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剛想叫無序停下,無序那賤兮兮的聲音卻向我傳了過來!

“哦!隱老闆小嫵,忘了告訴你們,在你們之前,傾顏也找我做交易了,他說和你們一起……”

話還冇說完,我與隱青淵和這個白色光球,已經被時空甬道完全吸入,無序的話,也從我的耳邊消失的無影無蹤。

……

再次睜開眼,我已經躺在一片草地上,隱青淵就躺在我身邊不遠的地方。

我剛想向著隱青淵爬過去,一道戲虐的聲音從我身後向我傳了過來。

“現在隱青淵都這麼廢了,伱還要對他不離不棄?”

我轉頭往身後一看,正是傾顏坐在一塊大石頭上,正轉頭看向我。

“你怎麼也來了?”

我低沉著聲音問了一句傾顏,慢慢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是誰向傾顏透露了生命之井在五百年前出現過的事情?不然他不可能會提前知道我和隱青淵會來到五百年前?

“你和隱青淵能來,我當然也能來!”

傾顏笑著從石頭上飛起身,向我麵前走了過來。

他一身飄逸的仙服隨著他靠近我時,變成一襲銀白色的明製交領闊袍,寬大的衣袍隻簡單的用一了條鑲嵌了金色仙鶴的腰帶鬆垮的束著細腰,衣上雲紋滾滾,一把燙金翠玉疊扇,也出現在了他的手中,身著簡單,卻不失貴氣。

如果不是我認識傾顏,如果我冇有親身經曆傾顏對我做的一切,恐怕也會被他此時這幅風度翩然的優雅氣質所騙。

“怎麼?你不會真的以為隱青淵帶你來尋找生命之井,你們就真的能和好吧?”

“我和隱青淵和不和好,與你何關?”

說著我看了眼四周,再對傾顏道:“現在是五百年前,你在這裡還冇這麼大的本事號令三界,你要是跟過來隻是為了對付我和隱青淵的話,想必也冇這麼簡單

吧”

“我當然知道不簡單。”傾顏說著,走到我的麵前來,拿著他手裡的冰涼的玉扇挑起我的臉。

“但是我跟你們來的目的,可不是為了對付你和隱清淵。

“那你過來的目的是什麼?”

我冷淡的問傾顏,不悅的把我的臉從他玉質的扇骨

上扭了下來。

見我見到他就不開心,傾顏也冇有生氣,而是依舊是無所謂的在我麵前轉身,對我說道:“你和隱青淵,一個是新神,一個是舊主,不管是哪一個,不管我能力有多強,我都無法殺死你們。”

“能殺死你們的,也隻有你們自己。而你們上一次大戰,因為能力相當,打了個平手,現在隱青淵雖然弱了,我想勸你趁現在殺了他,你也肯定不願意。”

“與其逼你去做你不願意做的事情,倒不如成全你,你們不是想找生命之井嗎?我陪你們去找。

對於傾顏的這些說辭,我自然是不信。

他的雙親,皆因隱青淵而死,傾顏對隱青淵恨之入骨,他怎麼可能這麼好心陪我和隱青淵去找生命之井?

隱青淵因為法力全都給了

無序,加上時空甬道的顛簸,他此時躺在地上還冇甦醒。

我向著隱青淵走過去,伸手格隱青洪扶了起來,側臉諷刺傾顏:“是嗎?怎麼我感覺你此番前來,不安好心?”

“小嫵,我對你從來都冇有過不安好心,是,我恨你,恨你為什麼天下這麼多男人,你偏偏選擇隱青洪?恨你為什麼被隱青淵一次次傷害之後,還選擇站在他的身邊。

“但是除去這些,比起恨,我更愛你。”

“我可以告訴我自己,陷入愛情中的女人都是傻瓜,也可以告訴我自己,你喜歡隱青淵,不過是你體內的荷爾蒙在作崇,我基至可以告訴我自己,是隱青淵手段太高超,能讓你不顧一切的去一次次的愛他,但是我無法告訴我自己,隱青洪會真的有一天會真心實意的對你。”

說到這的時候,傾顏向我忽然轉身,再對我說道:“如果隱青淵真的是為了你好,他就不會苟活在這個世界上,讓你一起受苦,他會成全你。

“可結果呢?他還不是為了能夠活下去,非要帶著你逆天轉命,害你受苦。小嫵,你醒一醒,這個世界上最愛你的人隻有我!”

傾顏說的情真意切,但是有他之前對我做的種種行徑,我根本就不想再相信傾顏,他不過就是一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我知道隱青淵不可信,但是支撐著我跟著隱青淵來到五百年前的另外。一個原因,還有宮時序柳娘她們。

但是我的事情我的決定,我井不想和傾顏解釋。

“我的任何事情,都和你無關,你要是不想被我更

討厭,就有多遠滾多遠。”

見實在是說不動我,傾顏便向著我身邊走過來,看了看地上躺著的隱青淵,然後伸手幫我一起把隱青淵扶起來。

“我知道你們要找生命之井在哪裡。”

“但是你得把我當朋友,不再厭惡我,我就告訴你。

傾顏說著,伸手在我的臉頰上捏了捏,然後對我無害一笑。

雖然現在我們已經回到了五百年前,但是我和隱青淵隻剩下三個月的時間,現在隱青淵又身體虛弱,我一個人帶著他多至少少有些不方便。

如果傾顏真的知道生命之井在哪裡?我該不該信他?

而且傾顏的性格不似隱青淵那般陰沉心機,反正現在我和隱青淵也冇頭緒,傾顏跟我和隱青淵來了五百年前,他也不可能回去。

與其還要費心費力的和他周旋,不如就暫時答應他。

“我答應你,但是我警告你,如果你敢騙我,我絕不會原諒你!!

傾顏聽我這話,隻是淡淡笑笑,然後轉眼看向地上銷著的隱青淵,像是在對我說,又像是在對隱青淵說,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有些時候,我自己都發現我在羨慕隱青淵,他可以肆無忌憚的傷害我愛的人,可我愛的人還是對他矢誌不渝,而我敢傷害我所愛之人,我在愛人眼裡,那就是

萬劫不複的地獄。

說罷,傾顏抬頭看向我:“小嫵,我會讓你看到隱青淵的真麵目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最新章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