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熟悉的氣息瞬間侵入我的口腔,我瞪大了眼睛看著壓在我臉上的隱青淵,一時間竟然不知道我該推開他還是繼續接受他。

隱青淵的眼睛一直都盯著我看,他眼瞼下的那顆細小的淚痣在我驚愕的目光中放大。

我看見隱青淵的目光隱忍破碎,好像是有很多話想對我說,但是卻又說不出口的委屈。

這一瞬間,我就像是中了隻屬於隱青淵的迷幻劑那般,隻想伸手緊緊抱住隱青淵,想和他一起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不麵對任何人。

隻是我大腦裡的唯一的理智,把我這種想法剋製住了。

旁邊的人看著隱青淵不遵守遊戲規則直接親上了,也都愣住了。

宮時序轉過身端起桌上的酒杯,喝了口酒,對著我們說道:“隱青淵這樣,算是違背了遊戲規則吧?”

“冇錯,不隔著紙親就是違背遊戲規則!”

龍月心不滿的在隱青淵身後叫囂。

現在大家都看著我和隱青淵接吻,我反應過來後,趕緊的用力推開了隱青淵,對隱青淵道:“你破壞遊戲規則了。”

我唇上還是剛纔隱青淵吸咬的痕跡,他口中淡淡的香味在他親我之後,便一直彌留在我口中。

這種感覺讓我十分留戀,難以忘記。

“是嗎?”

隱青淵淡笑著回答了一句,然後轉頭看向大家:“要不我罰一杯酒好了。”

“那不行,這要是其他人也破壞遊戲規則隻罰一杯酒,那這遊戲冇法玩了。”

剛纔隱青淵直接親我的時候,龍月心已經有點生氣了,但是她又不甘心遊戲就這麼到此結束,於是就忍著強烈的不滿,不想結束這遊戲。

“那要怎麼樣?”

隱青淵問龍月心。

“下一把,我們直接不隔著紙親,直接親好了!”???

這龍月心是有毛病嗎?

要我是他直接端起隱青淵的臉直接來上幾大口不更省事嗎?搞一堆冇用的幌子浪費大家時間。

“好啊。”

隱青淵答應了下來。

在大家同意之後,我們又開始繼續玩遊戲。

這次龍月心把牌發完後,繼續洗牌。

不過此次我看見她洗牌後,偷偷摸摸的在牌裡動了手腳。

當她給自己發牌的時候,一張7赫然出現在了她的手上!

龍月心高興了起來,拿著她手裡的這張7對大家展示:“你們看,我抽到7了!”

說罷轉頭看向隱青淵,對隱青淵道:“剛纔我們可是說好了,再抽到這張7,就不用蒙紙巾了吧?!”

說著龍月心對著隱青淵笑了起來,伸手去摸隱青淵的臉。

“天君哥哥,你準備好了嗎?我要親你了。”

說著,龍月心真的向著隱青淵俯下身,正準備向著隱青淵唇上親下去的時候,隱青淵忽然猛地伸手掐住了龍月心的喉嚨,另外一隻手用力的往龍月心的腮幫子上一捏,一根金色的細針,頓時就從龍月心口中掉了出來!

大家一看龍月心嘴裡的針,紛紛吃驚的站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龍月心怎麼在嘴裡藏針啊!”梁玉驚恐的大喊!

隱青淵則是一手直接把龍月心往牆上一扔,對著龍月心冷冷道:“剛纔就察覺出你不懷好意,怎麼,你以為就憑你,也想殺了我?!”

如果不是隱青淵忽然掐住了龍月心的喉嚨,又從她的嘴裡弄出了一根金針,恐怕我們幾個到現在都以為龍月心是孤單寂寞多年的女人看見了男人就想揩油,冇想到醉翁之意,龍月心的目的是為了要殺隱青淵!

目的被揭穿,龍月心也不偽裝了,看著隱青淵的那張臉義憤填膺!

“隱青淵,你個畜生,千年前將我龍族趕儘殺絕,我的父母親戚朋友,都死在了你的手中!如果不是我苟且躲進這個小井,恐怕早已經命喪黃泉!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為我親戚報仇!”

說罷,龍月心想從地上掙紮著起來,繼續刺殺隱青淵。

但此時的隱青淵雖然說法力不如從前,可是對付龍月心卻還是小菜一碟!

在隱青淵的法力禁錮下,龍月心躺在地上,難以動彈!

看著自己的滅族仇人就在麵前,可是自己卻殺不了他,龍月心躺在地上嗚嗚大哭了起來。

聽到龍月心是想為自己家族報仇的事情而想刺殺隱青淵,隱青淵也逐漸的收回了他禁錮在龍月心身上的法力。

“如果你是因為千年前我滅你們龍族而找我報仇,我不怪你。”

“但是你殺不了我。”

隱青淵說著的時候,轉身看向地上躺著龍月心:“你要是不信的話,我就站在你的麵前,哪怕是我在你麵前不動分毫,你也殺不了我。”

隱青淵是古神,也是這個世界上最早的神,除了我之外,這個世界冇人能殺的了他。

躺在地上的龍月心自然也是知道了這個道理,她乾脆都不起身了,乾脆趴在地上痛哭。

隱青淵轉頭看了一眼我們身邊站著梁玉和柳娘,還有我,對我們說道:“你們都先出去一下,我想和龍月心單獨聊聊。”

“現在我們都在為你辦事呢?你還有什麼不想讓我們知道的?”

宮時序有些不爽。

我也有些不願意,如果龍月心這裡有什麼線索的話,我最好也是要知道比較好,但是隱青淵卻選擇連我也瞞著。

剛剛心裡對他湧起的那半點好感,此時也立馬消退了。

“不行,是我們和你一起找到了龍月心,你要和她聊什麼,我想我們也有權利要知道。”

我拒絕了隱青淵對我們提出的要求。

宮時旭也站在了我的身邊,對著隱青淵道:“對啊,你想跟龍月心說什麼,我們也想知道,不然你又揹著我們害小嫵怎麼辦?”

見我們都不走,隱青淵也冇再多說什麼,而是再看向地上躺著的龍月心。

“傳說西海龍王的六公主,一出生便天生神力,知道世間的任何存在的事務,我想問問你,這個世界上,是否真的存在生命之井?

“或許你告訴我後,你從前死去的親人,還能重新活過來。”

一千年前,隱青淵不僅降下瘟疫殺了傾顏的父親,甚至把整個龍族都一鍋端了。

怪不得傾顏這麼厭惡隱青淵。

隻是我很好奇,一千年前,隱青淵為什麼要這麼做?

聽到隱青淵說到生命之井,然後還能複活龍月心的家人,龍月心躺在地上猶豫了良久,然後再對隱青淵道:“有。”

“隻是你們永遠也去不了。”

說完這話的時候,龍月心轉頭又看向我,又對著隱青淵道:“而且,你們的最後期限,已經到了。”“三個月內,你還冇徹底死去,王嫵就會永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世界意識會再次創造出另外一個新神,來取代王嫵的身份,要你的性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最新章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