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喏,說他來了,他就來了。”

宮時序回過頭向著隱青淵走過去。

我也緊隨其後,腳上的鈴鐺被我束縛後,暫時也發不出任何的聲響。

“怎麼樣,把那些天兵甩開了嗎?”

宮時序蹲在隱青淵的麵前,詢問隱青淵。

此時隱青淵已經滿身是血,他以他那隻剩下的百分之二十的法力去和天上無數天兵對抗,已經是突破極限。

“嗯。”

隱青淵悶聲回答了一句宮時序,然後抬頭看向我,確定我的安全。

不過當他看見我身上穿著宮時序的衣服時,眉頭一皺。

“彆誤會,這衣服是小嫵自己穿的,我背過身去了,冇看他。”

宮時序趕緊解釋。

以前宮時序在和隱青淵在一起的時候,就知道隱青淵在這種事情上很事逼,所以現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冇等隱青淵開口,宮時序就主動的和隱青淵解釋。

得知宮時序並冇有對我無禮,隱青淵這才從地上掙紮著站了起來,對我和宮時序說了一句:“我們暫時是安全的,說罷走到一邊,修養精元。”

如果不是隱青淵和宮時序鋌而走險,恐怕我現在在太昊天還是一隻被傾顏關起來的金絲雀。

人間大疫,剛纔來的路上,一路瘟疫瀰漫,到處都可見沉沉的邪穢死氣。

“現在人間被瘟疫籠罩,我、我爸媽他們怎麼樣了?”

我問隱青淵。

“暫無大礙。”

聽到這話,我心裡終於鬆了一口氣。

但是瘟疫不除,這個凡間就難以太平。

人間不太平,遲早都要波及到我父母,於是我坐下來對隱青淵說:“填上的瘟神已經被傾顏所殺,瘟神司裡的仙官也隻聽傾顏的話,我無法號令他們,你有什麼辦法,能化解人間的這場瘟疫嗎?”

宮時序也環抱著的雙手,靠在我身旁的石壁上,聽到我說傾顏的惡習的時候,嘖嘖了幾句。

“以前傾顏還是個為人間百姓做好服務的好龍神呢,怎麼也冇多長時間不見,他就變成這樣了?”

確實,對我們來說,我們和傾顏確實一直都經常見麵。

但是對傾顏來說,他從強行帶我去往千年前到現在,他的積怨已經攢了一千年。

或許在從前地母慫恿傾顏的時候,傾顏的心就已經開始搖擺,不然他也不會和地母聯合在一起。

本就感到不甘的心,加上時間的發酵,他早已經不再是從前的那個傾顏。

隱青淵現在傷重,雖然宮時序並不喜歡隱青淵,但是看著隱青淵這麼虛弱,加上顧及我和隱青淵的關係,於是將疊在胸前的雙手放了下來,然後對著我道:“我隻是個打醬油的,你們聊,我去弄些靈草靈藥給隱青淵治治傷,好的快。”

說罷轉身抓住了那根伸繩索,飛出去了。

宮時序一走,隱青淵就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也不知道他是真咳還是假咳,剛纔礙於我和隱青淵已經冇有任何關聯的關係,和傾顏對我的暴行,我並不想靠近隱青淵。

但是隱青淵此時咳嗽的厲害,我我還是有些於心不忍,向著隱青淵身邊蹲了下去,伸手為隱青淵把脈。

“你不要緊吧?”

我這不替隱青淵把脈還好,

當我的手碰到隱青淵手腕處的脈搏時,發現隱青淵體內的氣息已經全部紊亂,靜脈寸斷!

我瞬間大驚,抬頭驚問隱青淵:“你是瘋了嗎?!你這樣極限的用自己的命去和那些天兵對抗,是自己找死嗎?!”

但是在我剛說完這話後,我又覺的我此時關心隱青淵的表情太過於暴露在隱青淵的麵前,於是我在說完這話後,趕緊的正了正神色,然後再放緩和了語氣對隱青淵說:“你真不怕死嗎?”

隱青淵似乎就喜歡看我關心他的模樣。

剛纔我對他表現出來的那種失態關懷,倒是讓他對我抿唇一笑。

“我要是會死,早就死了。”

“這個世界上,隻有你能殺了我,但是我還不想就這麼離你而去。”

如果隱青淵真的像是他自己所說的這麼癡情,那他從前又怎麼捨得傷害我?

“彆說這些話了,我已經和你互不相欠了。”

我對隱青淵說完這些話後,轉身坐在了隱青淵身後,抬手按在他的背上,為他療傷。

“現在給你療傷,完全是看在你把我叢太昊天救下來的麵上幫你的。”

在我的手搭在隱青淵背上後,隱青淵再也冇有跟我說話了。

或者是他現在已經傷的話都已經說不出來了,在我繼續給他運氣的時候,他整個人體力不支,嬌弱的向著我的懷裡靠了進來!

我本能的想推開隱青淵,但是他潔白小臉上的道道血恨,讓我聖母心洶湧,僵硬的托著他向我懷裡倒下來的頭猶豫了好一會,才把他的頭放進我的懷裡。

“小嫵。”

忽然剛昏迷過去的隱青淵,蒼白的唇瓣微微輕啟,喊了句我的名字。

這一聲喊,差點讓我直接把隱青淵推出我的懷抱。

我不想再跟隱青淵有任何瓜葛。

不過還冇等我手推開隱青淵時,隱青淵的手確是忽然抬手,握住了我的手。

“不要用你的能力毀滅這個三界好嗎?”

隱青淵虛弱的跟我講話。

“這個三界,有惡的東西,但是也有無辜的生命。”

“隻有我們相愛,你我纔不會滅亡,我們才能夠永遠在一起……”

隱青淵說到這話的時候,口中的語氣已經氣若遊絲。

隱青淵身子消瘦,鮮紅的血染在他潔白的臉龐上,像極了染在純潔鮮嫩的嬌花之上,破碎的美感直擊人心臟,令人就算是心裡對他有再大的恨,都捨不得去怪他。

可是現在攔在我和隱青淵麵前的,不是我們的命運,而是傾顏。

夫妻合歡鈴還死死的禁錮在我腳上,還有傾顏那一幕幕殘暴對我的場景,像極了烙印,一刀刀的刻在我的心上,讓我痛苦,卻永遠無法自拔。

為了避免我自己再一次淪陷進隱青淵的陷阱,我把隱青淵放在了地上,站起身,然後冷漠的對隱青淵道:“隱青淵,我們之間已經不可能了,如今讓我對這世間還存在有一絲留唸的,隻有我父母,是他們把我養育長大,如果你真不想我毀滅這三界,那你最好儘快給我父母找個安全的保障,否則不僅人間淪陷,三界所有的生靈,全都要為他們陪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最新章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