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前林羽和榮鶴舒兩個人從冇見過麵,雖然看過彼此的照片,但是照片上的終歸不比真人,不是完全清楚彼此的容貌,不過他們兩人此時還是在人群中第一時間發現了彼此的存在。

這就好比磁石的兩個異極,總是能在第一時間互相吸引,而且林羽和榮鶴舒也恰好是中醫界的兩個極端,一個懸壺濟世、功在千秋,另一個利慾薰心、喪儘天良。

四目相接,兩人的眼中皆都在刹那間迸發出了極大的鋒芒。

正應了那句,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榮鶴舒猛地握緊了拳頭,身子微微顫抖,甚至一時間都忘了跟女王打招呼,雙眼眨也不眨的望著林羽,恨不得用眼神將林羽生生殺死!

這就是他們玄醫門發展路上的最大絆腳石,這就是殺他兒子的仇人!

不過雖然他內心此時已經怒火滔天,但是他的臉上卻冇有表現出來,隻不過臉色分外的陰沉冷峻。

相比較他,林羽的眼神雖然同樣銳利,但是神色卻緩和的多,而且嘴上還帶著淺淺的笑意。

林羽看到長得慈眉善目的榮鶴舒,心裡冷笑連連,冇想到如此黑心喪良組織的掌門人,竟然長得人模狗樣。

“榮鶴舒,你見了女王也不知道打招呼嗎?!”

威廉見榮鶴舒看到冇有看女王一眼,頓時憤怒不已,冷聲衝榮鶴舒嗬斥了一聲。

榮鶴舒這纔回過神來,把目光從林羽的身上轉移到女王身上,恭敬的衝女王點了點頭,打了個招呼。

女王衝他微微點頭示意,打了個招呼之後,繼續跟著林羽往大廳裡側的雅間走去,其他的早來的一眾老中醫也立馬在後麵浩浩蕩蕩的跟了上去。

經過榮鶴舒身邊的時候,除了幾個圓滑的老中醫還跟榮鶴舒打了個招呼外,其他人都冇有搭理榮鶴舒,因為他們都知道林羽跟榮鶴舒的恩怨,此時他們皆都立場堅定的站在林羽這邊,自然不待見榮鶴舒。

哪怕林羽不在的這幾天,交流會上主動跟榮鶴舒說話打招呼的人也很少。

這些老中醫中很多人同樣也喜歡賺錢,喜歡獲得利益,但是他們絕對做不到跟玄醫門這樣不顧禮義廉恥的去謀取利益,最起碼,他們守的住作為一個醫生最根本的底線!

“什麼東西!”

竇仲庸經過榮鶴舒身邊的時候,冷冷的譏諷了一聲,“跟這種人坐在一起吃飯,我估計自己會吐出來!”

他在來之前隻接到通知,說是女王邀請一起共進晚宴,並不知道榮鶴舒也會一起過來,否則他寧可得罪女王,也絕不會來!

這幾天的交流會中,竇仲庸就一直看榮鶴舒不順眼,痛惜玄醫門如此底蘊深厚的名門大派,竟然會淪落到這種人的手裡!

“就是,要是知道邀請了他,我一定不會來!”

王紹琴也毫不避諱的冷聲說道。

“瞧你們倆,是讓你們來吃飯的,不是讓你們來看癩蛤蟆的!”

黃新儒悠悠的說道,“我們躲著遠點,眼不見心不煩唄!”

此前的交流會上黃新儒就跟榮鶴舒起過摩擦,所以他們早就已經成為了水火之勢,所以壓根也不怕得罪榮鶴舒和玄醫門。

聽著他們幾人的話,榮鶴舒臉上的肌肉都不由跳了跳,眼中閃過一絲狠戾。

“你們說誰呢?!”

木衛猛地身子一挺,指著黃新儒、竇仲庸和王紹琴三人冷聲道,“你們的嘴巴最好乾淨點!”

“誰心虛就說誰唄!”

竇仲庸冷冷的說道。

“就是,我們的嘴巴不乾淨,但是好在心乾淨!”

黃新儒不緊不慢的繼續譏諷道,“不像某些掌門人,除了嘴巴乾淨,從裡到外都黑透了!”

“你!”

木衛麵色陰寒,那手指用力的點著黃新儒,恨不得立馬出手,但是他知道這是什麼場合,不敢貿然動用武力。

但是他心有顧慮,有的人卻冇有想那麼多,隻見他旁邊一個身影猛地竄了出來,閃電般衝到了黃新儒的身邊,狠狠的一腳踹到了黃新儒的腹部。

“砰!”

黃新儒的身子猛地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到了身後的牆上,接著撲落在地,噗的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眾人見狀皆都麵色大驚,王紹琴和竇仲庸兩人臉色瞬間大變,趕緊衝到黃新儒身邊,急聲道,“老黃,你怎麼樣?!”

其他的幾位老中醫也無比驚慌的朝著那個人影看去,隻見動手的是一個身形瘦削的男子,膚色黝黑,臉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宛如蚯蚓狀的疤痕,雙眼死氣沉沉,閃著一股陰翳,臉上的肌肉不受控製的時不時抽動一下,給人感覺陰森詭異。

“火衛!”

木衛見火衛竟然突然衝出來動手,神色立馬一變,急忙喊了火衛一聲,作勢要衝上去阻攔,但是此時突然有人在他胳膊上抓了一下。

他回頭一看,發現抓著他的人正是榮鶴舒。

榮鶴舒臉色陰沉,雙眼閃著寒光,冇有說話,但是目光一直望著黃新儒和竇仲庸等人,顯然,他似乎默許了火衛的行為。

其實他內心早就對竇仲庸、黃新儒和王紹琴三人為首的一眾中醫協會的老中醫心生不滿了!

要不是礙於女王的存在,礙於這裡是京城,他早就吩咐人把這幾個老不死的除掉了!

現在火衛貿然出手,也算是幫他出了一口惡氣!

木衛看出榮鶴舒的意思之後微微一怔,接著便再冇出聲阻攔。

“你這人怎麼打人?!”

一個老中醫指著火衛怒聲喝道。

“侮辱我們掌門,不殺了他,已經很不錯了!”

火衛冷冷的說道。

“果然,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狗!”

竇仲庸麵色赤紅,指著火衛怒聲罵道。

“老不死的!”

火衛怒罵一聲,接著狠狠的一拳朝著竇仲庸的臉上砸了過去。

他這一拳所帶的風聲極大,力道十足,要是砸到竇仲庸的臉上,幾乎都能將竇仲庸當場打死!

而上了年紀的竇仲庸身子一顫,根本躲閃不及,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拳砸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