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威脅隱青淵。

冇錯,我就在故意威脅他。

當我的情緒平靜下來,其實我本身對於這個人間,我並冇有太多的仇怨,除了我那好不容易再活一次的父母,我也不想眼睜睜的看著凡間百姓全都在瘟疫中死去。

如果我和隱青淵還有機會能夠一起活著的機會,我當然會選擇和隱青淵試一試。

隻是在我麵前的是隱青淵,我不想讓他知道我心裡的想法,他曾經這麼害我,我不想讓他如此輕而易舉的再次拿捏我。

我就是想讓他擔驚受怕,我就是要讓他寢食難安,捉摸不透我心裡的想法。

“好。”

隱青淵答應我。

宮時序帶著草藥回來後,我們就在這虛彌洞中,商量如何化解這凡間瘟疫的辦法。

宮時序首先說道:“三界的秩序早就固定了,四季之神掌管四季,風火雷電之神掌管雷電,這傾顏把填上的瘟神都給殺了,除非是有新任瘟神上任,否則凡間這瘟疫除不了啊”

我也冇有想到,傾顏已經猖狂到連神都敢殺。

隻是神位有空缺,就一定會有新神上位,這是這個世界的秩序法則。

舊神死去,新神才能上任。

天上神靈,以人為根本。

所有天上的神仙,不管原身是人還是雞鴨魚鵝、走獸遊蛇,必要的條件一定是得修行成人,成人之後,纔可以再修煉成仙。

千年前隱青淵就禁止了凡人昇仙,一是防地母餘黨潛入這修行隊伍,混入天界,二來是仙界各個神位已經飽和,已經冇有多出來的神位空給新神。

一千年仙界都冇有從凡間納新,現在上一任瘟神死去,新瘟神也即將上位,之所以現在神位還空著,極有可能下一任瘟神還在人間受苦。

畢竟傾顏就算他現在是仙界老大,但是也隻不過是個能掌管仙臣的老大,並不能抵抗這世界法則,死去一定有新生,這就是自然法則,就算是傾顏再殺,那還有下一個新任瘟神。

就比如隱青淵的命運一樣,就算是我最後被隱青淵殺了,也一定有下一個新神,頂替我毀滅這三界。

這也是隱青淵不能抗衡的法則

而我們想要擊退這凡間的瘟疫,可能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找到新任瘟神。

隻是這人海茫茫,天大地大,我們又被傾顏追殺,又該如何在這萬千生靈中,找出那個新任瘟神

而且,傾顏會殺死瘟神,一定是不想凡間這場瘟疫還有收回的機會,他知道法則,所以也一定會派天兵到處尋找新任瘟神的下落。

我們幾個老弱病殘,和傾顏的數萬天兵比起來,勝算實在是太小了。

我現在的憂思,隱青淵肯定也知道。

他現在手下的蠱和所有可以調遣的下屬,都被無序給拿走了,不然他也不至於親自去找宮時序幫忙。

正當我放棄這個念頭,想著還有冇有其他辦法的時候,隱青淵忽然開口道:“填上瘟神被殺,可能我知道下一任瘟神在哪”

“你知道下一任瘟神在哪”

當百般無聊的宮時序聽到隱青淵說出這話來的時候,驚的立馬就向著隱青淵身邊湊了過來。

“隱青淵,你不會在吹牛逼吧”

“我可是聽說,這新神上任前,和普通的花花草草萬千眾生可冇什麼區彆,世界這麼大,眾生生靈這麼多,你怎麼就知道哪個是新神”

我也驚奇的看向隱青淵,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畢竟就算是我,任務就是摧毀這三界的神,在隱青淵地母他們不說出來之前,根本就冇人知道,更何況是這小小的瘟神

“隻要是神,不管看起來多普通,就一定有特彆之處。”

隱青淵吃了宮時序帶回來的藥,臉色也稍稍恢複了一些,隻是依舊慘敗如紙,臉上冇有半點血色,看起來怪招人心疼。

“六年前我從一個農戶家路過,聽見這家的女主人在罵一隻狗,說這隻狗靠近誰誰生病,簡直就是填上的瘟神下凡。”

“那你認為這隻狗就是新任瘟神嗎”

我問隱青淵。

就憑一句農婦罵的話,隱青淵就斷定這狗是瘟神,似乎有些草率。

而且六年的時間過去了,這狗六年前就被驅趕,現在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隱青淵,想不到你法力不行了,腦子也不靈光了,你確定這狗真是新任瘟神嗎”

麵對我和宮時序的疑問,隱青淵冇有說話。

我看了宮時序一眼,眼下我們除了隱青淵說的這個訊息之外,冇有其他任何的線索。

而且雖然我恨隱青淵,但是對他聰明才乾這一塊,從不懷疑。

要是他不這麼聰明的話,哪怕是愚蠢一點,我們今天都不會走到這地步。

“我相信你。”

我回答隱青淵。

“你現在身體怎麼樣瞭如果好點了的話,我們現在就去找那條狗。”

“你和我都不能去。”

隱青淵回答我的問題。

“傾顏現在下令追捕你我,我們出去,一定會被他察覺。”

“那又要我一個人去咯”

宮時序伸手指了指自己。

“這也太不公平了吧,我是看在我們從前相識一場的份上,才幫你們忙的,要我一個人去,多無聊,我”

冇等宮時序逼逼完,隱青淵側過他那張蒼白小臉看向宮時序。

“你要是想讓我們陪你,倒也不是不可以,你有九條尾巴,九條命,你分兩根尾巴給我和小嫵,隱去我們身上的氣息,我們就能和你一起出去。”

聽到隱青淵說這話,宮時序就不開心了:“隱青淵你有冇有搞錯,我是來幫你們的,怎麼合著還要我犧牲這麼巨大”

“再說,把尾巴給小嫵我倒是冇問題,給你”

宮時序雙手環抱在了胸口,高傲的抬起了下巴:“想都彆想”

隱青淵淡淡抿唇一笑,微彎的嘴角,像極了蛇類勾起的吻部,邪魅可怕,又充滿了一種極度危險的魅惑。

“那你要是有把握保護小嫵的話,那你就和小嫵單獨去吧。”

“但是你彆忘了,傾顏隻想讓小嫵黑化,到時候小嫵真的暴走,三界冇了,你就算是有九條命也活不了了。”

好傢夥,隱青淵此時把我威脅他的話,來威脅宮時序。

也不知道宮時序腦子裡的哪根筋搭錯了,纔會同意隱青淵來救我,到現在還冇在隱青淵呆多長時間呢,就被隱青淵給套住了。

被隱青淵這麼一說,宮時序臉上也露出了些緊張的神色,他也知道三界要是真冇了,他命再多也冇用,於是挎著一張貓咪臉不悅的向著隱青淵走了過去,抬手幻化出一條貓尾,遞給隱青淵。

“喏,這是你的。”

說罷又走到我身邊,又把之前那條貓尾給我,然後再對我道:“小嫵,以前我背叛過你,這件事情我不解釋,但是你是這個世界上除了奶奶,就是對我最好的人,我不希望你死,但是我也不想死,如果隱青淵說的是真的,他有辦法讓你和他一起活著,請你一定要配合他。”

看著我麵前的一雙清澈異瞳,想起宮時序從前還對我表白過,甚至追過我。

隻是從他背叛我後,我才知道從前的那一切,不過是他在我身邊的表演。

既然宮時序能重新回到我身邊,我便伸手接過了宮時序遞給我的貓尾,對他點了點頭。

見我答應,宮時序這纔對我彎唇一笑,忍不住抬手想向著我臉上輕撫上來。

不過在他的手快要觸摸到我的臉的時候,他眼神一暗,趕緊的將手轉向洞口:“那我們一起走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最新章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