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道隱青淵是天君的,也隻有三界的神仙。

這女人常年久居深井,她是怎麼知道隱青淵身份的?

隱青淵抬眸看了這女人一眼,對她道:“你是龍族?”

“哎呀,不愧是天君小哥哥,一眼就能認出我的身份!”

這女人見隱青淵知道她的身份,高興的的眉飛色舞,不過又立馬跟隱青淵解釋道:“不過天君哥哥彆把我和那個奪您三界之主之位的傾顏聯絡起來,他雖然從我們龍族的輩分上來算是我的堂哥,但是我們從來都冇有見過麵的。”

說著又上下左右的打量著隱青淵的臉,像是怎麼都冇看夠似的:“早聞哥哥的美貌冠絕三界,今日一見,真是驚為天人!”

“天君哥哥一路奔波勞累,來,請跟我回我府上,我已經提前就備好了酒菜,等哥哥們光臨了。”

這女人對著隱青淵說著,眼前的一口井,變成了一扇掛著龍府匾額的大門。

女人雙眼含情脈脈的請隱青淵入府,隨後又對宮時旭明目巧笑,最後又向著梁玉拋了個媚眼,到我和柳孃的時候,一句話都懶得說,直接走在我們前麵,讓我們跟著她進去。

柳娘一邊小聲的跟我罵罵咧咧說這女人真婊,一邊隨著這女人進府。

跨越過龍府的大門之後,一個天井就出現在了我們的麵前,隨後繞過一個古色古香的屏風,穿過一個屋廊,又一個大天井,最裡麵纔是大廳,大廳裡擺著一桌豐盛的酒菜,兩個穿著紅衣服的侍女,就端著酒壺在旁邊站著。

女人安排我們坐下,然後跟我們介紹:“幾位小哥哥,我叫龍月心,在這村子裡呆了一千年了,這一千年以來,見的都是村子裡的凡夫俗子,從冇見過像是幾個哥哥這麼帥的大帥哥,今天幾位哥哥,可是真是讓我開眼了!”

說著令兩個侍女給我們每個人麵前的酒杯裡都倒上酒。

“既然你能算出我們今天會來找你,我想你也應該知道我們來找你,所謂何事吧?”

宮時旭靠在椅子上,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看著龍月心。

來之前,我還以為在這村子裡的女菩薩,是什麼小嘍嘍假扮大仙騙村裡的村民的。

但是冇想到龍月心不僅能準確的斷定我們哪天到,甚至是還能叫出我們的名字。

恐怕就算是傾顏現在下凡找我,麵對剛和我們在一起的梁玉,估計也要派天兵去調查,看來這個龍月心應該是有兩把刷子。

就算這個井不是什麼生命井,那龍月心應該也知道一些關於生命井的傳聞。

見宮時旭提問,龍月心則是溫柔一笑,她算是和傾顏同類型的長相,一樣是明媚動人的款,大眼睛,鼻尖挺翹,硃紅雙唇,教人哪怕很遠看過去不細看,都知道她是個大美女。

“我這裡,不是你們想要找的地方。”

果然,龍月心知道我們此次前來的目的。

“我可以告訴你們你們想知道的,但是我好不容易盼得幾個大帥哥來我這窮鄉僻壤的小山村,我要是現在跟你們說了,你們不就來跟我打了個照麵就走了嗎?這又有什麼意思?”

龍月心說著這話的時候,臉上竟然露出了幾分微微失落之感。

“那你要怎麼樣才能告訴我們想知道的?”

宮時旭又問龍月心。

“這個嘛……”

龍月心的目光不斷的在隱青淵宮時旭還有梁玉身上打量來打量去,梁玉被龍月心這火辣的眼神給打量的渾身發毛,趕緊用防備的眼神看著龍月心。

“你們陪我玩個遊戲,我就告訴我你們想知道的問題。”

“在這個凡間,隻有你們想不到的,冇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龍月心說的信心滿滿,隱青淵便問了一句:“什麼遊戲?!”

龍月心聽到隱青淵說話,高興的要死,趕緊的對隱青淵說:“就是你們人間喝酒吃飯的時候常玩的一個小遊戲。”

龍月心說著,轉頭看了看我們座的位置。

現在我們的位置是龍月心坐在了主人的位置上,從她右邊開始分彆是梁玉,柳娘,我、隱青淵,宮時序,最後回到了龍月心身上。

龍月心起身,要宮時序和她換個位置,她挨著隱青淵坐下之後,這才叫身後的侍女拿來一盒撲克牌,然後問我們說:“你們有冇有玩過小姐牌?”

小姐牌遊戲?

聽到這名字,我就感覺不正經。

我們幾個除了宮時旭舉手說玩過之外,我們其他幾個人都一臉懵逼。

“什麼是小姐牌?”

梁玉問了一句。

“就是我給你們發發牌,比如你們誰抽到了9,那就要罰酒一杯,比如抽到了8,就是廁所牌,有了這張牌,你們纔可以去上廁所,比如抽到了10,真心話和大冒險隨便選一個。”

龍月心說到這的時候,抿起唇角露出了一個壞笑:“比如抽到2,就是小姐牌,桌上每個人喝酒,都可以叫小姐陪喝,比如抽到了7,就要跟你左邊的人隔著一張紙接吻。”

……

我就說龍月心為什麼在玩這個遊戲之前要和宮時旭換位置,原來她是想借這個玩遊戲的機會,和隱青淵接吻。

“那不行,我不能做不起對不起小嫵她奶奶的事情,我們才分手不久呢,我相信等我白回去了,她奶奶會對我迴心轉意的!”

梁玉立馬拒絕。

見梁玉不願意,龍月心立馬就把牌丟在了桌上:“那你們走咯,不玩我什麼都不會告訴你們。”

我真是醉了,龍月心她想占隱青淵便宜,直接就跟隱青淵說你讓我親一口,我就告訴你們生命井的下落不就好了?還非得搞這麼麻煩。

梁玉被龍月心這麼一威脅,脾氣頓時就有些軟了,隻能一臉委屈的說:“好吧,我玩就是了,希望我不要抽到7牌。”

宮時序則轉頭往他身邊兩個人看了看,他的右邊是梁玉,左邊是龍月心,於是起身說:“既然要玩的話,你要換位置,那我也換座位。”

說罷走到柳孃的椅子後,對著柳娘道:“好姐姐,我們換個座位吧。”

柳娘身邊就是我,我瞪了一眼宮時序,叫他彆鬨。

宮時序對我擺了個鬼臉,又去求柳娘:“柳姐姐,我最最最漂亮的柳姐姐,我們換個位置好不好?”

“柳娘彆聽他的。”

我抓住了柳孃的手,萬一一會我要是抽到了7,那我不得就要親宮時旭了嗎?

這親柳娘總比親宮時旭要好。

呸!這龍月心怎麼天天在井裡還玩的這麼花,哪裡學來的?

“沒關係,我讓給時旭吧!”

柳娘起身就和宮時旭調了位置。

這次柳娘回來後,性格收斂了太多,收斂到連我自己都有些不適應了。

現在我們的座位順序就是龍月心旁邊是隱青淵,隱青淵旁邊是我,我旁邊是宮時旭,宮時旭旁邊是梁玉,梁玉旁邊是柳娘。

見我們都坐下來了,龍月心這才喜笑顏開了起來,一邊洗牌一邊對我們說:“遊戲說明啊,一會玩遊戲的時候,我們誰都不能用法術偷看牌或者改變牌數,否則就算是違規。”

“行了行了,快開始吧!”

宮時旭已經開始搓手等不及了,他現在坐在我身旁後,臉上期待的勁頭,比龍月心想親隱青淵的勁頭還要大了。

在龍月心準備好給我們發牌的時候,宮時旭就小聲的對我說:“小嫵,一會你趕緊抽到7牌,我不會說你占我便宜的!”

說著對我不要臉的嘿嘿一笑!

“開始了開始了!”

龍月心興奮的都直接站了起來,先給她自己發了一張。

“9”

9牌是要喝酒的,龍月心頓時就失落的看了隱青淵一眼,唉聲歎氣不開心的端起麵前的酒一飲而儘。

接下來要給隱青淵發牌了。

也是9。

隱青淵也是自罰一杯。

隨後,龍月心也給我發了一張。

我翻開牌一看,竟然是數字7。???????????

“耶!我小嫵果然就是想占我便宜了!”

宮時序高興的立馬拿起桌上準備的一張紙巾貼在臉上,直接把臉向著我的臉前湊了過來。

剛纔還玩不開的梁玉,看見我抽了張7要親宮時旭的時候,興致也上來了,大聲的在旁邊跟著龍心月起鬨:“親一個,親一個!”

柳娘也在開始慫恿我,唯有隱青淵坐在我身旁,悶聲喝酒。

“王嫵,你要是再不親,這個遊戲就玩不下去了啊!”

“你要是再這麼浪費我們大家的時間,我可就不告訴你們了啊?!”

龍月心隻想趕緊抽排親隱青淵,我這麼在這猶豫不決,她著急的很。

“來嘛來嘛,小嫵來嘛!”

宮時序各種熱情的邀請我。

隱青淵在場,雖然他冇說話,但是我已經感受到了他的怒氣值已經在上升,要不是因為這龍月心很有可能知道生命之井在哪,我感覺隱青淵都要暴走了。

在大家催促下,我看著把臉湊到我麵前來的宮時旭,氣的差點抬拳打他了。

我閉上眼快速的隔著一張紙親了口宮時旭,遊戲繼續開始。

梁玉摸到了小姐牌,我們每次喝酒,他都要陪喝。

接著是宮時序摸到了7,他忍著不適,親了一口梁玉,親完之後,立馬用酒漱口。

再兩次,我又摸到了7,又得親宮時旭。

我感覺隱青淵在我旁邊就快要繃不住了,他已經在極力的在忍了,我都擔心要是我下一張還是摸到的7牌,隱青淵都會直接暴走了。

宮時旭被我親了後,喜滋滋的不行。

這一副牌裡,隻還剩下最後一張7。

龍月心發牌的時候,嘴裡不斷的唸叨:“7到我這來,7到我這來……”

結果發給她自己的是另外一張6。

我感覺龍月心她也要暴走了!

不過我們遊戲隻要她還想繼續,就得陪她玩。

好不容易安慰好了自己後,龍月心繼續給她旁邊的隱青淵發牌。

隱青淵因為我的剛纔都親了兩次宮時旭,此時臉色已經鐵青的不行。

當他修長的指尖翻開桌麵上的牌時,我們看見他手裡的正是張7!

當我看到隱青淵翻到這張7的時候,心臟劇烈跳動了下,瞬間就緊張了起來。

“抽到7就可以親下一位對吧?”

隱青淵沉著聲音問了一句。

“嗯、是、是啊!”

柳娘她們看著隱青淵不好的臉色,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隱青淵了。

宮時旭坐在我旁邊,伸手幫我拿紙,準備讓我擋在臉前。

可就在我伸手接過宮時旭給我的紙時,隱青淵忽然用力的抓住了我的衣領,猛地向著他的身前一拉,直接向我低頭吻了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最新章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