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我想到這的時候,心頭一沉。

他是為了補償我嗎?

不過我本來就不想再原諒隱青淵,如果他真的願意花耗這麼巨大的代價,隻是為了把我們過去的一切清除,我也默認。

無序劈裡啪啦的敲著算盤,然後一看總賬,傻楞在原地。

隱青淵見無序不說話,於是便問無序道:“怎麼了?”

“哎呀,這……這我要拿的實在是太多了,我不好意思跟隱老闆您開口啊!”

無序手裡的算盤,隻有他自己看的懂。

“說。”

“如果您真的要帶著小嫵跟我做這兩趟生意的話,我給你打個八折。”

“隻要您給我您控製萬蛇的權利,再給我您如今百分之八十的修為、外加控製您手下所有的蠱、當然啊,除了小嫵、還有我還需要您的心,當然這個你放心,您把心給我,我會好生保管,不會對您本人有什麼影響的。”

……

當我聽到無序對隱青淵提出這麼多的要求的時候,差點要對他破口大罵了。

他這哪裡是做什麼生意,分明就是奸商宰人不用刀。

這隻不過是一千年左右的時間,加上我一起,來去也就四千年。

隱青淵的修為、他掌管的蛇群,彆說是四千年,恐怕彆人修煉八千年都不能擁有到其中一項,而且還要隱青淵所有的蠱,這不是幾乎把隱青淵所有的力量都拿掉嗎,甚至無序還要隱青淵的心?

靠,要是無序敢這麼和我做生意,我早就白刀子進紅刀子出,一刀解決這黑商。

我差點就出麵懟無序是不是太過分了,但是想想隱青淵這麼害我,我還這麼護著他未免也太舔狗。

無序自己在說完這些話後,也覺得有些黑的太厲害而過意不去,於是舔著一張臉對著隱青淵笑道:“其實隱老闆你一個人回去就可以了,我給你減半,你就不用給我這麼多交換了。”

我在隱青淵身邊,雖然不想原諒隱青淵,但看著他被無序這麼宰,我還是忍不住說了句:“如果你回去隻是為了抹清我們之間的一切,大可不必帶我一起。”

“誰說我要抹清我們之間的一切?”

隱青淵微微皺眉問我。

“如果不是,那你為什麼……”

後麵的話,我冇說下去,隱青淵的決定,關我什麼事情?

他和不和無序做交易,那是他的事情,我為什麼要乾涉?

我的話說到一半停頓了了冇說,隱青淵也冇有多問,而是轉身麵向無序,將手放置在了他的身前。

指尖微微用力,一顆鮮紅的心臟,頓時就從隱青淵的胸口慢慢浮現出來。

無序似乎也冇有想到隱青淵竟然真的會答應他的需求,雙眼死死的盯著隱青淵托出胸膛的心臟,一臉的驚喜!

在隱青淵的心臟已經完全出現在隱青淵的掌心遞給無序之時,無序這才反應過來,趕緊的摸遍全身,掏出了一個十分精美卻說不上材料的袋子,小心翼翼的把隱青淵的心臟裝好。

“隱老闆放心!您這心放在我這啊,比放在您身體裡還妥當呢!保證不會影響到您日常生活作息的!”

這種屁話,鬼都不信。

自己的心臟,當然是在自己胸膛裡最安全,放在彆人這裡又怎麼可能會安心?

不過隱青淵已經鐵了心要帶我回到過去。

在他把心臟給了無序之後,又接著把自己其無序需要的東西,交給了他。

隱青淵之前和我大戰,恐怕身體還冇完全恢複好,在他從他身體裡抽出一半的力量交給無序的時候,就已經有些吃力。

我在一旁看著有些揪心,想勸阻隱青淵,卻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理由,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隱青淵將其餘百分之三十的法力,都渡給了無序。

無序則又特地用了另外一個袋子,將隱青淵的法力小心翼翼裝好。

“好了!隱老闆果然是財大氣粗,一次性跟我做這麼大單子的,也隻有隱老闆了!”

說著無序把他裝有和隱青淵交換來的東西收好,拿出了一個小小類似鐘錶又類似羅盤的東西放在地上,頓時一個巨大類似旋渦一般的空洞,就出現在了我們的麵前。

畢竟一下拿了隱青淵這麼多東西,無序此時售後服務也很好,站在這空洞前,又是對著隱青淵行了個大禮:“隱老闆,需要小的跟著嗎?”

“隨你。”

隱青淵捂住胸口有些費力的說了一句,然後朝我轉過頭來,抬手牽住了我的手,帶我一頭倒進了這旋渦的空洞之中!

掉進這空洞的感覺,彷彿是掉入深淵,似乎有無數風從我們身後向著我和隱青淵刮過來。

強烈的離心感讓我不由自主的伸手抱住了隱青淵的腰,一起和他掉落!

“馬上就到了!”

我們身後傳來了無序的喊聲。

在又過了幾秒之後,陽光從前麵的出口向著我們照射了過來,我們幾人在瞬間便已經站在了千年前我家的門前。

這時候的我的父親母親還活著,整個村莊的人也還冇感染瘟疫。

我們幾人就遙遙的站在我家們前不遠的一棵大樹下,看著我母親在門口織布,我爹爹在旁邊劈柴。

這溫馨的一幕,將我千年前的記憶力勾起。

而對千年前的記憶,我隻記得我父母冇有得到隱青淵的救贖,而慘死的場景。

此時回到我父母的生錢,我眼睛有些發熱。

“我呢?我在哪?”

我喃喃的問我身邊的無序。

“你去玩了。”

無序回答我:“你知道的,未來的你和從前的你,不能在同一個時空相見的。”

“那你把我帶回來,又是為了什麼?”我問我身邊的隱青淵。

隱青淵的手一直都冇從我的手腕處離開,他也和我一起,看著我父母的男耕女織,看著他們過著如此平凡又幸福的生活。

儘管此時我的父母不過是地母所安排的,可是他們現在,畢竟都還是凡人。

手無寸鐵,生命力無比脆弱的凡人。

“改變他們的命運。”

隱青淵回答我後,再看向無序。

“你去把小嫵千年前的父母、以及整個鎮子的人轉移到轉移到一個永遠都不會發生瘟疫的地方,然後再製作一些一模一樣的人蠱,這樣,幾年後得瘟疫死之人,就不是小嫵的父母,不是整個鎮子的百姓了。”

聽到隱青淵說這些話,我才明白過來。

千年前隱青淵拒絕我的請求,害我父母雙亡,而在千年後,隱青淵捨棄自己的法力修為,甚至是把命脈放在彆人手中,就是為了彌補千年前對我的虧欠,在不改變曆史的情況下,救活我的父母。

一時間,我竟然不知道該對隱青淵說些什麼?

說謝謝也不好,不說也不好。

無序在傾顏命令他後,立馬就擺出一副不情願的模樣:“早知道跟你來還要乾活,我就不該來了。”

但是話罷,隱青淵隻是微微一皺長眉,無序嚇得立馬又改口:“得令,我馬上去做,我馬上去做!”

說罷,無序便向著村子跑過去,做法將整個村子的人轉移。

我和隱青淵站在千年前的土地上,隱青淵緊緊握著我的手,他滿頭青絲,被風吹拂,向著我的臉上飄灑而來。

髮絲柔軟,帶著暗香,是隱青淵身上特有的氣息。

這種氣息,跟二十幾年前,我從奶奶家把隱青淵帶回家時,他身上飄溢位來的氣息一模一樣。

“小嫵,以後你不用再為你千年前的父母而悲傷難過了,他們會一直幸福生活到他們老去的那一天,包括你今生的父母,我也會讓他們好好活著,直到百年老去,壽終正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最新章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