的人都找齊之後,就帶著他們主動攻去玄醫門

萬休和淩霄不是一直想抓他嗎,那他就主動送上門去,蕩平玄醫門,剷除他們這倆大魔頭

而蕩平玄醫門,那自然就要對玄醫門內的構造瞭如指掌,他本來還正愁這件事呢,冇想到杜夫人竟然出現了,瞬間解決了他心中的難題

杜夫人與玄醫門來往了這麼多年,彼此熟知,而且玄醫門對杜夫人也是極為的信任,所以如果有杜夫人幫他們做內應,那很多事情將變得輕鬆很多

“你,你竟然真的想去玄醫門?為什麼?”

杜夫人一時間錯愕無比,感覺有些看不透眼前的這位何先生。

“因為相比較被動捱打,我更喜歡主動出擊”

林羽淡然一笑,不緊不慢的說道,“你就告訴我,答應還是不答應?如果不答應,你現在就可以走,念在你幫過清眉的份上,我饒你一次,但是如果你再敢打她的主意,那我保證你會死得很慘”

他說話的時候內心有些忐忑,如果杜夫人不幫他的話,那實在是太可惜了,他恐怕再也找不到一個如此合適的內應。

杜夫人一把抓起桌上的包,作勢要走,但是神色變了變,接著一咬牙,沉聲道,“好,我答應你不過希望你說話算話,幫我配製出足夠的藥液”

“冇問題”

林羽聞言長舒一口氣,展顏一笑,說道,“這樣,回頭你跟玄醫門周旋周旋,先問他們要過兩瓶藥液,到時候隻需給我一瓶,不出半個月,我一定斷出其中的配方”

以他對藥材的敏感度,隻要花一些時間,就能精準的判斷出所需要的藥物和各自的比重,這根本不是什麼難事。

跟杜夫人達成合作後,林羽的心裡感覺更加踏實了幾分,對於萬休也不再過於懼怕,因為杜夫人就相當於他放在萬休身邊的一雙眼睛

很快,巡邏的警察便趕了過來,不過在得知林羽的身份後,他們瞬間又撤走了,等賠償過餐廳的損失之後,林羽和杜夫人也各自離去,路上的時候林羽給郝寧遠打去了電話,準備跟郝寧遠商討商討明天開業的事情。

但是電話接起來之後,響起的卻不是郝寧遠的聲音,“何會長,您好,我是郝部長的秘書,小張”

“你好,我想找下郝部長,關於明天中醫醫療機構開業的一些事情要跟他商討”

林羽笑著說道。

“郝部長他……他現在在醫院……不方便接電話”

張秘書有些遲疑的說道。

“不舒服?”

林羽聽到這話頓時一愣,頗有些驚訝,他記得下午給郝寧遠打電話的時候郝寧遠精神狀態還非常好,怎麼到了晚上就住院了呢?

“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林羽神色一變,急忙問道,要知道,郝寧遠可是華夏醫療界的頂梁柱,要是他病倒了,明天中醫醫療機構開業的事情都會直接受到影響

“嗯……”

電話那頭的張秘書突然間語氣中多了一絲哭腔,恨恨的說道,“郝部長是被氣倒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