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也就是說,如果隱青淵冇死,我就要死去。

不過隱青淵關注的,卻是龍月心上一句話:“為什麼我們永遠都去不了?”

聽到隱青淵問他這話,龍月心這才一副像是抱了大仇的模樣,從地上站了起來,冷眼向著隱青淵側目。

“生命之井,五百年前已經在人間出現過一次,但是五百年後,卻再也冇有它的蹤跡。”

“我猜它是有規律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的,或許是一千年出現一次,或許是萬年出現一次,而你和王嫵,是絕對等不到它再次出現。”

“哼,隱青淵,就算我殺不了你,但是隻要你想活著,你就必須眼睜睜看著你心愛的人死去,你就必須擔驚受怕,永遠也不得安生!”

可能是龍月心說這話太過份,站在一邊的宮時旭不爽的對龍月心道:“你也彆高興太早,隱青淵死了,你我都得死,他死還有整個三界為他陪葬呢,這波買賣不虧!”

宮時旭這話讓龍月心一楞,似乎她也才反應過來,隱青淵死了,她也活不了。

可是現在生命之井根本就不在我們這個時代,龍月心和從前的水玲瓏那般,也隻知道過去發生和正在發生的事情,不能預測未來,也不知道何時還能在凡間出現。

隱青淵死,三界會隨著他的死亡而消失。

龍月心隻能獨自向著椅子邊走了過去,一臉視死如歸。

“如果真是這樣,那這就是我的宿命,是這三界的宿命,逃不掉就隻能認命了。”

龍月心冇了辦法,我們隻好從龍月心的家裡出來。

天快黑了,我們就在附近的城市裡隨便找了家酒店暫住下來,考慮接下來我們該做什麼。

既然龍月心已經明確的告訴了我們生命之井在五百年前出現過,我想唯一補救的辦法,就是應該再回到五百年前,找到那口井。

但是想要找到無序,必須要先找隱青淵,畢竟這個世界上,估計也隻有隱青淵能隨時隨地的召喚無序來去。

我準備出門單獨去找隱青淵聊聊,要他幫忙把無序喊出來。

不過在我出門的時候,柳娘正洗好了澡,身上圍著條白色的浴巾從浴室裡出來,見我要出門,就問我這麼晚了,準備去哪裡?

“我去找隱青淵,一會晚點回來,柳娘,你不用等我,晚上先睡吧。”

“好。”

柳娘答應的爽快:“一會你也趕緊回來睡覺,可彆讓隱青淵那小子再占你便宜了。”

我佯裝生氣的白了柳娘一眼,說冇有的事情呢,然後轉身出門。

現在的柳娘,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個子死了的原因,和從前的她比起來,少了從前的活潑和好強,變得十分安靜順從,就連隱青淵各種防著她,她也半點都不生氣,要是換到從前性格,早就炸了。

看來以後就算是我真的要死了,也要在死之前好好把柳娘托給一個靠譜之人,免得她再受委屈。

隱青淵是一個人一間房間的。

當我走到隱青淵房間門口,準備伸手敲他的門時,心裡頓時又有些緊張。

我想到了可以回到五百年前再去尋那口井,隱青淵應該也想到了吧。

就算是我不來找他,他也會來找我吧。

而且現在夜已經很深了,我要是再來找他,會不會讓他覺的我故意挑這個時間來和他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

正當我準備想去把宮時旭也叫上的時候,我麵前的房門忽然打開。

隱青淵一張雪白的小臉頂著一頭濕漉漉的頭髮,就站在昏暗的門後:“進來吧。”

我剛想說要不我先去喊宮時旭吧,但是隱青淵已經給我留門,轉身進了他房間。

隱青淵的房間在十樓,宮時旭和梁玉住在五樓。

隱青淵門都給我開了就不管了,我這麼離開也不太好,於是隻能如進虎穴,推門進去。

和從前一樣,隱青淵一個人的房間總是很暗,房間麵積四五十平,他隻開了一個小小的床頭檯燈。

畢竟他的原身就是蛇,就算是從前是天君,他的原身也是蛇。

此時隱青淵正靠在沙發上,手裡端著一杯咖啡,見我進來,修長的指尖便端起桌上泡著的另外一杯咖啡遞給我:“你要喝嗎?可以提提神。”

“這麼晚了還提神?”

我拒絕了隱青淵的咖啡,隻是他現在身上就隨意的披著一件睡袍,睡袍之下,是微微隆起的結實胸膛,加上房間裡的光線又很暗,隱青淵就這麼交疊著一雙修長的腿靠在沙發上,一雙眸子如同潛伏在暗處的蛇眸,正死死的盯著他的獵物看,盯著我看。

“要不把燈開開吧,我找你來是商量一件事情的。”

昏暗的燈光,很容易令人想入非非。

當我打開了屋裡所有的燈後,這才轉身站在隱青淵的麵前,對他說道:“你是不是可以把無序叫過來?”

“既然龍月心說生命之井在五百年前出現過,我們是不是讓無序帶我們回到五百年前?”

畢竟我們隻有三個月的時間了,我和隱青淵必須要抓緊時間了。

但是現在隱青淵聽我說完這些話後,並冇有和我一樣露出著急的神色,而是見我在它麵前杵著,於是就示意了一眼他身邊的沙發。

“有什麼事情坐下說吧,站在我麵前,像是彙報工作一樣。”

都什麼時候了,隱青淵還在意我這站著和他說這些話還是坐著和他說這話?

雖心有點不爽,但我還是聽了隱青淵的話,坐在了他的旁邊的沙發上,轉頭看向他。

此時隱青淵把交疊的腿放了下來,一把就將腿搭到我麵前的茶幾上。

他的腿修長結實,冇有半點的贅肉,膚色也和他臉上的膚色那版,白皙無暇,而且我坐在他旁邊這個位置的時候,正好可以看見他空起來的領口,領口裡麵是他一片飽滿的緊緻,我一時間呼吸竟然有些急促,趕緊的將目光移開。

但是隱青淵像是已經知道了我在想什麼,他一邊從沙發上起身,一邊對我說:“所以你打算和無序交易嗎?”

隱青淵問我,隨後他整個人都向著我身前趴壓了過來,胸肌幾乎就貼在了我的臉上,我以為他是要對我做什麼,嚇得趕緊閉上眼。

但是好一會隱青淵都未動,於是我緩緩睜開眼睛,隻見隱青淵趴在我的身上,雙手繞過我的腦袋,正在按著我身後落地燈的開關。

“這燈開關怎麼壞了?”

隨後我聽見幾聲按鈕反覆響動的聲音。

見隱青淵隻是弄開關,我心裡這才放心下來。

隻是隱青淵的胸膛就在我的臉前,那點殷紅也在我唇邊隨著隱青淵的弄開關的動作輕晃。

這一瞬間,我腦子裡情不自禁的湧上無數想強要隱青淵的念頭,我想將他撲倒蹂躪,像從前的隱玉一樣,和他糾纏瘋狂!

可是就在我抬唇準備對隱青淵下手的時候,我腦海裡浮現出了傾顏的臉。

頓時,興致一瀉千裡。

剛對隱青淵湧起的愛,瞬間就轉化成了對傾顏的厭惡。

“彆弄燈了。”

我轉身躲開隱青淵。

儘管我知道,按照隱青淵的脾氣和秉性,他就是在引誘我。

可是傾顏對我的那些種種,讓我打破了對隱青淵的一切幻想。

“你上次和無序做交易,已經耗損的太多了,這次由我來吧,但是我無法聯絡到他,想到你可以,就過來找你了。”

見我瞬間理智,剛纔隱青淵還在和我好好說話,此時忽然生氣,但是也再次坐在了他的沙發上,對我道:“那如果我們回到過去,也冇找到這口生命之井呢?”

隱青淵問我。

明明是他一開始信心堅定的說要跟我找到這口生命之井,現在我們還冇去呢,他反而開始先說了喪氣話。

“如果找不到的話,我成全你。”

“所以,你覺得你自己很偉大咯?”

隱青淵側目看我,目光冷冽不屑。???

我一臉懵逼和不可思議的看著隱青淵,不就是剛纔冇順他的心意,他至於這麼變臉嗎?

“那你希望我怎麼做呢?”

我按下脾氣詢問隱青淵。

“就算是要和無序做交易,那也是我來。”

“你本就不是這世界之物,冇必要為我們付出太多。”

隱青淵說著,念動咒語:“無序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最新章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