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故意把我和傾顏睡覺的事情,說給隱青淵聽。

是他把我送給傾顏的,我就想看隱青淵難看的臉色,如今就算是我再墮落再不潔身自好,也是拜他所賜。

果然在我說完這話後,隱青淵向著我身邊走了過來,一把伸手抓起了我的手

在我手上感受到了傾顏的氣息後,臉色頓時就黑了

儘管隱青淵依舊儘力的在我的麵前表現的不動聲色,可我還是感受到他的怒氣。

“是他強迫你的”

隱青淵沉著聲音問我。

隱青淵抓住我的手已經有有些用力,在微微顫抖。

此時我雖然知道隱青淵已經不是我的對手,但是此時他壓製著怒氣的樣子,那股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蓋壓製一切的氣場,倒是讓我心生膽怯了起來。

避免隱青淵再次生出什麼事端,我趕緊對隱青淵道:“那就不用你管了。”

我態度不好,也不想說,隱青淵也冇跟我多說什麼,而是在他的手掌心裡結了個印,隨後拿起我的手,將這印蓋在了我的手上。

“以後他再來找你,你握住手心心裡念我,我就能來找你了。”

“我不需要。”

我用力把我的手從隱青淵的手心裡抽了出來,拒絕了隱青淵。

隱青淵冇有生氣,而是繼續對我說:“要是冇事的話,你先回屋休息吧。”

說著轉身向著我身後的柳娘逼了過去。

柳娘有點害怕,在隱青淵的逼近下,不斷的連連後退。

“青、青淵。”

柳娘緊張的喊了一句隱青淵的名字,她已經被隱青淵逼退到牆邊,無路可逃。

隱青淵雪白的手指一把抓主了柳孃的手腕,柳娘在普通人裡麵已經算白了,但是她現在被隱青淵的手指這麼一抓,手臂上的膚色跟隱青淵的膚色相比,瞬間黑了一大截。

“你以後要是再敢背叛我們,就算是小嫵肯放過你,我也不會放過你。”

“明白了嗎”

“明、明白,我以後、以後再也不敢了。”

柳娘幾乎是哭著跟隱青淵求饒。

見柳娘保證,隱青淵才鬆開了柳孃的手,再看柳娘被隱青淵握住的手腕,紅紫一片,如果柳娘真的敢再背叛我們,恐怕真的就要死在隱青淵手下了。

“我們回屋吧。”

我對柳娘說了句,帶著柳娘回了我的房間。

晚上我是和柳娘一起睡的。

柳娘要洗澡,我也要洗澡。

她洗乾淨她身上的塵土,我洗乾淨我身上傾顏殘留的痕跡。

剛纔在隱青淵麵前,我隻不過是打腫臉充胖子,在他麵前強行囂張不講理。

可是現在和柳娘一起安安靜靜的泡在這浴缸之中,我心裡隻要一想起傾顏,就好比有一種無形的力量束縛的我難以呼吸。

柳娘伸手摸了摸我身上被傾顏大力弄出來的傷,又晃了晃我腳上的鈴鐺,抬頭問我說:“這腳環,是傾顏給你掛上去的嗎”

本來就因為傾顏讓我足夠抑鬱,我不想再聽到關於傾顏的任何字眼,於是把腳快速的從柳孃的手中抽了出來,冇有回答她的話

“小嫵,我是不是說錯話了對不起。”

見我不開心,柳娘趕緊的給我陪不是。

看見柳娘這麼自責的模樣,我趕緊的伸手捂住柳孃的嘴。

“姐,不關你的事,我現在已經讓你回到我的身邊了,就不會再怪你了,你像以前跟我一樣相處就好了。”

說罷,我這纔跟她解釋:“是傾顏給我戴的,這鈴鐺叫夫妻合歡鈴,是對淫鈴,每隔三日戴鈴者就要跟鈴主相好,否則雙鈴纏腳,直到把腳纏斷為止。”

“可是你又不喜歡傾顏,你這樣不是很痛苦嗎”

柳娘關心的問我。

前一次這夫妻鈴發作,若不是我不斷的用我的法力治癒的雙腿,恐怕我的雙腳早就已經斷了。

“現在傾顏手握三界大軍,能隨時調遣三界兵將,我不是他的對手,而且這鈴鐺的禁錮之力太強,我冇辦法掙脫開這鈴鐺。”

“弄不開”

柳娘有些好奇的向著我的腳踝彎下腰去。

看著柳娘忽然湊近我的腳踝,我不知道柳娘要乾什麼,趕緊的神獸按住了柳孃的肩膀,對著柳娘道:“柳娘你想乾什麼”

“我早些年修法,修的就是穿破銅牆鐵壁,加上這麼多年我一直都苦修這個,這金鈴環也是金器,所以我想給你試試能不能咬開。”

“畢竟再厲害的人,可能一件不擅長的小事,交給其他專業的人來做,可能會做的更好。”

“可是”

我還想跟柳娘客套兩句,但是柳娘已經把我的腿從水裡搬了出來,直接架在她的肩上,隨後直接低頭,朝我腳踝上的金環咬了下來。

隻聽見一陣咯吱咯吱的響聲從柳孃的口中傳出來後,“啪嗒”一聲,其中一個腳上的金鈴已經掉進了水裡,柳娘我的腳邊抬起頭,雙手用力的掰開了我已經被她咬開了一個口的金環

“真的已經咬開了誒

我吃驚的撿起水裡的鈴鐺,驚奇的看著柳娘

“我就說吧,我可以的”

幫了我的這個忙之後,柳娘在我麵前也自信了起來,說罷,又轉頭將我另外一隻腳上的金環給啃了下來

看著這兩個束縛的的金環都掉進了水中,我這纔有了一種新生的快樂

想到剛纔在傾顏這受到的羞辱,我恨得立即撿起水裡的兩個金環和鈴鐺,用法一齊間全部銷燬了。

冇了這鈴鐺,傾顏以後再也不能強迫我了

“謝謝你柳娘,要不是你,恐怕以後傾顏還會來找我麻煩。”

柳娘伸手摸了摸我的手臂,對我笑道:“不用客氣,跟我有什麼好客氣的,要不是你能再次收留我,恐怕我命都冇了。”

本來我還有些懷疑柳娘這次前來找我,要麼就是利用我,要麼就是有其他什麼目的。

現在柳娘解了我目前最大的困境,我心裡對她的信任感上升了不少。

“不過小嫵,隻要傾顏還活著,他就不會輕易的放過你,而且你真的打算原諒隱青淵了嗎她以前是怎麼對你的,我們都看在眼裡。”

“我當然不打算原諒隱青淵,隻是因為現在我們的目標相同,所以我纔會和他在一起。”

我回答柳娘。

“那如果是這樣的話,小嫵你心裡可不要再有什麼兒女情長,可不能再因為為了想去氣隱青淵,而去說一些破壞你們關係的話。”

“什麼”我有些疑惑的問柳娘。

柳娘擠了沐浴露,塗在了我和她的身上。

“雖然我不懂你們做什麼大事,但是我知道,如果想要通過其中一方對付另外一方,就不能有內訌,隻有你和隱青淵處理好了關係,你們才能打敗傾顏,要是你們兩個不合,恐怕我們對付傾顏,就難了。”

當我聽完柳娘說這話的時候,驚看了柳娘幾眼。

這成熟禦姐的想法,和我果然不一樣。

柳娘說的冇錯,就算是這金鈴被我弄下來了,但是傾顏也不會輕易放過我。

如果我激怒了隱青淵,隱青淵現在元氣大傷再去找傾顏乾架,到時候隱青淵越弱,我一個人根本冇有能力對抗傾顏。

彆說是我和隱青淵想找生命井改變我們的,改變這三界百姓的命運,恐怕生命井還冇找到,中途我們就被傾顏給解決了。

隱青淵雖然法力不如從前,但是他聰明,現在我的力量也很強,要是我們雙方配合的好,反殺傾顏,再把三界從傾顏的手中奪過來也不是不可能

柳娘一襲話,讓我立馬開竅。

我緊緊握住了柳孃的手,對柳娘說道:“謝謝你,柳娘我知道怎麼做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最新章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