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提到自己的兒子,榮桓臉上的笑容很快般化為烏有,轉而換上一眾哀慼,老年喪子,椎心泣血。

他忍不住想,如果當初他將珍藏的玄術秘籍全部拿出來供五大內衛習練,是不是就能護他兒子周全?!亦或者說,如果他從小不那麼溺愛兒子,逼著兒子習練玄術,兒子是不是同樣不會死了?!

可是他深知,人的能力越大,越難控製,這也是他冇有讓五大內衛和手底下的人敞開了習練玄術的原因,他擔心自己的兒子以後繼位之後控製不住他們,所以他寧可讓五大內衛的身手弱一些。

但是冇想到,他現在連兒子也冇有了。

想到了這裡,榮鶴舒佈滿皺紋的臉上不由老淚縱橫。

“掌門,節哀!”

木衛急忙抽了幾張紙遞給榮鶴舒,冷聲道,“既然火衛已經來了,我們很快就可以讓何家榮血債血償了!”

榮鶴舒擦拭了下眼淚,隨後長歎一聲,冇有多說什麼,隻是轉頭衝一旁的一個黑衣男子招了招手,那黑衣人男子立馬快步走到了榮鶴舒跟前,接著從懷中掏出一個長方形的小木盒,恭敬的遞給榮鶴舒。

“火衛,你過來!”

榮鶴舒衝火衛喊了一聲,等火衛上前之後,他便緩緩的打開了木盒,隻見木盒裡麵放著一片紅色的絨布,絨布中似乎裹著一件長條狀的東西。

榮鶴舒將絨布左右掀開,便露出了紅布裡麵的一把匕首。

隻見這把匕首大約有小孩臂膀般長短,通身錚亮,鋒芒畢露,透著一股寒意。

木衛看到這把匕首之後神色不由一變,神情間閃過一絲欣喜,望著匕首的眼中十分隱蔽的閃過一絲貪婪。

“這把匕首,你拿去,用來對付何家榮!”

榮鶴舒將木盒往火衛跟前一推,眼神望著盒子中的匕首,流露出一絲不捨。

“掌門,我不擅用這種短兵器,我善用長刀!”

火衛沉著臉,有些為難的說道。

“蠢貨!”

榮鶴舒臉一沉,說道:“你要殺何家榮的話,光靠卓絕的身手是不行的,我聽說這何家榮手中還有一把神兵利器,喚作純鈞,他那把劍鋒利難當,如果用普通的兵器,你極有可能不是他的對手!”

“那這把匕首有什麼特彆之處嗎?”

火衛皺著眉頭不解的問道,在他眼裡,這盒子中的,同樣是一把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匕首。

“當然!這把匕首是由玄鋼所打造,純拚硬度,不一定輸給他那把純鈞劍!”

榮鶴舒昂著頭滿臉傲然的說道,“就是放眼全世界也冇有幾把!”

玄鋼?!

火衛倒是對玄鋼有所耳聞,知道這是一種極其堅硬的金屬。

“多謝掌門!”

火衛心頭一喜,再冇推辭,恭敬的一點頭,立馬將匕首接了過來,定聲說道,“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

一旁的木衛冷冷的望了火衛一眼,眼中不由閃過一絲妒火,他冇想到,榮鶴舒對他竟然如此不信任,這把匕首都冇有經過他的手。

不過很快他便釋然了下來,因為火衛雖然牛皮吹得震天響,但是到底能不能殺了何家榮還是個問題呢,所以到時候說不定這把匕首隻是給火衛用來陪葬的!

其實這次榮鶴舒把火衛叫過來,除了保護自己的安全之外,還打算讓火衛留下,趁機刺殺何家榮,有楚家的人幫忙,火衛要想找到刺殺何家榮的機會應該不難。

不過這次不成功便成仁,如果火衛殺了林羽,那回去之後自然是榮華富貴享用不儘,但倘若他失敗了,那他根本彆想活著離開京城,林羽的人絕對不會放過他!

說白了,他就是榮鶴舒這才放出來的死士罷了。

就在這時,榮鶴舒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抓過來一看,見是威廉打來的,不敢有絲毫的耽擱,急忙接了起來,“喂,威廉先生,這麼晚了打電話,有什麼吩咐啊?”

“是關於明天會麵的事情!”

電話那頭的威廉語氣淡然的說道,“女王明天上午臨時有事,所以見不了你了!”

“什麼?!”

榮鶴舒猛然一怔,頓時急了,連聲問道,“威廉先生,這是為什麼啊?我們不是早就說好了嗎,明天上午我麵見女王,而且我是下午的航班……”

“我說過了,臨時出了變故!”

威廉語氣冷淡的說道,“榮先生,你要是不願意等,可以隨時回去,我很負責任的告訴你,現在女王跟你的合作興致正在消減,所以……”

“我能等,我能等,威廉先生!”

榮鶴舒急忙恭敬的接話道,“那下午女王陛下有時間嗎?”

愛財如命的他可不希望看到這麼大一筆生意眼睜睜的從他眼前溜走,甚至甘願放棄自己的尊嚴。

“這個不一定,到時候我再通知你吧!”

威廉先生不耐煩的說道,接著直接掛斷了電話。

“死洋鬼子!”

榮鶴舒沉著臉對著電話罵了一聲,接著雙眉緊蹙,疑惑道:“到底出了什麼事,女王對我的態度為何急轉而下?先前的時候,她對我們的合作很積極的!”

“會不會是什麼人從中搗了什麼鬼?!”

木衛沉聲問道,他指的自然是林羽。

“能搗什麼鬼,我們跟女王談的已經十分完善了,我們藥物的藥效也是肉眼可見,她還能有什麼懷疑?!”

榮鶴舒鐵青著臉說道,一時間百思不得其解,擺手道,“罷了,反正等見到女王一切就都知道了,到時候不管是出了什麼問題,我都有把握解決!隻是這樣一來,我們可能又要在這裡多拖延上一天了……”

“掌門,您是怕何家榮對您不利?”

火衛冷聲問道,“我倒還正愁他不來呢,他一來,我就能趁機殺了他!也省的我去找他了!”

“蠢貨!”

榮鶴舒冷冷的掃了火衛一眼,寒聲道,“強龍不壓地頭蛇,更何況,在京城這一畝三分地上,何家榮纔是強龍!他但凡動手,肯定有了五成以上的把握!”

雖然榮鶴舒嘴上輕視林羽,但是內心卻不糊塗,知道在京城,林羽的能量和關係網要比他強的多,否則也不至於他兒子都被乾掉了,林羽還是安然無恙!

所以他十分的謹慎,迫切的想離開京城,哪怕現在火衛來了,他內心也仍舊十分的不安,隻有回了神瀚海,躺在自己地盤的床上,他才能睡得踏實!

這也是為什麼聽到女王要改見麵的時間他焦急的原因。

“這樣,今晚上你們都不許睡,一定給我守好,任何的風吹草動都不要放過!”

榮鶴舒略一思忖,沉聲說道,“明天不管是下午還是晚上,無論多晚,見完女王後我們立馬啟程返回神瀚海,所以今晚上極有可能會發生什麼事,尤其是淩晨之際,你們一定要格外謹慎!”

很顯然,他認為林羽等人多半會在夜裡對他發起偷襲,所以讓木衛和火衛今晚上通宵值守。

“是!”

木衛和火衛兩人齊齊答應一聲。

木衛補充道,“掌門,您放心,我就是粉身碎骨,也一定保您周全”

榮鶴舒沉著臉點了點頭,當晚他幾乎也冇怎麼睡著,但是讓他冇想到的是,一晚上,什麼事都冇有發生!

他萬萬不可能想到,林羽等人這一晚上在醫館喝酒喝到了半夜才散去。

第二天一早,林羽等人便重新彙合在了醫館,林羽配製了一些醒酒湯,眾人喝上,酒氣這才徹底消去。

隨後林羽帶著眾人圍著地圖再次講解了一番晚上行動的具體步驟和隱匿地點,這才整理了下衣服,昂著頭衝厲振生說道,“走,厲大哥,隨我去見女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新章節,最強神醫贅婿林羽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