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為何事?!”

大禿頭朗聲一笑,冇有回答,反而滿是深意的衝林羽反問道,“你現在遇上了何事?!”

林羽聞言微微一怔,內心不由有些詫異,不知大禿頭為何這麼問,不過還是如實說道,“我一個很好的朋友在長慶有危險,我必須去救她!”

“是誰抓了她?”

大禿頭挑眉問道。

“萬休和淩霄師徒!”

林羽眯了眯眼,聲音有些寒意的說道。

“那你跟萬休和淩霄是什麼關係?!”

大禿頭繼續問道。

“不死不休的仇敵!”

林羽沉著臉冷聲說道,想起那些被他們用作玉牌試驗死去的百姓,想到那些被他們害死的軍機處同事,他內心簡直就是在滴血。

他代表的是正義,而淩霄師徒代表的是邪惡,兩方水火不容,早晚有一天要有一場大戰!

“那就對了!”

大禿頭點了點頭,語氣沉重道,“既然你跟萬休和淩霄之間勢同水火,不死不休,那你應該能猜到,你這次去,就是自投羅網,他們可能早就已經準備好了天羅地網等著你!”

“是啊,先生!”

厲振生等人雖然不喜歡大禿頭,但是聽到大禿頭這話,頓時神情一振,急忙再次跟著勸起了林羽。

林羽麵色凝重的點了點頭,輕聲道,“我知道極有可能是去自投羅網,但是我不得不去,我不能置我的朋友於不顧!”

“為了一個朋友,值得嗎?!”

大禿頭伸出雙手一招,朗聲道,“你這次如果救不了你這位朋友,但是你活著,反而能救千千萬萬名同胞!君子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想必你這位朋友一定也能理解!”

“哈哈哈哈……”

林羽聽到這話頓時昂著頭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何家榮倘若連自己的朋友都保護不了,又有何臉麵談拯救千千萬萬名同胞?!更何況,我朋友同樣是這千千萬萬名同胞中的一員,倘若每個人都遇到她這種境地,我每個人都不去救嗎?!”

在他看來,這種不談現在,隻談以後的設想,不過是一種逃避的藉口罷了,飯是一口一口吃的,人同樣也是一個一個救的!

不救一人,何言救天下人!

“那看來你是非救不可了,縱然粉身碎骨也不怕?!”

大禿頭饒有興致的望著林羽問道。

“縱然粉身碎骨也不怕!”

林羽一昂頭,氣勢軒昂的回答道。

“哈哈,好!是條漢子!”

大禿頭十分讚許的點頭一笑,說道,“不過看來這位朋友對你而言同樣也十分重要啊,這樣吧,我叫花子替你跑一趟,一定幫你把人救出來!”

聽到他這話,林羽猛然一愣,滿震驚的望著大禿頭,隻以為自己聽錯了,睜大了眼睛,滿是詫異的望著大禿頭。

厲振生和胡擎風等人聽到這話也大感意外,紛紛轉頭望向了大禿頭,神情間帶著一絲意外。

“怎麼?信不過我叫花子?!”

大禿頭見林羽等人神情如此意外,不由眉頭一蹙,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有些自誇的說道,“剛纔我們兩個可是交過手的,你想贏我叫花子,也不是一件易事,而且要不是你這把劍厲害,我們兵器比拚的時候,你同樣不會占到便宜!”

林羽聽到大禿頭這話不由咧嘴笑了笑,說道,“大師父您誤會了,我不是質疑您的能力,我隻是驚訝,您為何要替我去?!您方纔也說過了,這一次淩霄和萬休極有可能佈置好了天羅地網等著我,所以肯定十分的危險,您為何要替我冒這麼大的風險?!”

他說話的時候眼中帶著一絲防備,畢竟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大禿頭既然要幫他這麼大的忙,說不定是有著什麼目的!

“他們佈下天羅地網,是針對你,不是針對我的,如果我過去,行動起來肯定容易的多!”

大禿頭搖搖頭,接著一挺胸,頗有些傲然的說道,“雖然確實十分的危險,但是我叫花子的實力也不是吹的!”

“說吧,你想要什麼?!”

厲振生沉聲衝大禿頭問道,他同樣也以為這叫花子抱有什麼目的。

“想要什麼?!”

大禿頭聞言極其不屑的冷笑一聲,昂著頭說道,“以叫花子的手段,想要什麼不是輕而易舉?!”

厲振生聞言頗有些詫異,疑惑道,“那如果你什麼都不圖,為何要幫我們先生?!”

“我不是幫你們家先生,我是幫我師兄!”

大禿頭冷哼一聲,不以為意說道。

“幫你師兄?!”

厲振生等人頓時一頭霧水,滿臉不解。

就連林羽也不由一陣疑惑,上下打量大禿頭一眼,但從外麵看,約莫大禿頭的年紀起碼在四十歲往上,實際年齡可能更高,那也就是說大禿頭的師兄年紀肯定比大禿頭還要大得多。

可是印象中,他接觸過的人中,並冇有這種年紀較大的玄術高手,所以他一時間也猜不到,這大禿頭的師兄到底是什麼人。

大禿頭冇有答話,轉頭在厲振生身後掃了一眼,接著高聲喊道,“春生、秋滿,見了師叔,還不快過來下跪磕頭!”

春生和秋滿聽到大禿頭這話不由一愣,互相看了一眼,有些木訥的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春生打量大禿頭一眼,有些疑惑的問道,“你是我們的師叔?哪位師叔啊?!”

“孽徒!”

大禿頭麵色一沉,接著直接一巴掌扇在了春生的頭上,瞪眼罵道,“枉我小時候每次上山都給你們帶糖葫蘆吃!竟然連師叔也不認識了!”

春生受了這一巴掌不怒反喜,睜大了眼睛望著大禿頭,眼中都有光亮閃動,不敢置信的顫聲喊道,“嚴……嚴昆師叔,您是嚴昆師叔?!”

“嚴昆師叔!”

秋滿頓時身子也陡然一震,猛地縱身撲到了大禿頭的懷裡,無比激動的說道,“師叔,這些年您去哪兒了,我可想死您了!”

春生見狀立馬也撲了上來,帶著哭音道,“是啊,您怎麼變成這副模樣了!”

“哈哈哈哈……”

嚴昆抱著自己兩個徒侄放聲大笑,說道,“兩個臭小子還算有良心,師叔冇白疼你們一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