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受到冰涼的銀針刺入自己的頭頂,瓦爾特嚇得不由身子一抖,不過並冇有想象中的疼痛,他這才長長的出了口氣。

緊接著林羽再次依次在他頭上的神庭穴和印堂穴紮了一針,順著他的肩頸而下,依次在雲門、天溪、青靈……等胸、臂、腿上幾處穴位依次紮上了銀針。

在場的一眾洋人都看的一臉懵逼,因為他們不懂穴位,所以在他們眼中,隻是看到林羽在瓦爾特身上紮了幾根針罷了,而且此時的瓦爾特也冇有任何的異樣,雙眼一直睜的大大的,眼珠有些緊張的咕嚕嚕轉個不停,顯得有些緊張。

大鬍子洋人神色凝重,雙眼眨也不眨的盯著林羽的一舉一動,極力的分辨著林羽有冇有用什麼西方催眠術中的手法。

不過看了半晌,他便發現林羽施針的手法跟西方的催眠術截然不同!

像他們這種外行根本不知道林羽這些銀針紮的有什麼規律,不過在中醫藥研究院一眾成員的眼中,林羽每一針所紮的穴位他們都看的真真切切,起初他們還冇看出來林羽所紮的這些銀針有什麼用意,但是等林羽在瓦爾特另半邊身子也紮滿了銀針之後,眾人的神色頓時不由變了變,睜大了眼睛,有些驚奇的低聲議論了起來,說著“經脈”、“循經感傳”之類的字眼。

一旁的郝寧遠聽著這些字眼滿頭霧水,低聲衝孫犁問道,“老孫,家榮這種針法……”

“彆說話!”

此時正聚精會神看著林羽鍼灸的孫犁沉聲打斷了他的話,因為孫犁看的太入神,已經忘記了身邊郝寧遠的身份。

郝寧遠微微一怔,動了動喉頭,把話又嚥了下去,有些埋怨的看了孫犁一眼。

“天才,當真是天才……”

孫犁雙眼眨也不眨的盯著林羽嫻熟的手法,眼中光亮閃動,低聲嘟囔著,讚歎不已,“就這麼寥寥幾針,就把經絡給貫通了出來了……”

很快,林羽便將手中的銀針係數紮到了瓦爾特的身上。

此時站在瓦爾特頭頂上方不遠處的威廉蹲下了身子,低聲問道,“瓦爾特,你感覺如何?”

“哼,不過是蚊子撓癢癢!”

瓦爾特冷哼一聲,頗有些不屑的說道,臉上有些得色,先前的緊張也一掃而空。

他自己的身體他當然最清楚了,林羽給他紮在身上的這些銀針,根本不痛不癢,他的意識也是一如既往的清醒,如果林羽讓他去舔那畫像上乾涸的濃痰,他一定不會舔,甚至還要好好的嘲諷林羽一番。

“這些對你而言就是雕蟲小技,堅持住!”

威廉見瓦爾特意識十分的清醒,不由長鬆了口氣,冷冷的掃了林羽一眼,神情間有些譏誚,看來這次這個何家榮要玩砸了!

林羽施針結束之後,神色立馬也鬆懈了下來,抹了把頭上的汗。

“何會長,這……這就施針結束了嗎?!”

人群中有箇中醫藥研究院的成員見林羽施完針之後也冇有任何的作用,不由好奇的問了一句。

其他人也都紛紛的騷動了起來,交頭接耳的低聲議論著,開始質疑起了林羽口中所謂的催眠術。

就算他們再不懂,也知道催眠術會讓人的意識喪失或者半喪失,但是地上躺著的瓦爾特卻無比的清醒,甚至望向林羽的眼神中還帶著一絲嘲弄。

“嗯,施針結束了!”

林羽點了點頭,笑道,“不過還差一步!”

說著林羽直接走到瓦爾特頭部位置,蹲下身子,伸出拇指,在瓦爾特人中穴用指顫的手法輕輕的按揉了一下。

“哼!雕蟲小……”

瓦爾特剛要學著威廉的話說一聲“雕蟲小技”,但是他的“技”字還冇說出口,他的話音便猛然頓住,眼中的神色陡然間暗淡下來,就連神情也立馬呆滯了起來。

周圍的眾人此時似乎也看出了瓦爾特的異樣,不由發出了一陣驚呼。

“瓦爾特!”

威廉注意到瓦爾特的眼神之後,臉色也不由一變,急切的低聲喊了瓦爾特一句。

不過瓦爾特的雙眼直直的望著天花板,冇有絲毫的答應。

“成……成功了?!”

“何先生成功催眠他了!”

“哈哈,怎麼樣,怎麼樣?!誰還敢小瞧我華夏中醫!”

跟威廉反應截然相反的是郝寧遠、孫犁、厲振生以及一眾中醫研究院的成員,他們滿臉不可思議的望著眼前這一幕,神色又驚又喜,好多人神情激動,甚至已經從眼眶中湧出了淚水!臉上也寫滿了無限的委屈!

太不容易了!

他們一路走來,奮力堅持中醫,真的太不容易了!

這些年來,他們為了光大中醫,努力奮戰,經曆萬般磨難,嚐盡千番心酸,但是在此刻,看到眼前這番他們也從未見過的景象,他們突然間覺得,這年來所有的痛苦和磨難,都是值得的!

中醫果然如傳說中的那般神奇博大!

中醫果然如傳說中的那般並世無雙!

中醫,果然值得他們付出與堅守!

此刻,他們無比的為自己的這份堅守而感到自豪!

門外的記者見狀也是激動不已,再次蜂擁了進來,一邊周旋著保鏢的阻攔,一邊拍照攝像。

一旁氣度不凡,神情自若的女王見瓦爾特已經失去了自己的意識,也不由臉色微微一白,眉頭輕輕的皺了起來。

林羽麵帶微笑,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昂首挺胸,意氣風發,衝威廉和其他幾位歐洲醫療協會的成員笑道,“怎麼樣,諸位,這下眼見為實了吧?!”

說著他將目光望向了女王,眼神看似柔和,但是卻帶著一股隱蔽的鋒芒。

“何先生,說這話還為時尚早吧?!”

威廉鐵青著臉,站出來硬著頭皮說道,“你看似催眠了瓦爾特,但是他肯不肯聽你的,還不一定吧?!”

要知道,西方的催眠術也都是以引到改變被催眠患者的意識為主,很少有人能夠做到控製病患的意識!

更不用說要讓瓦爾特做舔掉濃痰這種屈辱的行為,就算瓦爾特被催眠了,那他的潛意識中,也一定會抗拒做這種行為!

聽到他這話,原本滿臉興奮的孫犁神色也突然間黯了下來,眉宇間閃過一絲擔憂,他也知道,中醫催眠術中要想把人的意識全部控製住,確實十分的困難,如果林羽功力不夠的話,極有可能操縱不了瓦爾特的行為。

不過林羽倒是滿臉的坦然,昂著頭自信笑道,“好,那我就是示範給你們看看!”

說著林羽清了清嗓子,衝躺在地上的瓦爾特喊道,“瓦爾特先生!”

他喊完之後,地上的瓦爾特仍舊安安靜靜的躺著,冇有任何的反應,兩隻眼睛呆滯的望著天花板。

“瓦爾特先生,聽得到我的話嗎,如果聽到的話,請答應一聲!”

林羽不由加大了幾分音量。

地上的瓦爾特仍舊躺著一動不動,宛如冇有聽見一般。

周圍的眾人看到這一幕不由輕微的騷動了起來。

林羽見狀也不由臉色一變,急忙蹲下身子,再次提高了幾分音量,對著瓦爾特的耳朵喊道,“瓦爾特先生,你聽的到我的話?請答應!”

但是,地上的瓦爾特宛如石化了一般,仍舊冇有絲毫的反應,甚至連眼珠都冇有任何的轉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